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5章 人工染布,车祸
    灌木丛里的荆棘上残留着一根布条,明显是从衣服上挂下来的,宁北辰取下来看了一眼,黑色,布料却有点硬,手指磨磨,粗糙得很。

    “手工布,自己织出来的布料再用植物色素染色而成。”欧阳浩说道:“这一招我们以前也用过,大自然里不少植物捏碎了就能染色,常见的有指甲花。”

    指甲花的学名叫凤仙花,宁北辰说道:“这家伙有些意思,不穿人工合成的衣服,讲究返璞归真,手工织布,自然染色,咱们对他的了解是不是更多了一些?”

    欧阳浩赞同地点头,宁北辰收好那个布条,两人仔细地检查了一番,再无收获。

    此时,欧阳浩接到电话,因为警力不足,这地方又偏远,警方要天亮以后才能赶过来,两人一合计,索性回去睡觉,等天亮。

    一行人睡到天亮后,方才有人带队过来,见到欧阳浩难免吃了一惊:“欧阳老师,你怎么在这里?昨晚是你报的警?”

    “我们在这里休息,发现外面有尸体就报警了。”欧阳浩说道:“我现在不是老师了,只是警局的特别顾问,以后叫我欧阳就好。”

    宁北辰暗自好笑,这家伙抬出自己的特别顾问身份压制人,这家伙几时也晓得用这种俗气的招数了?但不得不承认,这一招的确发挥作用,他们被简单盘问了一下,听说别墅也有监控,便去屋子里调取,四人一起陪同看着屏幕里的画面。下一章节已更新

    一楼的监控没有拍到受害者,二楼倒有一个监控拍到了,隐约可以看到这人坐在大树底下,时而自言自语,时而站起来走动,手里捧着一块长状物,没一会儿又收起来,取出一只铃铛,后面吐血,铃铛摔到地上,都能看到个大概。

    再往后,画面“嘶”地一声,抖抖瑟瑟,屏幕上满屏的雪花点!

    “怎么坏了?”这名警员拍打着屏幕,宁北辰双手抱在胸前,最关键的死亡场面没有了,他们心中有数,磁场受到干扰,监控失去了效果,画面这样也不为过,突然,这名警员说道:“咦,可以看到一点,你们快看!”

    刚才还站着的死者突然松手,手里的木头落到地上,双手抓向自己的脖子,身子胡乱扭动着,好像在与什么东西挣扎,宁北辰的全幅心思都在那块木头上,死死地盯着屏幕,人沿着树干缓缓地倒下,画面重新回到雪花点,至始自终,都没有看到降龙木是怎么消失的!

    “该死。”宁北辰低喝一声,那名警员愕然地看着他,欧阳浩说道:“房子附近死了人,不吉利,这家伙也是,这么多地方不去,偏偏来这里。”

    警员干笑一声:“没办法,运气。”

    宁北辰微微闭上眼,此时,现场的采证已经结束,尸体被抬上车,送走了大队人马,四人坐在一楼客厅,躺的躺,仰的仰,客厅静寂得很,姚娜初次见鬼,惊魂未定,双眼呆滞地看着茶几,苏雪闯过大难,此时却因为挫败沮丧不已。

    反到是宁北辰,还以为他在沉思,没料到双手抱在胸前,脑袋靠在沙发上,突然鼾声大作,居然沉沉睡去!

    苏雪气不打一处来,顺势一脚踢过去,宁北辰身子一震,睁开眼:“踢我做什么?”

    “都这样了,你还睡得着?”

    “我的姑奶奶,我和欧阳浩到处找线索的时候,你和姚娜睡得跟猪似的,那个时候,你们俩怎么睡得着?”宁北辰没好气地说道:“教你四个字随遇而安。”

    “你……”苏雪气怵怵地转过身,不知道为什么,功亏一篑,心口就是憋了一口气。

    “还是你丢阳火的时候可爱,爱讲大实话,夸我帅,粘过来的样子可爱多了。”宁北辰说道:“对了,你还说姚娜是漂亮姐姐。”

    “我什么时候夸你帅了?!”苏雪气急攻心:“不可能,不可能。”

    “随便吧,反正你说的话已经入耳,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还有,你的阳火是我的。”宁北辰说道:“痛得我死去活来转嫁给你的,以后嘛……你也算是我的。”

    这是什么强盗逻辑?!但苏雪心虚,并且无言以对,恰在这个关口,欧阳浩的手机响了,是朴安,接完电话,欧阳浩马上站起来:“去看尸体。咱们还没见过那家伙的真面目。”

    发现尸体的时候,并没有摘下帽子与口罩,以免沾了指纹说不清楚,姚娜照例不想接触不吉利的东,晚上还要进赌场抓老千,只等回到市里就与他们分道扬镳,苏雪被那只恶鬼浅了一身污浊,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才跟着两人去拜访朴安。

    还是那间尸检室,熟悉的平台,熟悉的工具,还有戴着口罩和手套拿着解剖刀具的法医官,法医官说道:“听说尸体是你发现的,再看到这个,就决定叫你过来了。”

    他顺手拿过一个鼻子,鼻子里放着一条线医用缝合线。

    “从尸体的左腿里取出来的,这家伙百分百出过车祸,皮肉伤得很重,骨头也变形,但是缝合得十分漂亮。”法医棺掀起白布,使得三人顾不得看脸就先看到了他的左腿,线抽出来后,左腿的皮肉绽开,“这种线不可融解,但伤口愈合后会抽出线,但这家伙没有。”

    “不止如此吧。”欧阳浩说道。

    “当然,这种非融解的缝合线如果不取出来,会与皮肉长在一起。”法医官说道:“这就是我惊奇的地方,此人的皮肉与缝合线完全分开,我很顺利地抽来了,不知道是在皮肉上做了些功夫,还是这线是划时代的发明呢?”

    “不过,看到这根线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前面的双胞胎,还有那些零散的尸块,第一时间给你电话。但是,线的材质还需要比对后才知道是不是同一种型号。”

    欧阳浩感激道:“多谢。”

    “多少年的兄弟了,说这些做什么?”法医官说道:“还有一点,这人病重。”

    “病重的意思是?”宁北辰有些疑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