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597章 红漆,指甲灰
    江老先生扫视着三人的脸,掏出支票,签名,写上金额,十分痛快,奉上支票的同时按下桌上的按钮:“让泽宁上来见我。”

    江泽宁,江氏的长子,宁北辰也是首次见到,当他推门进来的时候,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丝乱发也没有,皮鞋更是亮得发光,不见灰尘,倒是相貌堂堂,见到办公室里三位陌生人,他有一瞬间的静止,但马上快步走向父亲:“董事长,您找我?”

    董事长?在外人面前绝对公事公办的节奏啊,江泽宁在江老先生的示意下坐下,疑惑道:‘这三位是?”

    “宁北辰,沈大林,苏雪。”宁北辰替三人口气报出名讳,笑着说道:“你好,江先生。”

    江泽宁并没有伸手握手的意思,默默地散发自己盛气凌人的气势,江老先生说道:“我现在需要你做一件事情,找到当初欧尚花园商铺上梁时的所有在现场的人,尤其是106号商铺,不管用什么法子都得找到!”

    “欧尚?爸,这是老项目了。”江泽宁皱着眉头说道。

    “总之,这件事情先安排下去,然后,我想问你,当初的掌墨师父你还记得吗?”江老先生的手敲打着桌面,江泽宁的脸在瞬间变了颜色:“掌墨师父……爸,时间过去太久,我不太记得了,毕竟这几年做了不少项目……”

    “你心虚什么?”江老先生厉声道:“你到底心虚什么?”

    江泽宁的额头沁出汗水,与刚才进来时的从容形成鲜明对比:“爸,我……”

    “点横梁,画龙,无睛,掌墨师父惨死,这些,你都不知道吗?”江老先生愤怒地一掌拍在桌上:“难怪你要求把所有商铺都归在自己的项目里,图的不就是好处?别以为我年纪大了不记得了,掌墨师是你亲自请来的,你现在说你不记得?”

    “爸!”江泽宁扑通跪下:“爸,我现在想起来了,掌墨师父是我请的,上梁当天我也在场,可是我真不知道什么画梁,什么点晴,爸,您知道的,我对这些一窃不通,而且,您现在莫名地追问,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爸!”

    沈大林突然一跃来到江泽宁身边,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掀开江泽宁的袖子,当瞅到右臂上一条细细的黑线,恍然大悟:“你在横梁上滴了自己的血?”

    那条黑线曲曲折折,沿着血脉往上延伸,苏雪腾地站起来:“反噬效果出现了。”

    “你还想说什么?你故意陷害掌墨师父以利自己,掌墨师现在死了,你呢?你要遭到报应了,”江老先生捂着胸口,表情痛苦:“泽宁啊泽宁,你为了自己,真是无所不用其及啊!”

    “一旦开始反噬,必须尽快解决龙无睛的问题,否则,贵公子的性命难保。”宁北辰淡淡地说道:“江先生,你还是将当时的情形一一道来吧。”

    问题超乎意外地简单,反让宁北辰有些失望,没道理啊,说是长子,就是长子,一点悬念也没有,他有点淡淡地失望,此时,江泽宁已经被他们的说话惹得心烦意乱,说道:“爸,当初请来掌墨师后,我认识了一个风水先生,他和我讲了一些关于掌墨的秘事,其中就有一条——如何利用上梁旺自己的气势,如果让师父上不了横梁……”

    “歪门邪道!”江老先生听到这里气愤得直摇头:“你居然相信这些邪门歪道?!”

    “虽然是歪门邪道,但在民间也有些说法,如果一时糊涂也是可能的。”沈大林突然瞅了宁北辰一眼,眼神颇有深意,宁北辰不由自主地放下原本交叉的右腿,难道?!

    “你继续说!”江老先生余怒未消,气恼道:“说说你还干了些什么好事。”

    “那位师父说,如果让掌墨师上不了横梁摔下来的话就会有利于主人家的气势,当时欧尚的项目在我名下,自然会利我了,但师父也说了,这样做只是短期利势,长期无效。”江泽宁老老实实地说道:“所以,我问他有没有更好的法子,他给我出了一招。”

    “那便是用我的血去点龙的双睛,按理横梁上在青龙位,用红漆点上双漆,风水师父让我把血混在红漆里,这样一来,我的血就是龙的双睛,然后……”江泽宁欲言又止,看到发怒的父亲,咬牙道:“想法子取到掌墨师父的手指甲烧成灰也加进去。”

    沈大林的脸马上垮下去了,回头道:“这个听上去不在风水范围之内,倒像降头。”

    宁北辰和苏雪对视一眼,江泽宁吓了一跳:“什么降头,我只在电影里看过,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用意,爸,我发誓,只想着利用土法子旺旺自己的运势,让项目顺利进行并要获得良好的收益,其余的,我什么也没有想过,爸,救救我,这阵子,这根线莫名出现,一天比一天严重,我……我不想死。”

    江老先生的脑子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宁北辰摆摆手:“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江先生,你最终是把自己的血和掌墨师父的手指甲灰倒进了红漆里,在上梁的当天发生了什么事?”

    “上梁的当天,掌墨师父先上梯子,亲自给横梁刷红漆,按照那位师父说的,必须得让师父摔下来才可以,所以,我事前在梯子上做了手脚,他踩上去两阶以后,就摔下来,”江泽宁说道:“之后就是正常地上红漆,我看着搀了我的血和他的指甲灰的漆刷上去,其实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但就这样结束了。”

    “之后,欧尚大卖,商铺大火,我心里并不觉得是上漆给我带来的利好,一直半信半疑,然后,我得到了掌墨师暴亡的消息,据说半夜突然七窍流血而亡。”江泽宁说道:“我这才觉得心慌,不久前,这条线在我手臂上出现,去医院检查也没有任何说法,爸,这阵子我心里怕极了,就算您今天不来问我,我也会忍不住向你告白实情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