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5章 一条船上的蚱蜢
    宁北辰正要将手中的六帝钱击打出去,耳边“嗖”地一声,一张扑克牌擦着自己的耳朵飞出去,击打在那名恶鬼的眉心处,金光一闪,那名恶鬼“扑通”一声消失,扑克牌上却多了只恶鬼的形象,轻飘飘地落在走廊上。

    男人自由了,那股要将他带出栏杆外的力道消失了,他转过身,身子靠着栏杆往下滑,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后背,已湿了一片。

    可怜男人还处于惊吓之中,老半天了,还呆坐在走廊里,鬼,亲眼看到了,可怜自己二十余年接受的唯物教育崩塌了,听到脚步声,他无力地抬起头,苏雪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便站在一边查看扑克牌上的鬼影子,倒是宁北辰伸出手来:“没事吧?”

    “有,很大的事。”男人握住他的手站起来:“我见鬼了,该死。”

    这男人身上居然穿着警服,五官端正,周身透着一股英气,尽管双腿发软,依然热情地伸出一只手:“你好,我是刚搬进来的,以后大家就是邻居了。”

    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自己倒腾的凶宅恶鬼居然在附在新来邻居的身上!

    那男人浑然不觉宁北辰心中的想法,喃喃道:“好不容易找到性价比这么高的地方,这里干净又整齐,还有二十四小时监控,保安和清洁人员,啧啧啧,真不懂,就因为外面谣传闹鬼就没人住进来,但是,我现在知道了……这地方,真有鬼!”

    多年的认知被打破,他失魂落魄,两条腿抖得有如筛糠,让身子靠在栏杆上才好受一些,苏雪闷哼一声:“胆小鬼!”

    宁北辰轻咳一声,犀利的眼神抛过去,苏雪默默地转头看向其它地方,宁北辰说道:“你先进我家喝杯热水喘口气,走吧。”

    宁北辰主动邀约,刚受到惊吓的新邻居求之不得,现在这关口,坐着肯定比站着强。

    坐在宁北辰家中的客厅,捧着温热的茶杯,新邻居的心总算平复下来,只是,刚才的鬼状一直在眼前浮现,苏雪扬起手里的牌,给宁北辰使了个眼色,宁北辰心领神会道:“你穿着制服,难道是刑警?”

    “我是犯罪心理画像师。”新邻居挺直胸膛,正色道:“就是在侦查阶段根据已掌握的情况对未知名的犯罪嫌疑人进行相关的行为、动机、心理过程以及人员心理特点等分析进而通过文字形成对犯罪嫌疑人的人物形象及活动征象的描述。帮助办案人员抓住罪犯。”

    “听上去真复杂,简单来说,就是办案助理。”宁北辰替他捉急,索性自己下结论。

    新邻居呵呵直笑,宁北辰双手抱在胸前:“既然如此,你一定精通心理学和行为学喽?”

    苏雪翻了一个白眼,为什么不单刀直入,扯这么多没用的!

    她哪里知道,这是宁北辰的谈话技巧罢了,要赢得一个人的信行与支持,不能太突然,必须有节奏地进行,她对付鬼有一套,但自己对付人自有一套,也是不赖。

    “没错,其实还有痕迹学,不过这个也属于行为学的范畴。”男人说道:“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欧阳浩,今年26岁,你们是?”

    “我叫宁北辰,20岁,是一名地产经纪。”宁北辰掏出自己的名片,同时指着苏雪:“这位也是公寓的住户,比你早两天搬来,叫苏雪,19岁,她的职业嘛,猎鬼人。”

    “噗”,欧阳浩一口气没咽下去,扑哧喷出来,险些喷宁北辰一脸,他捂着嘴,尴尬地抽出纸巾擦拭:“猎,猎鬼人?”

    “就像刚才那样。”苏雪冷冰冰地说道。

    欧阳浩闭上眼,嘴里念着阿弥陀佛,好半天才重新睁开眼,擦去额头的汗水:“我,我现在接受事实了,刚才的确见到了鬼,亲眼所见,妈呀。”

    话是这么说,但他仍用力掐着自己的大腿,宁北辰说道:“其实,刚才那只鬼我们是一路跟踪过来,原本它是在静安路14号的别墅里,没想到,它不呆在自己死的地方,却找上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宁北辰的尾声拖得长长地,很是滑稽,欧阳浩喉头发干,刚刚平静的身子现在重新抖动起来,宁北辰替他的杯子续上热水:“冷静点,你可是犯罪心理画像师,干这份工作最需要的就是冷静和判断力,对不对?”

    这话提醒了欧阳浩的职业本能,他狠狠地深呼吸好几口,当初选择这里租房子就是因为自己是绝对的唯物主义者,无鬼神论者,但是,搬进来第一天就让三观崩塌,他胡乱地着自己的头发,终于再次平静,握拳道:“我要冷静。”

    苏雪看着宁北辰:“这是一只死不瞑目的冤死鬼,戾气颇重,鬼牌收不了这样的鬼太久。”

    “最长可以收多久?”宁北辰问道。

    “四十九个小时。”苏雪说道:“四十九个小时后他将破牌而出,到时候还会缠上这位欧阳浩先生,所以,四十九个小时内必须找到真凶,化解他的戾气,否则,你,那套别墅会继续闹鬼,你甭想出手,除非哪个眼睛蒙了猪油,你,造就一场冤案,职业生涯蒙上污点。”

    宁北辰与欧阳浩对视一眼,这丫头怎么有些幸灾乐祸呢,不过,宁北辰的嘴角浮上一丝冷笑,自己的金字招牌可不能砸!

    “咱们仨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宁北辰说道:“欧阳先生,这案子是你经手的,解铃还需系铃人,咱们从你开始,这事情解决了,于你,于我,都有好处。”

    “可是和我有什么关系?”苏雪双手抱在胸前,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当然有。”宁北辰凑过去,一口气吹在苏雪的耳根子上,顿时,她整个耳朵都变得通红,原来耳朵是这小丫头片子的敏感部位,“你是想继续呆在我身边,还是离开我,等着你的六星命数应验,做个漂亮的女乞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