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949章 疑似真相,来电
    看着父女俩离开,玲玲趴在父亲肩膀,冲两人招招手,看着这张惹人怜的面孔,姚娜感慨道:“这孩子小小年纪就没有了母亲,真可怜。”

    李队早就忍不住了,催促道:“欧阳浩,你和他说了什么?”

    “现场只有母女二人,所以,我将目标放在这个孩子身上,初开始觉得这孩子的表现有些奇怪,她的眼神呆滞,木然,可是又淡定,一般孩子看到亲生母亲在眼前大出血死亡,一定会受到惊吓,直接后果是封闭内心,她虽然吓到了,但没有到达极端的程度。”

    “昨天晚上我将她接回家里也是想观察一下。”欧阳浩说道:“到了半夜,这个孩子自己起来了,闭着眼睛在客厅里一通转悠。”

    李队和姚娜蒙了,欧阳浩带两人回到办公室,拉出小黑板,在上面一通画:“你们看看,沙发是这个位置,餐桌在这里,她一个两岁半的小女孩,居然拉开椅子,推到了沙发这里,巧的是,我们家的格局与小女孩家里的格局很像,卧室出来,直接对着的就是沙发,要进入客厅,必然要越过这里,假如,我现在说的只是一个假设条件。”

    “假如玲玲的母亲睡觉前将椅子放回原处,但玲玲半夜梦游发作,将椅子推到这个位置,正好拦住了去路,当她母亲出来的一刻,正好会绊到,之前邻居说过,玲玲母亲晚上还做兼职,回家较晚,睡觉较晚,第二天一早就要起来将玲玲送到托儿所去上班。”

    “她的时间很紧,晚上没有睡好,所以,迷糊中走出去的时候并没有留意到多了一把椅子,他们家的椅子是板凳式的,没有靠背,更矮一些,被绊了这一脚后摔到沙发上,头破了,朴安说过,受害者有可能是先失去了意识,尔后才恢复清醒,但当她清醒时,已经没有自救的能力,而孩子只有两岁半,无法拨打120,这一切,可能就是事情的原委。”

    “你是说,这个小小的小女孩也有梦游症??”李队惊愕得嘴巴都快合不上了。

    “因为事发突然,玲玲的梦游症可能才刚刚开始,看她父亲的表情,也是头一次听说,所以她母亲才会毫无防备地被绊,”欧阳浩说道:“她母亲大概也想不到会用这种方式死去吧。”

    李队感慨不已,姚娜叹息着抚向自己的肚子:“世上的事情还真是说不清楚呢,没人知道自己是用什么方式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告别这个世界,我们应该珍惜现在的生活。”

    “是是是,欧阳太太说得太对了。”李队摸摸头:“欧阳,你有告诉玲玲父亲真相?”

    “当然没有,没有知情者,就不会对玲玲造成异样的目光,更不会有伤害。”欧阳浩说道:“我刚才只是告诉他,玲玲昨天晚上有梦游的迹像,请他继续观察,只要他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一定会发现女儿的病症,想办法治疗的,真相?现在不重要了。”

    “干得漂亮,欧阳浩。”李队感慨道:“我有你,简直是莫大的福气,不对,是警队有你,就是莫大的福气,好了,不影响你陪太太,我走了。”

    姚娜娇嗔着牵着欧阳浩的领口,说道:“他有你,简直是莫大的福气?”

    欧阳浩哭笑不得:“这只是李队表示感谢的一种说法,你还真听到心里去了,他不是说了嘛,是警队有我,是他们莫大的福气,你呀。”

    姚娜看着一本正经解释的丈夫,噗嗤笑了,欧阳浩说道:“今天警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也不坐班了,走,回家。”

    “你陪我的时间越来越多了。”姚娜说道:“正好,咱们再去一条发行量不错的杂志社,补登一条寻人启事,找宁北辰同伴的启事,走吧。”

    两人正要往停车场去,姚娜的手机响了,“喂,你好。”

    “是姚小姐吗?我在报纸上看到你们的启事。”一个沙哑似从地狱发出来的声音响起,惊得姚娜打了一个寒蝉:“你是?”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见过那些人,身上戴着寒冰玉,那块寒冰玉其实不是玉,是万年寒冰,那些人和咱们不一样,他们与冰为伍,外面的温度是他们承受不了的界限,我说这些,你应该听懂了吧,假如你也是知情人的话。”

    姚娜原本轻松的心情瞬间紧绷,手死死地按住手机:“你在哪里,我要见你。”

    “我在哪里?你真的要见我吗?”这个声音吃吃地笑起来,突然剧烈地咳起来:“那好,就现在,你们来吧,我在矮子胡同18号。”

    手机猛然中断了,欧阳浩刚才是附在边上听完了全部,此时连忙打宁北辰和苏雪的电话,两个人的手机居然全是无法接听状态,欧阳浩无奈,只有编辑短信过去,告诉他们地址。

    “走吧,我们先过去见一面。”欧阳浩改变了回北安公寓的计划,直接杀去了矮子胡同。

    矮子胡同自然原本不是矮子,而是同音的两个字,早期被人取笑,矮子胡同越叫越响,最后甚至超越了本来的名字,广而周知,矮子胡同又旧又破,门口晾晒着各种衣物。

    看着那些最贴身的衣物也放在外面,触目之后,姚娜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来到18号门口,这户人家的门口倒是空空荡荡,只是这道门已经锈迹斑斑,上面的锁也是最老式的那种,显得破败不堪,恐怕一脚过去,门就开了。

    欧阳浩率先上去拍门,一掌下去,门吱呀往里面打开了,两人面面相觑,索性直接迈进去,欧阳浩大声叫道:“有人在吗?”

    “直接进来吧,我可没有力气出去迎接你们。”这正是刚才那个哑然的声音,两人也不客气,但见院子里放满了筐子,里面晒着不少草药,风干了,草药的气味越发明显,姚娜怀孕,体质敏感,对这些味道并不太感冒,便掐住鼻子,硬着头皮往厅堂里走。

    但到了厅堂,厅堂也是空荡荡的,两人正狐疑,声音从东厢房里传来:“你们进来吧。”</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