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 > 我的老婆是猎鬼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506章 鬼马灯,错漏
    戏子鬼说到这里便顿住了,苏杨问道:“怎么,到这里又断片了?你再往后想想就能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唉哟畏,我的老友啊,就差这么丁点。”

    “不行,实在想不起来了,但我进了服装间,与你们发现我附在戏服上倒是相符的。”戏子鬼无奈地摇头:“在下尽力了。”

    “正常,苏老板,人死之前的记忆极容易丢失,就像您说的断片一样。”宁北辰说道:“但能记起最后的时间在戏院,已经是重大突破。”

    “若是不能知道真相,我是不会离开的!”戏子鬼的声音铿锵有力,头顶喷出青气,苏雪早有防备,一道阳符亮出,他顿时消停了一些,低头道:“对不住。”

    “相比其他怨鬼,你能收敛自己不伤害人,已经难能可贵。”宁北辰说道:“现在知道戏院,知道你的名号,南城还有些长寿者,打听一下可能有线索,至于戏院,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已经彻底拆除,一再改建以后终于被拆,在原来的地基上建了现在的少年宫。”

    “戏院没有了……”戏子鬼一脸怅然:“那当初的那些人呢?”

    “照片里的人,年纪长些的恐怕早逝去了,第一排的小师弟师妹可能还有在世的。”宁北辰指着照片里的女孩子说道:“她是谁?”

    “和我一样,被班主收为养女的妹妹。”戏子鬼说道:“宁先生看面相奇准,您说的没错,我是被收养的,班上也是我的养父,她叫兰欣,在我之后被收养,是妹妹。”树如網址:.关看嘴心章节

    “班主夫妇没有自己的孩子?”苏雪问道。

    “没有,他们的亲生儿子生病去世,后来一直没要上孩子,怕是绝育了,收养我的时候,我当年已经十一岁,半大不小,也是入了班主的门后开始学唱戏,开始得较晚,但义父说我有天赋,后来果然一鸣惊人,兰欣比我晚两年进来,进来的时候还小,可以说,我是看着她长大的,我们的感情颇深,不知情的都以为是兄妹俩。”

    “那这个男人呢?”宁北辰指着最后一排的男人问道。

    “陆师兄,师父收的第一个徒弟,我出师的时候他已经不唱了,听说是生了一场大病,声音发生变化,没法唱,在戏班负责与各家戏院经理联络,也管理戏班的账务。”戏子鬼说道:“他……我总觉得陆师兄不太喜欢小妹,看她的眼光总是怪怪的。”

    “难道不是喜欢吗?”苏雪有些愕然,照片里,小妹看着戏子鬼,而陆师兄死盯着小妹,三角关系分明一眼即明。

    “不,我并不这么认为,小妹自己也不止一次和我说过,陆师兄看他的眼光让她觉得不舒服,甚至让我去问问她哪里得罪了他,我自然也去调和过,但陆师兄只是说看不过小妹练功不认真,总想找机会训斥她,可是她到底是班主的养女,不好说,还反过来让我去劝小妹,收收玩心,好好地为班子将来的前途着想,能够早日登台。”

    “小妹还不能登台?”

    “说来也有些惭愧,义父将小妹交给我教导,可惜她在唱功上少了几分天赋,学习十分费劲,离登台的水平还差甚远,这也是我嗓子哑掉后戏班子难以为继的原因之一。”

    “可惜,看着长得娇俏玲珑,扮相应该很不错,如果嗓子上去了,说不定可以替戏班子分忧,”苏雪惋惜道:“你死前的事情全部忘记了,但是,任何人死前都会经历一般走马灯。”

    “那是什么?”戏子鬼的声音依然温柔,惹得苏雪的小心脏扑通扑通……

    宁北辰知道自己不能和一个死人吃醋,对方连命都没有了,可是,看着苏雪一幅花痴的样子,心里仍然不爽,插嘴道:“走马灯就是人活在世上的所有场景一一浮现,效果就像走马观灯一样,所以,人在死前也是最容易清明的,为何有些犯下过错的人在死前幡然醒悟,也与走马灯有脱不了的干系,至于一直执着者,那就真的罪孽深重了。”

    “所以,我死之前也应该看过自己的一生,所有细节都在里面才对,可惜自己却记不住。”戏子鬼说道:“你们帮我,我却没有回报的东西……”

    “我们帮你不是帮你而已,只是不想看到苏家人困扰。”宁北辰说道:“谁让苏雪到底挂了一个苏姓,苏家对她有养育之恩,救命之恩?”

    苏雪一时心虚,苏杨现在虽然知道自己是被苏长安抱回去的,但却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因为自己而死,爷爷为了自己强行续了六个时辰的命数,自己对苏家来说是厄运的开始,宁北辰提到此事,便让苏雪的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长安哥不会随便让人姓苏的,都有他的考量,”苏杨说道:“苏雪,宁北辰,你们能这样为我考虑,太感谢了,以后我也不再客气,从现在起对你们直呼其名,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您是长辈,我们晚辈替长辈分忧也是应该的。”宁北辰说道:“我们现在要帮南先生洗脱怨气,首要的还是找到杀他的凶手,一偿真相,现在看来,嫌疑人应该藏在戏班子和戏院当中,从人物关系来看,似乎没有太明显的对象。”

    “我想不到戏班子里谁会要我的命,如果他们嫌我拉后腿,我大可以离开,我的性子他们是知道的,至于戏院,当初我们班子在南城突然崛起,的确让其他的同行不悦,但当时我们已经落魄,我的嗓子再也登不了台,班子也陷入危机,他们为什么要杀我?”

    南先生摇头道:“我那天进戏院,他们看到我均是一脸不屑,想必当时的我已经不值得劳烦他们动手了。”

    “南先生思虑清明,是个明白人,我也觉得其他的戏班子不用费这个事杀你,但是不能排徐他们毒嗓你嗓子的嫌疑,毕竟你哑了,他们就少一个竞争对手,戏院一天只能排固定的场次,竞争对手越多,上台的机会越少,不是吗?”宁北辰问道。好搜搜篮色书吧,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