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1章 大刀,循环杀人
    宁北辰像箭一般冲进厅堂里,左右都有鬼影晃动,宁北辰大喝一声:“你们被困鬼屋,不能投胎转世,还想得自由的话,不准靠近,还能有轮回的一线希望,否则,就像刚才的恶鬼一样,魂飞魄散。”

    一番话掷地有声,居然没有鬼魂扑出来,苏雪抛下沈大林在庭院里,跟在宁北辰身后,环顾左右,丝毫不敢大意,宁北辰缓缓后退,来到梯子边上,沈大林抬头望去,指着宁北辰前方不远处:“就在那里,抬头。”

    宁北辰一抬头便看到一块突出来的横梁悬在头顶,与其它雕花的横梁不同,这一块明显宽大许多,显得有些突兀,找准目标,宁北辰将梯子挪到下面,便往上爬,就在此时,传来“霍霍”两声,苏雪猛然转身,一把大刀迎面劈过来!

    “吱”,梯子往一侧滑去,宁北辰双手扶梯,一只脚踹向这只突然冒出来的鬼魂,他穿着一身囚服,手执九孔大刀,脑后垂着一条辫子,凶神恶煞,宁北辰这一攻,攻击了他的头部,恶鬼只觉得头顶有乌云盖顶,将他的身子往地上压,几乎要直不起身子……

    苏雪得了这瞬间的空当,怒喝一声,掏出一支赤砂箭直刺向这家伙的喉咙,宁北辰这才松脚,苏雪抬头道:“多谢。”

    宁北辰解了围,三两下爬上梯子顶端,看着头顶的横梁,这一块多出来的东西果然刻着一只貔貅!最快更新就在

    此时,苏雪手握赤砂箭,捅着那只大刀鬼直抵到墙边,苏雪的眼神通红,杀气十足,突然,脚下多了一个影子,苏雪暗道不妙,偏偏此时宁北辰正埋头去够头顶的横梁……

    “咻……”身后传来一个声影,苏雪背后的恶鬼便化作一股飞灰消失了,苏雪这才专心地大喝一声,嘴里诵念金光咒,这只囚犯恶鬼看着苏雪的眼睛,朗声道:“杀,杀,杀!”

    “你毁人心智,不知道害多人少家破人亡,该被杀的是你才对。”苏雪的手被赤砂箭划了一道口子,血沿着箭往下落,那只囚犯鬼双眼圆睁,嘴中发出呜喝之声。

    此时宁北辰才有空往下看,原来是沈大林拿着水枪进来替苏雪解围,不过他到底惜命,替苏雪解决背后危机后,就疯了一般往庭院跑,生怕被其它鬼魂缠住!

    再说那只囚犯鬼被苏雪死死地按住,血渗到他身上,他便红了眼,力量开始反扑,震得苏雪右掌发麻,手上的箭也更用力地按下去:“混蛋。”

    “我是冤枉的。”囚犯鬼怒吼道:“那些人不是我杀的,他们自相残杀,我回来是为了找人,但被困在这里,这地方,把我们困住了。”

    苏雪略微松了手,说道:“这不是你们开始恶性循环的理由,周而复始地循环杀人,惑人心智,这地方已经成为煞地,你们一辈子也逃不出去。”

    “不可能,那家伙不是这么和我们说的!”囚犯鬼大喝一声,苏雪一怔:“那家伙?”

    就在此时,宁北辰已经攀到了横梁上,一只脚踩在梯子上,另一只脚悬空,手里多了一把瑞士军刀,对准那块横梁就挖下去,对准的却是貔貅的尾端,既然这里是封闭的,不如打开,那些煞气放出来便好了。

    宁北辰一刀下去,一股力道往外奔,宁北辰身形一晃,梯子吱地往一边歪去,宁北辰见势不妙,双手抓住上方的横梁,双脚悬空!

    沈大林站在庭院里,前后左右都是鬼,他们有的胸口中刀,鲜血淋淋,有的舌头伸到了胸前,一看便是吊死鬼,还有的口吐白沫,分明是毒死的,沈大林拿着手枪来回转悠,突然听到厅堂里的动静,抬眼一看,宁北辰悬在横梁上,梯子已经滑到一边,不由得骂道:“宁北辰啊宁北辰,遇上你我真的倒了八辈子楣。”

    沈大林将心一横,身子转动,水枪也扣起来,血水洒在那些恶鬼身上,他们惨叫着退散,他趁机窜进厅堂里,扑过去的时候,顺手一推梯子,梯子便回到了宁北辰脚下,宁北辰已被那煞气冲得身形摇摆,奈何厅堂太高,落下去恐怕直接骨折。

    眼见得梯子到了身下,宁北辰马上跃下去,踩着梯子后便下了两步,再落到地上,与沈大林背靠背:“貔貅被毁了,煞气也被放出来了。”

    “放出来了还是想办法化解。”沈大林说道:“得散出去才是,但现在前后的门都打不开。”

    “史先生说过,这房子交给我们就由我们处置了。”宁北辰说道:“你掩护我。”

    宁北辰抓起地上的一把小板凳,八成是装修工作用来休息的,猛地冲向门口,右脚踩地,用力一拖,脚底热气浮出,一股热流蹭蹭地往上冒,宁北辰的右臂灼热,板凳来到半空,前方有股力道挡住,宁北辰大喝一声,小板凳突破了防线,哗……

    木门狠狠地震动了一下,玻璃碎开,一股风迎而来,沈大林赶紧取下挂在脖子上的罗盘,见生气涌进来,那股煞气也被生气抵动着往庭院去,欣喜不已:“法子不错,奏效了!”

    养在貔貅里的煞气存放在这里,激化着这里的恶鬼,如今被放出来后又被吹散,恶鬼们的煞气也随之淡化,沈大林靠在宁北辰身上喘着气儿:“妈呀,好像活过来了。”

    此时,庭院里明朗了一些,乌云散开,阳光透过乌云落下来,照在院子里的树上,之前死气沉沉的庭院现在多了几分活动,方才围住沈大林的恶鬼避开阳光,躲避在厢房的屋檐下,厅堂里的风更大了一些,后院的门吱呀响动。

    沈大林满意地看着罗盘:“局破了,妈的,哪个人这么心思歹毒,破了这户人家的青龙吸水局,把个好端端的财局弄成了煞局,缺德的玩意儿。”

    再说苏雪抵着那只鬼,鬼眼原本红灼,慢慢地化成平常的颜色,面目也不似刚才那般狰狞,城中的传说是真的,黄包车夫看到的囚犯鬼,夜半收到的冥钞,并不是道听途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