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章 旧相识,风葬
    静宁师父长叹一声:“是么?”

    宁北辰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静宁师父又说道:“你这个人孤傲得很,不易轻近,虽然有些能力,但房产中介久了,易脸谱化,真诚,真心,这两样东西你还在吗?”

    宁北辰的嘴唇动动,却发现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只有闭嘴。

    “爷爷,降龙木到底有几块?”苏雪突然说道:“其实,我们苏家有一块,打我记事起,就在我爷爷苏长安手里。”

    “苏长安?”静宁师父突然激动不已:“那小子!”

    那小子的称呼让三人有些愕然,毕竟这是年纪大的对于顽皮的小辈才有的称呼,苏雪心头的疑惑越来越重:“您和我爷爷认识。”

    “何止认识,那老小子现在还在世上,你居然是他的孙女!”静宁师父突然哈哈大笑:“这真是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北辰,我大概可以放心了,那小子比我命硬,一定可以帮你渡过难关,你想问的,我恐怕来不及讲,但还有苏长安在,我,安心了!”

    静宁师父用力扯着宁北辰的手臂:“北辰,我死以后,将我火化,骨灰从这里洒下去,我要与宁家祖宅同在,还有,有些不知道的没必要深究,反而更安全,北辰!”

    宁北辰心头一震,像是预感到了死亡的沉重,猛然反握住爷爷的手:“我在这里。”

    “记住我说的话,我的批言一定不会出错。”静宁师父说道:“你终有逆天改命的一天!”

    静宁师父欣慰地笑了,抚着孙子的脸,满意地松开手,一头栽进宁北辰的怀里,双眼圆睁,嘴角的笑容还凝结在唇边,没有散去,宁北辰呆立不动,此时,啪哒一声,刚才已一分为二的小木人此时彻底脱离……

    苏雪目瞪口呆,此时的她与宁北辰一样,如坠迷雾,宁北辰像被冻住的雕塑,一动不动,任由爷爷窝在自己的胸口,他则双膝跪在地上。

    不知道过去多久,姚娜终于看不过去,给欧阳浩使了一个眼色,毕竟自己现在也是眼圈红红,没法开口说话。

    欧阳浩走过去,说道:“宁北辰,人已经走了,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通知你的父母……”

    “不用通知他们,我能搞定。”宁北辰冷冷地说道:“你们放心,我会好好地遵循爷爷的遗命,将他火化后进行风葬,他说的我记住,没说的,暂时不去触碰。”

    宁北辰终于扶起静宁师父的头,直视着他的眼睛,人死如灯灭,眼神里最后的那点光也没有了,他的手颤抖着拂过爷爷的眼睛,合上他的双眼:“走好。”

    苏雪一直死死地盯着静宁师父的身子,双手不停地交叉,松开,又交叉,欧阳浩轻声问道:“小雪,你在看什么?”

    此时,地上的半柱香已经燃尽了,苏雪便取出另一半放进泥里,点燃:“半柱香时间后,如果没有三魂七魄出来,一切就真正的结束了。”

    宁北辰猛然抬头:“你什么意思?”

    “你爷爷用过凝魂术,我说过,这是禁术,很可能导致魂魄彻底消散,半柱香时间后,如果没有出来,就永远无法轮回转世,意味着真正的死亡。”苏雪说道:“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

    宁北辰怅然不已,只是北斗痣被锁,只是要守护祖宅,爷爷居然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香慢慢地燃尽,当最后一截化为灰烬,掉在地上,静宁师父的尸身毫无动静,苏雪绝望地摇头:“结束了。”

    “啊!”宁北辰对天大吼一声,苏雪同时低下头,嘴里喃喃念着什么,姚娜伸手抹了一把额头,无奈地叹口气:“这都是什么事啊。”

    欧阳浩怔怔地说道:“咱们,要不要报警?”

    “报你妹,你觉得是谋杀吗?”姚娜没好气地说道:“安静一点,听宁北辰安排。”

    宁北辰抬起单膝,挣扎着站起来,将静宁师父抱起来,原来爷爷是如此地轻,刚才的两枚假眉毛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宁北辰觉得自己突然回到了童年时期,那个不知轻重,总被爷爷训斥的小男孩,他喉头哽咽,说道:“开死亡证明好像有些麻烦。”

    “先送去医院吧,这样比较好。”姚娜突然懊恼道:“不,不行,宁爷爷已经死过一回了。”

    “不要这么麻烦,这里是深山老林,直接火葬,我去找柴火,宁北辰,你带打火机了吗?”苏雪有些无语,在现代都市呆太久,这些人的脑子都轴坏了。

    宁北辰看着苏雪,这丫头的眼神是在嘲讽自己,毫不掩饰地嘲讽!

    苏雪懒得理会宁北辰,人在遭受重大打击的时候,往往神经敏感,就和女人来了那事儿一样,她拉着欧阳浩去捡柴火,没一会儿的功夫便熟练地架起一个火床。

    姚娜看得目瞪口呆,本以为苏雪只会捉鬼和购物,没想到户外生存能力绝佳,苏雪看着她的表情,说道:“小时候经常和爷爷呆在户外,徒手抓鱼,编织吊床就是在那时候学会的,对了,还有钻木取火,沙漠里提取空气中的水份,抽取地下水之类的。”

    宁北辰看着爷爷的尸身,一咬牙,将爷爷抱起来放在柴火堆上,他双手抱着头,不忍直视,终于转身背对着那堆柴木,苏雪的手突然探进他的裤子口袋,紧紧贴着大腿根,还在里面一抓一抓地,终于,苏雪拿到了打火机。

    “我帮你。”苏雪说道。

    话音一落,苏雪便将打着的打火机扔到柴火的最下面,最下面是一层薄薄的枯草,只要点燃,火苗迅速上移,果然,嘭地一声,火苗窜起!

    苏雪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面色沉重,自己并不是第一次直面死亡,但像今天的情形还是头一回遇上,直到后背感觉到灼热,宁北辰才转身,透过熊熊火光,山脚下的祖宅更显得诡秘异常,爷爷所谓的不能知道的部分,就指祖宅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