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章 式神,遍寻不获
    风卷着泥地的灰尘涌起来,地上多了一个影子,它伏于地面,背部微微弓起,就像一只凶猛的犀牛,外层的皮壳坚硬如钢,头顶左右两只利角,前端就像锋利的刀刃,鼻子上穿了一个孔,吊着一个小巧的铁环,两只眼睛大如铜铃,赤红色,嘴巴尖利如虎口。

    它一张嘴,便是一个大大的饱嗝,沈大林回头一看,吓得几乎抽搐过去!

    苏雪冷笑道:“这是我的守护神兽,平时没别的爱好,就爱吃男人的关键部位。”

    欧阳浩早已躲到姚娜身后,听到这话,立马打了一个哆嗦,捂住自己的老二,姚娜白他一眼:“没出息,要不,你先喂它一下?”

    苏雪的手放在唇边,说道:“只有听到我的口哨声,它就会行动。”

    沈大林看着那红眼怪物,浑身抖得有如筛子,那怪物张开嘴,是一个大大的黑洞,舌头一摆扭出来,腥红的舌头还沾着些许粘液,湿哒哒地,窸窸窣窣地落到地上后便不知所踪。

    一声口哨声响起,那怪物嗷地叫了一声,身子腾空而起,扑到沈大林跟前,大嘴一张,舌头一卷,便将沈大林的头含在了嘴里!

    “我说,我说,放我一条生路吧。”沈大林的声音从那怪物嘴里含含糊糊地传出来。

    “退下!”苏雪大喝一声,那只怪物便将沈大林的脑袋吐出来,自己化为一股黑气,钻进了苏雪的袖子里……

    宁北辰许久以后才知道,这东西是苏家的式神,灵力高强,以怪物的姿态出现,本体其实是一只犬灵,可爱的小狗狗罢了,它一般出现是为了保护主人不受妖魔侵害,如果主人在极为危机的关头,可以血祭它,以达到自己术力的不足。

    “我是听一个走地雷的古董商人说的,他曾经在附近收旧货,发现这套老宅子里有不少旧家具,”沈大林现在老实了:“我一直在找降龙木,前阵子听他说起这地方,就想着这其中说不定有降龙木,说白了,我就是来撞运气的。”

    宁北辰冷笑一声:“前后矛盾,逻辑不通!”

    沈大林在心里惨嚎一声,这群毛头小子太不好对付了,苏雪幽幽地说道:“看来有些男人对自己的命根子不以为然。”

    这明目张胆的威胁让沈大林冷汗直流:“其实是这样的,宁家的爷爷辈曾经放出过风声,宁家有降龙木,这事儿几十年前我都知道了,但宁家把降龙木藏得太深,这东西可是有名的宝贝,行内人谁不想要?我趁着这里没人已经来了很多趟……”

    “啪。”宁北辰扬手便是一巴掌,可怜沈大林被一个小辈打巴掌,还吓得大气不敢出!

    “宁北辰,这家伙准备怎么处理?”欧阳浩将宁北辰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虽然他鬼鬼祟祟地,但是没有造成你家明确的损失,就算送到派出所也很难出结果。”

    “我知道。”宁北辰说道:“但不能这么便宜他。”

    “我是正义的警队人员,不过,眼不见为净。”欧阳浩默默地转身:“你自己看着办。”

    宁北辰愣了,欧阳浩平时像根木头似的,关键时刻很机灵嘛。

    此时,月色彻底西沉,眼看天就要蒙蒙亮了,宁北辰得意洋洋地笑了一下,转身便去处置那沈大林,便重新返回老宅子。

    宁北辰一通长途电话打给国外的父母,双亲却一口咬定从未听说宁家有什么降龙木,沉香木和紫檀木倒是有过,当初为了周转生意,已经出手。

    “确定?”宁北辰有些烦躁了:“对了,为什么爷爷的灵位上一直没有他的名字?”

    “这个是你爷爷临死前交代的,不用刻字,生辰与死辰不用注明。”宁北辰父亲有些不耐烦了:“我说宁北辰,你知道我这里现在几点吗?还有,你啊注意,一个月最多不能出手三套凶宅,不能过量,知道吗?”

    “静宁师父一直有交代,我全记在心上,这个月只解决了两套,”宁北辰反问道:“爸,有件事情我忍很久了,我真的是你们的亲生儿子?”

    “废话,”宁北辰父亲没好气地说道:“不信取样去验DNA。”

    电话挂断了,听着手机里的盲音,宁北辰欲哭无泪,就冲老爸这反应,自己能是亲生的?

    此时,姚娜已经拉着欧阳浩把老宅子里的上上下下都搜遍了,就着手机百度到的降龙木特点一一对比了所有木质的物件,并没有收获,一晚上折腾了大半宿,姚娜又累又疲,一屁股坐在厅堂前的台阶上:“妈呀,要了我的老命。”

    一瓶手递过来,欧阳浩笑意盈盈:“渴了吧,喝点水。”

    “谢了。”姚娜一把接过来,拧开就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瓶,没好气地回头看宁北辰:“喂,咱们还找吗?”

    “一直在找的人是你。”宁北辰懒洋洋地翻个身,伸了一个懒腰:“我要是你,就不费这力气,咱们乔家的人世代经商,长的都是一水的钱脑子,有这么值钱的东西早弄走了,你没听我爸说,值钱的物件全让他变卖做生意去了,降龙木如果还在咱家,他能放过?”

    水瓶子立在腿上,姚娜趴在水瓶子上,有气无力地说道:“也是,宁叔那精明劲,也只有你继承了几分,再没在其他人身上见过。”

    “时候不早了,咱们该拜的也拜过了,是时候走了。”宁北辰一下子跳起来,却回到灵位前,打开之前的暗格,将里面的纸条拿了出来:“七星连珠,蛛结网,雪向阳,逆天命。”

    再次念了一遍,宁北辰将纸撕碎,撒向天井,纸花纷纷扬扬地飘在半空中,洒得天井到处都是,“这么玄乎的东西,弄不好是老爸随便写的,收拾一下,咱们撤。”

    宁北辰一行人离开老宅子的时候,沈大林赤着上身,被绑在一颗手臂粗的大树上,双手扭在树后打了一个结,赤着的上身画了一个大大的猪脸,胸前两点正好成了猪的眼睛。

    这神来之作,自然是宁北辰的杰作!-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