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756章 死里逃生,紫砂
    卓老板本想求救,但手机被收了,四面八方都像有道墙将自己挡得结结实实,但他马上冷静下来,打开冰箱,食材不齐,他说道:”没有想要的东西,可以用替代品吗?如果用替代品的话,我或许可以做出来,但不知道你要哪种味道?“

    ”人情味。”年轻人说道:“我要的只是人情味,能吃出来的人情。”

    卓老板并没有慌张,淡定地说道:“只要用心,才能有人情,就算食材不同,也能做出好味道。”

    年轻人冷眼看着,卓老板做得十分用心,沙漏里的沙子一点点地落下,时间也在缓缓逝去,香气终于飘出来,年轻人闭上眼,仔细感受着味道,突然睁开眼,愤懑道:“

    卓老板本想求救,但手机被收了,四面八方都像有道墙将自己挡得结结实实,但他马上冷静下来,打开冰箱,食材不齐,他说道:”没有想要的东西,可以用替代品吗?如果用替代品的话,我或许可以做出来,但不知道你要哪种味道?“

    ”人情味。”年轻人说道:“我要的只是人情味,能吃出来的人情。”

    卓老板并没有慌张,淡定地说道:“只要用心,才能有人情,就算食材不同,也能做出好味道。”

    年轻人冷眼看着,卓老板做得十分用心,沙漏里的沙子一点点地落下,时间也在缓缓逝去,香气终于飘出来,年轻人闭上眼,仔细感受着味道,突然睁开眼,愤懑道:“不对。“

    一盆冷水淋过来,卓老板感觉到了莫名的冷……

    上午十点,宁北辰躺在病床上,微微闭着眼睛,朴安低头审视着宁北辰的脸,咂舌道:”果然气色不太好,还是再住几天出去吧,伤到心脏啊,心脏。“

    ”你认识宁北辰的主治医生,他和你说了什么?我是指,没有告诉过我的部分。“欧阳浩说道。

    “对方正中要害,宁北辰分明是死了,他十分肯定,不过,死而复生,心脏恢复功能也是真的,他百思不得其解,但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只能解释为个人生命力的强大,啧啧,你们肯定又遇上事了,大祸事,现在是大好事。”朴安说道:“你们问的餐厅老板娘的事,死因没什么可说的,人被开了天灵盖,脑子被吸干,还能活吗?”

    宁北辰一骨碌地坐起来:“那我分析的理由对吗?先被开了,吸了,尔后凭着最后的神经反应扑出后巷。

    ”的确有这种可能,不过,极少见啊。“朴安说道:”这人的力道得有多大,吃过螃蟹吗?揭过螃蟹壳吧?那位老板娘的情况就像被人像揭螃蟹壳那样把天灵盖给揭开了,一次,就凭一个力道,简直不像人干的。“

    “原本就不是人干的。”宁北辰摇头道,此时,朴安的手机响起,他接起来,眼光直直地:“又出事了。”

    宁北辰万没有想到卓老板可以死里逃生,在医院见到他,不过一夜的功夫,他头缠绷带,惊吓过后的他,彻底失去了语言的组织能力,一双眼睛直楞楞地看着宁北辰,“惊吓过度。”欧阳浩说道:“我找同事问了,昨天凌晨四点,他冲出房间,扑向了邻居家门,用力砸门后倒在地上,邻居出来后便看到他头顶冒血。“

    ”他命大,送过来后及时手术,保住了命,而且麻醉一过就要求报警。”朴安说道:“这种心理素质,也没有谁了,厉害啊,我们的人已经去他屋里查过了,除了他一个人的指纹和脚印外,没有发现其它人的,桌上还有一碗汤,大半夜起来煮夜宵,不愧是厨师……”

    ”不是我吃的,是他。“卓老板突然开口了:”是他,他要一碗汤。“

    ”卓老板,是我。“宁北辰凑过去,确保自己出现在他的眼珠子里:”他是什么人?“

    宁北辰凑过去,卓老板的嘴唇蠕动,声音极细微,宁北辰耐得住性子,十分仔细地听着,听完了,点头道:”我懂了,那个年经人在找一碗胡辣汤,但味道不对,他就要下手,对吗?“

    卓老板动不得,下巴耸了一下,宁北辰说道:”但他没有得手,你家里应该有什么可以克制它的东西,你仔细想想,当时身边附近还有什么东西?“

    “紫砂壶。”卓老板挤出三个字:“砸了他。”

    紫砂,宁北辰与欧阳浩对视一眼,紫砂壶的起源一直可以上溯到春秋时代的越国大夫范蠡,就是那位功成身退的与西施一起退隐江湖的“陶朱公”。数来已有二千四百多年的历史了,但紫砂做成壶,则是明时的事,俗称富贵土。

    "他怕的是紫砂,还是壶?“宁北辰想往外走,被欧阳浩拦住了:”你疯了,你的伤有多重,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时间要到了,再不去就来不及了。“宁北辰无奈道:”我答应秦太太的事必须做到,必须做到,那家伙不是人,不是鬼,但是,他恐怕会变成连鬼都不是的恐怖东西,杀了生,一定会步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我去拿壶。“欧阳浩坚定道:”你留下来等我。”

    “哎,那壶会被取走的,可能是证物啊,喂,你得去局里。”朴安一边喊着,一边追出去,宁北辰折返到卓老板床边,默默地看着他,他的天灵盖并没有被揭开,在那家伙下手之前,他便用紫砂壶砸过去,自己在逃窜的时候,一头撞到了门把手上,造成了出血,这么一砸,紫砂壶想必是碎了。

    他转身要走,卓老板抓住他的手,喃喃道:“汤要清,什么也没有,我办不到,办不到……”

    “他要一碗汤,还要里面什么也没有,卓老板,我听不懂,这人要的汤是必须什么也……难道,他是要做汤的人无欲无求,什么也没有,彻底清明吗?“宁北辰说道:”茧的老板娘也是他杀的?“

    ”一定是,一定是。“卓老板喃喃念道,他头痛欲裂,身子痛得动弹不得:“他不是找汤,是在找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