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919章 石像,相似
    看着那辆汽车远去,杜庭宇狠狠地握紧拳头,宁北辰莫名地打了个寒蝉,苏雪关切地看着他,宁北辰不由自主地说道:“我答应过你少提他,不吃醋,可是刚才的感觉太奇怪了,如有锋芒在刺,那家伙的磁场真是强大。”

    苏雪抿嘴直笑,男人吃醋的样子也是可爱的,两人去往那名业主家中,业主果然在家,打开门的一刻,一股酸腐的味道飘出来,原来业主正在吃臭豆腐。

    说也奇怪,苏雪平时挺爱这股味儿的,今天却觉得直反胃,为免失态,她尽量不着痕迹地转身,避过了那东西,宁北辰眼尖,进门后并没有关上门,好让那东西散散味儿。

    正如资料显示,房子不大,东西却不少,外贸嘛,少不了一些样品,堆在客厅的角落里,让原本就不大的客厅更显得狭窄,如果没有这些杂物,好好收拾一番,这里其实是能看的。

    “我认得你们,你们是宁北辰和苏雪,我听朋友提过。”业主放下挽起来的裤腿,说道:“不好意思啊,我现在是个不折不扣的宅男,家里不怎么整齐,我自己也是邋遢的。”

    能够勇敢承认自己邋遢的人也不多了,两人被他逗乐了,苏雪居然觉得臭豆腐的味道不像刚才那般刺鼻了,“房子的情况我们基本知道了。”宁北辰直截了当地说道:“你急卖。”

    “是,相当急。”业主老老实实地说道:“我在这里住得害怕,最近房子在涨,我想买的房子价格已经变了两次了,可是手上没钱,不卖这套又没资本,但是,别人我不放心,这房子不弄干净,新业主不得找我麻烦啊,所以,非得你们来才行。”

    “听上去你对我们挺熟悉的。”宁北辰心生狐疑:“我们有共同的朋友吗?”

    “不算是吧,我认识一个人,他曾经找你买过房,他说只有你们处理过的房子才是真正干净的。”业主说道:“对了,我姓曾,曾一宁。”

    “曾先生,您是一家三口住在这里?”苏雪环顾四周,沙发后面的照片墙上是可爱的孩童笑脸,是个小女孩,看上去六七岁的样子,仍处于天真无邪的时期,手里拿着蛋糕,脸上带着甜甜的笑,眼睛笑成了月牙儿。

    即将为人母,看到这样的照片,内心便变得柔软,苏雪赞叹道:“真可爱。”

    “和她妈妈搬出去了,在小学附近先租了房子住着。”曾先生迟疑了一下,说道:“其实,最早听到鬼笛的人是我女儿,她在半夜起来,非说有人在咱们家里吹笛子,吓得我们不轻,初开始,只有她自己听到,所以我们只当是孩子的呓语罢了。”

    宁北辰皱着眉头不说话,孩子在十岁以前慧眼仍在,他们看到的东西远远超过成年人,但大人往往自以为是,不会相信罢了,宁北辰说道:“是什么样的笛声?”

    “不像特别欢快的那种,幽长幽长的……听上去格外吓人。”曾先生说道:“到后来,我们全家都听到了,吓得不轻啊,为了这个,出去租了房子,当然,也是为了马上到来的申请小学学位,如果能够即时换到那边的学位房,最好,否则拿着租房合同没法拼。”

    这个年头啊,凡事都要拼爹拼妈拼房子,宁北辰心下已经舒缓不少,冲苏雪点点头,苏雪掏出符纱往空中一扔,符纱飞起,若有Y气,它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只见符纱飞舞,在空中长时间飘动,却没有往下落的迹像,惹得业主捂住嘴,瞪大眼,无言以对。

    终于,符纱停下,却是落在客厅的展示柜前,苏雪走过去,符纱蒙在了一尊石刻像上,落定不动,苏雪咬破手指,轻轻地用血拂上去,石刻像上马上黑气腾腾,“果然在这里。”

    “这个东西我们可以带走吗?”宁北辰问道。

    “是它作的鬼吗?”曾先生说道:“可是,这是我很重要的样品,只有这一个。”

    “样品的主人可以给你更多样品吧,既然只是参照物的话。”宁北辰说道:“房子闹鬼的症结找到了,这东西,是拿走,还是留下,你自己决定。”

    宁北辰并不喜欢这业主的粘乎劲儿,业主迟疑了一下,点点头:“不过,你们有一点弄错了,这个样品真的只有一个,是客户给的,特别交代过,只有这一个,一定要好好保存。”

    “你放心,我们研究后,弄干净了还给你。”宁北辰扭头道:“苏雪,再看看这房子还有没有其它不对劲的地方,处理一下吧。”

    苏雪点头,反正房子不大,倾刻间便检查完毕,宁北辰也没有拍照,房子现在太凌乱,让他收拾下后再拍照,这样看上去效果好,能够吸引的客户也能多些。

    业主满口答应,宁北辰只给他二十四小时的时间,明天这个时候再过来拍照,商定出手的价格,以及业主的心理销售价格,简要地交代一番后,两人便离开,此时,苏雪捧着手里的石像,上面始终蒙着符纱,并没有揭开。

    宁北辰料想是苏雪担心外面的阳光对这尊石像有所影响,故意用符纱盖着,便也没有干涉,直到上车后,苏雪坐上副驾驶,这才迫不及待地掀开符纱,看到石像,不由得一怔!

    “你看……”苏雪有些哑然了,宁北辰扭对一看,也是楞住了,这个石像居然与苏雪生得十分相似!尤其眉目间的感觉,只是,显得更有岁月感些,这石像盘腿坐着,宛若观音,只是没有束发,长发垂落,下巴低垂,一幅忧愁的模样。

    “这个难道是岳母?”宁北辰一开口,就把苏雪的心事讲出来了,苏雪更加忧心,宁北辰连忙安抚道:“没事,不着急,咱们还有时间弄得清楚,先听听鬼笛是怎么回事。”

    苏雪叹口气,不想再看这尊石像,还是用符纱盖住,宁北辰正准备启动车子,手机响了,是姚娜,电话里,她的声音有些兴奋:“你们赶紧回来,终于有人和我联络了,而且对得上。”</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