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773章 生父,模糊
    “如果我死了,就能对付九尺了,但是,我不想死,我有太多活着的理由。”苏雪看着母亲:“我想享受活着还有亲人的感觉,妈,我们不能死。”

    “看到墙角的沙漏了吗?所有沙子落下去之后,鬼节就要来了,他会将我们活埋。”其木格虚弱得很,额头一直冒着冷汗。

    墙角,沙子正淋淋而下,象征着时间的逝去,苏雪看着自己的手腕,衣灵正附在上面一动不动:“衣灵,去请曾乃乃,拜托了,她可以帮我,她一定可以帮我。”

    “我不敢。”衣灵轻轻浮出,翅膀微微震动:“被他发现,我就没命了。”

    她貌似委屈,苏雪说道:“我穿上那身素色旗袍开始,我们就是命运共同体了。”

    苏雪的房子仍未完工,此时的她被绑在一块长形的岩石上,就在刚才的石床边上,正对着母亲,九尺毕竟是灵工巧匠,母亲的“房子”只有强行砸开,外部看不出接合的痕迹。

    衣灵迟疑片刻,终于振翅飞出,隐没至一边的石壁中,希望来得及吧……

    苏雪的头微微垂下,其木格看着她,千言万语不知道从何讲起,苏雪抬头道:“我有很多话要问,但是,如果不能活着出去,知道答案也没有意义了,有件事情拜托您。”

    “我会挺住。”知女莫若母,这句话果然不错,其木格看着苏雪:“逃出来后的每一天都抱有重新相见的希望,这希望来了,我想抓住。”

    “我必须想办法魂魄离体,否则,凭我现在对付不了他。”苏雪闭上眼:“上次是曾乃乃帮忙,但不知道她能否及时赶来,我们仍需要自救。”

    苏雪在脑子里重复想着爷爷教授的东西,突然睁开眼:“达摩咒,达摩咒可让生魂离体。”

    苏雪闭眼,喃喃念动咒语,身体却没有半分反应,苏雪哪里愿意放弃,一直凝聚心神仔细念着咒语,直到额头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子……

    其木格着实不忍心,关切地看着女儿,苏雪无力地睁开眼:“在我活着的时候,永远无法达到最高的能力。”

    “为什么?”其木格听出弦外之音。

    “六星命格其实就是至Y命格,我曾经误打误撞进入Y间,在那里我的能力发挥了最大的程度,无需借用任何外在工具,徒手就能激退恶鬼,让他们魂飞魄散,但在阳间,只有宁北辰可以做到这一点。”苏雪看着母亲,说道:“不知道他能否发现我留下的线索。”

    “你不想坐等他来救我们。”其木格越发虚弱了,她原本身子就弱:“苏雪,女儿,对不起,是我一手铸造了现在的你,让你承受这么多的痛苦。”

    “妈,我的父亲到底是什么人?”苏雪说道:“你可以瞒过巫灵和所有人珠胎暗结,他现在毫无踪迹,妈……”

    苏雪突然顿住了,身上的绳子正随着自己的挣扎缓缓收紧,恐怕是沾过水的牛皮绳,越动,越挣扎,它受到的力越大,反之,则收得越紧,苏雪停止动作,看向沙漏,沙漏里的沙子正徐徐落下,已过去一半时间!

    “小雪,我根本不知道你的父亲是什么人。”其木格凄然一笑:“所有人只当我厉害,可以瞒过巫主产下孩子,但是,他们哪里知道,我自己也孕得稀里糊涂,至于为什么你们天生六星命格,我想这大概是命吧,有人希望我能生下你们。”

    有人希望能生下天生六星命格的孩子!这句话让苏雪如入冰窖,浑身上下都是透凉的,其木格看着苏雪:“我一直想解开这个谜团,但受困于巫主,动弹不得,这些年来,一想到刚刚出生就被烧得魂飞魄散的另一个孩子,再想想被送走,孤苦无依的你,痛苦不已。”

    “我一直留在巫主身边,因为长得像他生前的爱妾,一直被强行留在身边,我倒宁愿出去做个联络人,至少自由一些,”其木格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情形:“有一天晚上,我如常睡觉,至了后半夜,感觉房间里有人,但我睁不开眼,身子笨拙得不行,巫主明明就在隔壁,以他的能耐居然没有发现,我当时惊愕到不行,想努力看清对方的脸……”

    “自然看不到,”苏雪有些心酸,这个答案是自己永远无法想到的,不是两厢情愿,而是稀里糊涂地在巫灵眼皮子底下受辱受孕!

    “是的,我根本没看看清他的脸,但那双眼睛我是记得的。”其木格说道:“没有一点感情,麻木,我当时几乎没有任何感觉,直到天亮后,房间里通明,那人已经离去,而我身下有一瘫血,处子之身莫名其妙地丢了。”

    “当时我更没有想到会受孕,直到几个月后,月事不来,我才慌了神。”其木格说道:“以巫主的性子若是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不会让我好过,肚子里的孩子也会遭殃。”

    “巫主震怒,乌云也对我失望,我没法向大家解释一切。”其木格看着苏雪的眼睛:“这种有苦难言,又担惊受怕的感觉,我没法想象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

    “乌云……我见过他,他为了帮我对付巫灵自动现身,让被巫灵打得魂飞魄散,直到最后还来向我给消息,他对您的感情一直没有变过,明明自杀已经求得解脱,他根本没有必要再回去。”苏雪激动道:“妈,他对您的感情一直没有变过,至死不渝。”

    其木格的眼泪落下,想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心如刀绞,眼泪终于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痛快而下,苏雪叹息一声,就算没有这出C曲,有巫灵在一天,他们也无法相爱相守,有了这出C曲,更没法相守相知了,可惜,直到消失的一刻,乌云也未知道真相。

    想到中年摄青,苏雪心下黯然,也替母亲悲伤,想到自己,苏雪也没好受到哪里去,自己的生父居然身份不明,并非母亲的爱人!</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