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32章 月黑风高,自掘坟
    宁北辰在恍神,姚娜一肘子过去,他才清醒过来,姚娜说道:“我没你这么好命,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我爸在我十一岁的时候生病去世,出生就没见过爷爷奶奶,被外公外婆带大,还好,他们俩命略好,现在还能享享我的福。”

    “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有一句——找我爸妈。”宁北辰打了一个响指,说道:“但是,他们只关心钱,如果我爷爷还在世就好了。”

    宁北辰突然打了一个哆嗦,抬头,眼睛已经直愣愣地,面色铁青,姚娜也好,苏雪也好,欧阳浩也好,都被他这幅样子吓到了:“宁北辰,你没事吧?”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宁北辰嘴里嘟嚷着,猛地站起来,屁股下面的椅子滑出去老远,吱地一声,直到抵到墙方才停住:“姐,爷爷去世的时候,你见过他的遗体吗?”

    姚娜怔住了,苏雪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沉声道:“宁家祖宅的灵位,只有宁北辰爷爷的灵位没有刻字,是空白的。”

    “没错,灵位是空白的,爷爷去世的时候,我连遗体也没有见到,就这么葬了。”宁北辰看着姚娜:“你比我年长,当年的事情记得比我清楚,你,见过吗?”

    姚娜咽下一口口水,她还记得当年的事情,清清楚楚地,时隔多年虽然模糊,但此刻回忆有如潮水涌上来,却清晰得很。

    那是一个傍晚,宁北辰的父亲匆匆忙忙地来到她家,当年的自己正十二三岁,正处于青春期,有许多莫名其妙的悲观想法,比如,活着真没意思之类的,宁北辰的父亲到来的时候,她正和外婆发生争执,外婆扯着想要离家出走的她,死死地哀求着:“小娜,你乖乖地,乖乖地。”

    外婆不善言辞,只会这一句罢了,从小听到大,早就烦了,就在此时,宁北辰的父亲走进来,迎头便是一句:“兰姨,我爸走了。”

    外婆的手松开了,双后合什,嘴里念叨了一句,很轻,念的是什么已然不记得了,走,不过是死的漂亮说法,姚娜离家出走的念头就这么被打断了。

    姚娜陷入了奇异的回忆中,青年时的叛逆与死亡交织,让一切细节浮出水面,“没有寿衣。”姚娜沉声道:“只有一具棺材,但是我在你们家打转了那么久,没听他们商量寿衣的事情,也没见过你爷爷的遗体,棺材一直盖着,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还没下葬就已经打了子孙钉,这不合规矩。”

    “棺材放进坑里,要开始掀土前才由子女亲自钉下子孙钉。”宁北辰沉声道:“而且,合上棺材前应该在棺材里放些葬物,一般是左手执金,右手握银,金元宝和银元宝,金元宝是一个一两重,银元宝也是,咱们宁家的老祖宗下葬都是这个规矩,还有一点。”

    苏雪和欧阳浩听得十分仔细,欧阳浩的大脑已经飞速地运转起来,他的专业能力启动!

    姚娜惊讶地发现欧阳浩思考的时候像变了一个人!他的手指凌空弹动,像在敲击琴键,与此同时,目光里流露出的神采与平时生活中截然不同!

    这种强烈的反差,让姚娜险些没听到宁北辰所讲的重点,“这一点也让我觉得可疑,姐,我老爸老妈是不是太淡定了?”宁北辰见她在走神,一胳膊肘拐过去:“你在想什么?”

    姚娜恍过神来,“你刚才说什么?”

    “第一,子孙钉提前被钉上了,所有人没见到遗容,第二,我没见到父母放葬物,第三,他们俩一点也不伤心难过,这不科学。”宁北辰说道。

    姚娜点点头,是的,外婆几乎哭倒在墓前,但是,叔叔和阿姨却十分淡定,只是低着头,但是,他们没有眼泪!

    “等等。”姚娜的心突突直跳:“宁北辰,我TMD要晕过去了。”

    欧阳浩弱弱地举起手:“那个,我能说话吗?”

    “没人堵住你的嘴。”姚娜说道:“当着你们的面说这些事情,就没拿你们当外人。”

    欧阳浩说道:“在心理学上来说,任何反常的行为都有其动机,你们没有看到遗体,说明有人不愿意你们看到,没有放葬物,说明没有必要放葬物,没有伤心难过,说明没有必要伤心难过,其实,你们何必把简单的事情弄得复杂化呢?”

    宁北辰突然双手按在欧阳浩的肩上:“给我个结论。”

    欧阳浩舔舔嘴唇,无奈地耸耸肩:“那个,我用自己的专业告诉你,现在有这样一个可能——你的爷爷,可能没死。”

    “干得漂亮,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宁北辰打了一个响指,说道:“不过我爸妈不可能告诉我实情,要知道真相,只有一个办法——挖坟。”

    苏雪目瞪口呆,一直没发表意见的她终于开口:“你疯了吧?居然要挖自己爷爷的坟?”

    “他有什么不敢的?”姚娜翻了一个白眼:“要命,我居然想支持他。”

    欧阳浩再一次弱弱地举起手来:“那个,其实我也支持。”

    “三比一,就这么说定了,不如就今天晚上吧。”宁北辰说道:“干这种事儿,总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说,对吧?”

    苏雪扔过去一个狠狠的白眼,本想反驳,可是想到脚底的六星,还有那些包包,好看的衣裳,扁扁嘴,扭转头,姚娜说道:“我们缺少工具。”

    欧阳浩又举手了:“我能弄到。”

    三个人齐唰唰地看向他,姚娜吐槽道:“你好歹也是公职人员,和咱们这么同流合污,真的好吗?”

    “这个,不属于盗窃吧,只能在道德层面进行批判,可是,为了追求真相,这点道德又不算什么。”欧阳浩憨笑道:“真相最重要。”

    当时间转到夜晚,昏暗的月光下,两个年轻的身影正不断晃动着,铁锹挖在一个小土堆上,一掀,“噗”,挖起来的土便扬在了一边,树林里的鸟儿被这动静惊得展翅高飞,鸟的暗影打在地上,让这寂静的树林更添几分诡异的感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