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9章 玩过头,恋木
    话题在发酵,宁北辰满心欢喜,当苏雪在同城社区发现那条有两千多条回复的贴子时,迅速地站起来,冲向宁北辰家,拍开门后便说道:“姓宁的,你的装神弄鬼有效了。”

    宁北辰咧开嘴笑了,不过是小施伎俩罢了,那幅画上画了观世音的像,让苏雪的式灵附在上面,并且在夜间发亮,如此一来,就像观世音降临在屋顶上一样,而昨天发现的便利店,24小时营业,视角刚好对着官邸,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神灵显灵向来很有话题,宁北辰借神灵之后消除这些人对官邸的恐惧,等话题发酵,自然有人送上门要求看房,出手就有机会啦。

    更何况,屋子早被清理干净,本质上的确没事,只是要突破这些人心理上的壁垒,干完了这些,宁北辰兴奋不已等着电话上门,加上自己多个论坛的版主身份,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话题讨论度持续上升,苏雪眉开眼笑,好像已经听到银子落袋的响动。

    时至下午,电话果然一个接一个地来了,网络上的消息也应接不暇,原来宁北辰昨天晚上回来后就把房子的发售消息发布,现在是时候让人看到了。

    宁北辰正对付这些询问的时候,史先生来电话了,电话一接起,他声如洪钟:“小宁啊!”

    宁北辰应了一声,史先生就说道:“那房子我不卖了。”

    “嗯?”宁北辰胸口好像挨了一记。

    史先生说道:“我早上起来听我女儿说了,那套房子显灵啦,那不是凶宅,是灵宅哇,听说有菩萨显灵,财运也会走高,再说了,有菩萨在,那些东西还放造次?所以,委托取消啦,这两天辛苦你们了,真是不好意思,不过你放心,我和雷哥说了,会给你们一笔辛苦费。”

    啥?啥?啥?宁北辰觉得耳朵轰轰响,都快听不清史先生说什么了,史先生仍在兴奋之中:“唉呀,你们是我的福将,一请到你们,菩萨都显灵了……”

    挂了电话,宁北辰的脑子仍在回想,他扶着头,有气无力地看着苏雪,苏雪扑闪着大眼睛,问道:“怎么啦?”

    “房子不卖了,听说有神灵显灵,史先生跟中了大奖一样,说是死活不卖,会适当地给我们一点车马费。”宁北辰口干舌躁:“多少没说。”

    苏雪猛地歪到一边,双脚也提起来,好像遭受了莫大的打击,宁北辰抹了一把脸,无奈地说道:“玩大发了,好像效果太猛烈。”

    “双倍佣金……”苏雪呜啊,眼泪险些落下来:“六个点的佣金!”

    车马费才有多少?苏雪气怵怵地一脚踹过去:“坏人,都说这样玩不好,你非说是以毒攻毒,骗人好吗?现在好,打了飞漂了,你的金字招牌也没有了。”

    “等等,这和金字招牌没了是两码事吧?”宁北辰脸红脖子粗,郁闷道:“委托从我手里没有卖出去算砸了,找不到买家算我砸了,这是业主自己收回房子……无关委托……”

    宁北辰越说越没底气,说到底,就是自己玩过了,玩大了,玩砸了!

    苏雪没好气地将头埋进沙发里,连声叹气,宁北辰还是打起精神把发布的房源删除掉,再一一回复有意向的买家,没房卖喽!

    看着凶宅的app,宁北辰皱紧眉头,果然凡事有高有低,以前房源集中,伴随着自己这几年的不懈努力,凶宅越发见少,难道要跨市进行了吗?

    宁北辰抓抓头,好像雷哥在广北也增设分公司,正在试水中,不过一地一地头蛇,广北有一家家家安房地产中介,在那里盘踞一方。

    越想越烦躁的宁北辰合上电脑,回头一看,苏雪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抬头和不知何时进来的欧阳浩说话,看着他俩,宁北辰突然浮起一个念头,苏雪不会就是欧阳浩在找的妹妹吧?年纪也相仿,再转念一想,宁北辰连连摇头,这么狗血的事情不会发生在现实里。

    “你什么时候来的?”宁北辰问道。

    “去了一趟警局,前天凌晨在城外的河里发现一具尸体,被泡得厉害,今天参加了案情研讨会。”欧阳浩说道:“顺便打听了那个家伙的情况,倒有些收获。”

    欧阳浩拿出一份文件,自然还是复印件:“死者,男性,身高一米六八,体重49kg,左右腿径骨骨折过,留有明显外伤,患有心肌炎,供血不足,冠心病等多种心脏疾病,经过对过往车祸事件的调查,还有医院的病档调查,已经锁定死者身份。”

    “南城市殡仪馆的死亡化妆师沈阳。”欧阳浩说道:“经查,死者于2004年离职,同年遭遇车祸,之后不知所踪,断绝了与所有同事的关系,他的本名叫罗大成。”

    “零四年也是陈小松死亡的一年。”苏雪说道:“事情是从那一年拉开帷幕的。”

    “这是陈小松以前同事的名单,我们的人去过了,有一位姓苏的大爷和他关系算是最亲近的。”欧阳浩说道:“苏大爷三年前从殡仪馆退休,现在跟着女儿住,这是地址。”

    宁北辰竖起大拇指,欧阳浩说道:这是同事们的功劳,不过,罗大成没有家人朋友,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我们联系了孤儿院的院长,他表示会领取罗大成的尸体,不过他也说过了,罗大成十四岁就离开孤儿院,这些年和他们没有联系,只说这个孩子从小就古怪。“

    “怎么个古怪法?”宁北辰问道。

    “他喜欢木头。”欧阳浩说道:“小时候起就喜欢对着树喃喃自语,还总摸着树干,小心翼翼地,他的举动不讨其他孩子喜欢,没少受欺负,后来长大后,突然有一天就从孤儿院离开,没和任何人说过,而院子里的一颗树被挖空一块树干,上面还有血。”

    “他对降龙木的执着与痴迷,看来是小时候就形成的。”宁北辰说道:“从你们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种狂热的痴迷也算是一种疾病?”---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