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721章 血海,琴瑟
    “宁北辰……”苏雪无力地呼唤着,四周却仅有海水回荡,终于,海水扑打而来,淹没了她的脚背,脚下的水是腥红的,四面茫然,天地间好像只有自己,苏雪的心脏剧烈收缩,终于,海水一点点涨上来,从脚背到小腿,再从小腿溢到脖子下面,苏雪想逃,却无法动。

    终于,当鲜红的海水到达脖子处时,苏雪不得不抬起头,拼命地让口鼻离开海水,下巴抬得再高却也没有办法,当海口淹没到口鼻,苏雪被呛得难受不已,猛然一个翻身,头扭到一边,哇,吐了!

    还好宁北辰早有准备,将垃圾筒放在一边,只是苏雪吐出来的东西腥臭酸,而且不是水状,而是呈现粘状,有如粘胶一般,苏雪头晕脑胀,四周一片白茫茫,只能隐约看到一张面孔,还有几个人影在一边,有人正温柔地擦拭她的嘴角,轻轻拍着她的背:“没事了。”

    “宁北辰。”苏雪依然头重脚轻,终于重新躺回去,嘴里喃喃念道:“海水,血海。”

    “血海?”宁北辰刚刚听得清楚了一些,苏雪便紧紧地合上眼,重新恢复了人事不省的样子,欧阳浩说道:“医生说苏雪高烧,现在正处于关键时刻,希望打点滴可以让她好起来。”

    苏雪的手腕上C着针头,正连着一边的退烧药水,Y体正缓缓而下,一滴接着一滴,欧阳浩叹道:“我去看看千云的情况,你继续守在这里。”

    另一间病房里,千云正闭目休息,一条腿包扎得严严实实,同样挂着消炎药水,见欧阳浩进来,马上强撑着身子坐起来:“苏雪怎么样了?”

    “继续高烧,暂时没有好转,医生说如果持续这样下去,就必须转到更大的医院去。”欧阳浩叹息一声:“苏雪的情况恐怕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

    “这次的情况大大超过我们的预料,太多不解之谜了,”千云说道。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你和苏雪尽快恢复,我们再回小镇一趟。”欧阳浩说道:“我和宁北辰想过了,事情的关键可能还在小镇,我们必须再回去一次,弄个清清楚楚。”

    “我的腿伤,医生似乎很奇怪,据他说不是任何刀具可以办到的,我们只说在野外踩到了陷阱。”千云欲言又止:“他似乎并不觉得是陷阱造成的,不过这里的人心大,并没有报警,不然咱们要多些麻烦,这里发生的事情,你有告诉他们吗?”

    “我们自己还没有弄清楚,又怎么告诉他们?”欧阳浩苦笑道:“你好好休息。”

    “谢谢,欧阳浩。”千云说道:“没想到成为你的负担。”

    “怎么会,是我谢你才对,要不是你出手相救,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才对。”欧阳浩示意千云重新躺下去,替他拉好被子才走出去,此时,宁北辰一直陪在苏雪身边,紧紧握着苏雪的手,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一直闪烁在脑海里。

    “琴瑟……”苏雪的呓语让宁北辰俯身过去:“苏雪,你说什么?”

    “琴瑟。”苏雪这次的吐字更加清晰了,宁北辰却打了个哆嗦,苏雪昏迷以后,欧阳浩才找到琴盒,才在里面找到了大汗的骸骨,琴瑟也是从中而来,但苏雪如何知道琴瑟两个字?

    “苏雪。”宁北辰不知道此时昏迷的苏雪在经历什么,唯有握住她的手给予支持,苏雪的头来回摇摆,十分痛苦,再试她的额头,滚烫如火!

    心急可焚的宁北辰暗自惊心,只有握住她的虎口位置,嘴中念着静心神咒,此时让苏雪遍体发烫的恐怕不是高烧,而是其它原因,这些药水根本没有帮助,静心神咒响彻在整间病室,苏雪的呢喃终于停止了,她默默地将头扎进枕头里,莫名地出了一身冷汗。

    待这身冷汗过去,苏雪的掌心也不再那么火烫,宁北辰欣慰地看着苏雪,苏雪总是将自己的头埋入枕头里,似乎不愿意让自己的脸对着外面。

    巫灵的一魄吸了苏雪的血后也化为乌有,倒是验证了巫灵惧怕六星命格之人的传言,但自从那些血浸到苏雪身上后,苏雪也变得异常,宁北辰百思不得其解,苏雪突然睁开眼睛,眼睛直楞楞地看着天花板:“退潮了。”

    “你说什么?”宁北辰哭笑不得,这里哪来的海水?

    “退潮了。”苏雪始终直楞楞地看着天花板,嘴唇轻轻蠕动,宁北辰扳着她的脸,让她正视着自己的眼睛:“苏雪,是我,宁北辰。”

    苏雪的眸子呆板得像一块木头,眼神没有任何波动,毫无以前灵动的气质,宁北辰的心往下沉:“苏雪?”

    终于,她的眼珠子活泛了一些,似乎刚刚认出眼前的人,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她皱着眉头,似乎在苦苦思索,宁北辰不得不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苏雪,我是宁北辰。”

    “宁北辰。”苏雪的眼珠子再次灵动了一些,宁北辰心中一喜,知道她现在正慢慢恢复,苏雪猛地坐起来,手背上的针被带出来,血珠子涌出来,宁北辰也不管了,现在的苏雪根本不需要药水,苏雪看着病房:“我现在在哪里?”

    “距离我们出来的地方有百公里。”宁北辰无奈地说道:“小镇上根本没有像样的医院,你高烧不止,千云出血不止,我们必须找到像样的医院。”

    “百公里外……”苏雪无奈道:“那……”

    宁北辰将手指放在唇边,令其噤声,外面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等那阵纷乱的脚步声过去后,宁北辰才说道:“这家医院的病人其实很少。”

    “为什么?”苏雪马上反应过来,自己能够独享一间病房就可见了,可见这里的病房过多,“但这里的隔音效果也不怎么好吧?”

    宁北辰笑而不语,问道:“苏雪,你刚才做梦了?你刚才在梦里说琴瑟?”

    “琴瑟?”苏雪反问道:“我有说这个吗?”</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