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726章 一念,琴瑟
    待到了池子中央,宁北辰看着雕像,不由得回头望向苏雪,近看简直是栩栩如生,呸呸呸,这个词用得太不妥当,应该是神似形似,他迅速用池子里的水擦洗着雕像,当污浊一点点地褪去,雕像更加鲜明,低垂的眉眼份外温柔,嘴唇微启,似乎正喃喃细语。

    她身上披着一件披风,披风下摆落进水里,宁北辰看着雕像,千云大声问道:“宁北辰,你到底搞什么鬼?”

    “我想知道她是什么人。”宁北辰绕着雕像一圈,终于看到披风上的刻字,是汉字,琴瑟,难道这个姑娘的名字叫琴瑟,再去查看其它,并没有特别的地方了,宁北辰爬回去,脱掉雨裤,满意地说道:“够了,这样就可以了。”

    “有空把池子里的黑水抽走吧,换上好的活水,这个池子原本是风水池,只要保持池水的活性,一定会给小镇带来新的气象,还有那尊雕像,好好对待她。”宁北辰双手合什:“我们就此别过,这地方,以后,我们再也不会来了。”

    疯子与镇长痴痴地看着他们,目送他们上车,宁北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双手枕在脑后:“琴瑟,你们觉得她是受害者一方,还是施受者一方呢?”

    “仔细回想一下吧,大汗要防巫灵与实力强劲的两方,利用自己的后事成功地让两族水火不相融,又控制了巫师的尸体与一魄,从这件事来看,大汗似乎是控制者,一手导致了现在的结果。”符羽说道:“欧阳浩与千云两家自那以后水火不相容,两方兵力不合而为一,就无法造成威胁,其后,更是延续到了现在,但也遭到了巫师一族的追杀。”

    “以前的局面的确如此,但现在不一样了。”宁北辰说道:“所谓的秘葬之地根本不是秘密,前脚下葬,后脚就有人进去弄走了所有的陪葬物,而且毁了大汗的尸身,装进了琴盒,至于巫师,胃部被摘除,原本服用的尸香魔芋没有发挥作用,尸身还是毁了。”

    “至于那一魄,按照正常情况应该被封存在尸体里,但是它跑出来了。”欧阳浩接上道:“这个是意外吗?”

    “那尊石雕像上面也刻着琴瑟两个字,可见,岩画上的女人也好,那个雕像也好,就是琴瑟,这个女人在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真是个谜啊。”宁北辰掏出墨镜戴上:“不过呢,巫师彻底找不回这一魄了,原本的三魂六魄也只剩下六个,以后不足为患,你们可以安心了。”

    千云与欧阳浩对视一眼,只有彼此能明白这些年的痛苦,巫灵这些年对他们造成的伤害永远无法抹去,但从这一刻开始,压在心上的石头终于能减轻些了。

    “那六魄,究竟落在哪里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相信Y差会尽力去查。”苏雪说道:“欧阳浩,千云,你们必须加油,我也一样。”

    “啊!!”正驾车的欧阳浩突然急速地踩下刹车:“糟了,我们没有把巫灵的尸首带出来,现在回去应该来得及吧。”

    “不用了。”苏雪淡淡地说道:“五代以内方才有效,隔了这么久远,其实一点法子也没有了,说什么用巫灵的骸骨可以让我摆脱困境,全是宁北辰糊弄我的。”

    宁北辰低头笑了,欧阳浩正色道:“真的吗?宁北辰?”

    “是真的,沈大师和我早说得清清楚楚,五代以内才有效,找到以后,他会替我们点X,保管让苏雪转运。”宁北辰扭头看着苏雪:“苏雪,对不起。”

    “你明明知道我会知道得一清二楚。”苏雪说道:“明知故犯,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

    “自求多福。”欧阳浩压着嗓子说道:“大哥保不住你了。”

    宁北辰耸耸肩:“我已经习惯了。”

    家里有一下宋晴已经让人承受不住,现在无外乎再多一个苏雪而已,想到以后的场景,宁北辰不禁笑了,以后的宁家该有多热闹啊,“你先开,两个小时后我再换你。”

    苏雪看着窗外的风景,默默地合上眼,不知为何就昏沉沉地睡去,那片血海依然在脚畔哗哗而响,而在自己正对面,一个模糊的影子正慢慢显现,一身白衣,一袭飘落到后腰的长发,她看着苏雪,个头与苏雪一般高,体形也一模一样,只是,她脸上的冷淡与漠然绝不是自己拥有的,苏雪喃喃道:“你是琴瑟。”

    她看着苏雪,突然伸手抚着苏雪的脸,缓缓地划向她的下巴,两行清泪落下……

    苏雪狠狠地抽了一口冷气,睁开眼,汽车仍在高速路上急速行驶着,苏雪的手指抽动,手腕上的衣灵似乎有些不安,原本固定的图案现在有些扭曲,苏雪坐直了身子,正想要怎么做的时候,衣灵从手腕上飞出来,扑进苏雪的怀里:“呀。”

    “你怎么了?”苏雪话音刚落,便看到手腕上的印记多了一个,在原本衣灵的边上,多了一个古琴的形状,小巧的,但连每根琴弦都看得分明:“这是?”

    千云看着苏雪,从刚才起他就觉得奇怪,苏雪对着空气说话,现在又喃喃自语:“你没事吧?晕车?”

    “欧阳浩,找地方停下来。”苏雪说道:“我好像……不太对劲。”

    服务区里,苏雪的手腕被三个大男人研究来研究去,“刺青??”

    “不像,好像是与皮肤完全融为一体了,一点刺青的痕迹也没有,像衣灵一样被附体了?”

    “也不像,与衣灵的状态不像,衣灵是灵,但她,不像灵,也不是魂魄,倒像是执念,一念成魇,附在我身上,”苏雪说道:“昏迷的时候曾经看到过血海,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如果她是琴瑟的话,倒好说了,她与秘葬地有关,秘葬地被清空,巫师和大汗都被暗算,这事儿和她有脱不了的干系。”宁北辰说道:“希望她不会伤害你。”

    “只是一念的话,我不会受她的影响。”苏雪自信满满地说道:“回去吧。”</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