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609章 替名,源头
    江泽安说不下去了,一拳打在地上:“我报了二哥的名字,为了让她相信,还把大哥的企业邮箱给她了,之后,我就换了酒店,再后来,我们一行人去各个景点玩了一遍后就回国,我早就忘记这件事了,要不是刚才这位女士提起南洋,我,我根本记不起来。”

    “我问你,你记得那个女孩的名字吗?”婉拉急声问道。

    “不记得了,南洋女生的名字大多差不多,我和她只在一起两个晚上……”江泽安苦着脸说道:“反正只是艳遇一场,我没用多少心记住。”

    婉拉说道:“我想,我知道是谁了,现在百分百确定是他,始作俑者就是你。”

    “真的是我台下?”江泽安说道:“是我害了二哥,所以二哥才是中降最严重的人,什么阴阳降头草应该下在我身上?既然如此,为什么李副总也会中招?”

    “因为张泰和他意见不一吧,李副总怎么也是张泰最爱之人的孩子,报复张泰,所以害死张泰后把黑手伸向了李副总。”宁北辰说道:“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当务之急是怎么找到他辨清真相,劝他放下仇怨,挽救江泽涛先生的性命。”

    婉拉叹息一声,此时,有人敲门,屋里的人本就绷紧了神经,敲门声就像扯动他们心弦的箭,还是江泽涛冷静,率先过去打开门,原来是董事长助理,他奉上一封快递:“刚才有人送过来的,点名要送给您。”

    “给我的?”江泽涛似有所悟,正要接上,婉拉一个箭步上前,率先一步抢走了快递:“你别碰,交给我。”

    助理一脸愕然,江泽涛说道:“她是董事长的朋友,你先忙自己的事情吧。”

    关上门,婉拉拿着快件翻转,对沈大林说道:“找几张白纸过来。”

    何需沈大林动手,宁北辰已经翻出好几张白纸铺在地上,婉拉小心翼翼地扯开快件的开口,一些粉沫从快件里头落下,纷纷扬扬地落在白纸上……

    “这是……”江泽涛用力地咽下一口口水,抹去额头冒出的冷汗:“他还是要置我于死地。“

    “他认定你是对头,一定不会放弃的,说也奇怪,阴阳降头草到现在也没有发生作用。”婉拉说道:“他估计是着急了,原本想用最残忍的方法致你于死地,现在,他的计划有变,这种是降毒的药末,一旦触到你的皮肤,就会加速阴阳降头草的作用,早日发作。”

    “多谢。”江泽涛真挚地说道:“多谢您,要不是您帮忙,恐怕……”

    “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你的危机并没有完全解除。”婉拉说道:“奇怪,他可能并不知道我已经涉入,看来,他对李副总的生死并没有那么在意,这里面还有东西。”

    抽开快件,里头还有一封信,上面写着约见的时间与地址,宁北辰特别能体会此人的想法:“送来降毒粉末是为了加速阴阳降头草的发作时间,约定时间是为了亲眼看着江泽涛先生痛苦而死,这种复仇的快感才是他想要的。”

    “这东西这么危险,媳妇,还不快把它处理掉?”沈大林焦急道。

    “放心吧,这东西遇水即溶,只有中了阴阳降头草的人碰上它,才会渗入皮肤。”婉拉正色道:“于普通人无害,我先去处理。”

    婉拉拿着白纸进了卫生间,没一会儿便传来马桶冲水的声音,江泽安一直跪在地上,此时更是抬不起头来,江老先生无力地坐下:“想不到,到头来是一场风流债。”

    “二哥,对不起。”江泽安泪如雨下:“我没想到南洋这个地方这么邪气,我也没想到她还会揪着我不放,我和她只是一场露水情缘,我甚至连她的名字也记不起来。”

    “你仔细想想,她的名字是什么。”江泽涛此刻居然还是沉静无比,宁北辰暗自佩服他的心理素质,“如果我过去赴约,还是说不出她的名字,恐怕……”

    “我真的不记得了,二哥。”江泽安说道:“我只记得她的名字意义是水,她曾经说过,父母给她取名水,代表柔情似水。”

    “娜姆。”婉拉说道:“在南洋话中,娜姆代表水的意思。”

    “娜姆。”江泽涛说道:“我知道了,晚上的约我会去,给这些事情做一个了结。”

    “泽涛,你不应该承受这些。”李副总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如果去,我和你一起。”

    “不用了,你陪在老爸身边,子女出事,最难过的莫过于父亲,”江泽涛说道:“我想,婉拉女士会和我一起去的,有她在,我便安心了。”

    沈大林嘀咕道:“你是安心了,我可不安心啊。”

    “我们也会一起过去。”宁北辰说道:“我和苏雪并不用担心中降毒的事儿,我们的好奇心也快按捺不住,想亲眼看看这位降师的真面目。”

    所有人突然静默无言,江泽安愧疚得直掉泪,江泽宇则因为干的好事败露,此时沮丧地低着头,宁北辰看看信上约定的时间和地点,低头看表:“还有十一个小时四十分钟。”

    “从这里到约定的地方有多远?”婉拉问道。

    “四十分钟车程。”江泽涛说道:“在堵车的情况下。”

    “那好,十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准备时在楼下汇合,我想,你们需要处理家务事,我们这些外人就先离开吧。”婉拉一个示意,所有人便往外撤,招呼不打一声,关上了门。

    办公室里剩下父子四人,气氛一时有些沉重,江泽安还跪在地上,头深深地埋下去,江泽涛强挤出一丝笑意:“现在不是挺好嘛,大家坦诚布公,真相一清二楚,见得光的,见不得光的全部出来了,泽安,起来吧,二哥不怪你,你也没料到有现在的后果。”

    李副总颓然地坐下,江泽宁哑然问道:“你几时知道他是爸的孩子的?”

    “大哥,你很精明,所以第一时间察觉到爸对李副总的态度不一样,同样地,我也不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