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千金重生之圣手魔医最新章节 > 千金重生之圣手魔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五章 骆名扬,请客
    骆名扬以为,这辈子可能就这么完了,却没想到,随着自己的直觉走,竟然真的找到了治愈自己病情的曙光,看着颜箹的目光,染上了一丝炙热。

    “好。”喉咙有些发干,这个时候,骆名扬也不知道要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内心,唯有一个好字回答。

    没一会儿,外面响起了脚步声,紧随着就是老大爷端了一盆清水还准备了赶紧的白毛巾,随后就是银针等物,反正颜箹说到的没说到的,老大爷都给准备齐了,他虽然不懂医,但这些年一直都在这里做工,看久了,当然很多东西都知道了,所以准备这些东西,根本不需要别人操心,他一个人就能轻松搞定。

    “那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你直接叫我。”老大爷说完就迅速离开了房间。

    颜箹转头,看了一眼骆名扬,“你躺下,把上衣脱了。”

    听到这话,骆名扬麻利的躺上了床,只是对于颜箹很顺溜说出让他脱上衣的事情,他就有些尴尬了,虽然眼前的女孩子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可就是这个年龄,他才越发尴尬,他还没有结婚,算是单身,而女孩儿虽然看着年纪小,但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和眼神,这一切都能够让人忽略了她的年纪,甚至把她当作同龄人来看待。

    准备好了一切,手捏着一根银针,看着骆名扬躺在床上皱眉纠结的模样,忍不住冷声道:“我都没有说什么,你在纠结什么?”

    “……”这一刻,骆名扬有种想要一头撞死的冲动,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在一个女孩子面前这样羞羞答答,如果让他以前的朋友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笑话他。

    很快骆名扬也丢掉了扭捏,迅速脱掉了上衣。

    以前的好身材,八块腹肌什么的都不见了,此刻身材干瘦,一些地方甚至凹凸不平,看起来有些骇人,蜡黄的皮肤,更给他整个人增添了些许苍凉感。

    “从今天开始,你都留在j市,有任何问题就联系我,一会儿我会给你一个联系方式。”想着自己这个手机号码。看来应该换一部手机正常使用了,这个号码只能用于这些病人们了。

    “我都知道了,一切我都会安排好的。”看着颜箹的眼睛,很自然的骆名扬就点了点头。

    这一次的针灸时间有些长,因为是第一次,而骆名扬的身体已经是晚期,必须要强制性的扭转他身体的机能,所以这一次的针灸,更多是对他身体的辅助。

    差不多一个小时,颜箹有些晕眩,使劲儿晃了晃头,紧紧闭了一次眼睛,再次睁开,才算是精神了很多。

    若是换成以前,她肯定已经昏死过去了,可现在身体改善了,心脏的问题也不药而愈了,如今,算是健康身体了,只是因为刚才全神贯注,加之针灸的时候都引动了内力,才会这么疲倦。

    骆名扬感觉刚才他做了一个美好而长久的梦,梦中,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压抑了一个多月来的心情,得到了最大的放松和愉快,感受着从来没感觉到过的这个世界的美好。

    当他再度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旁边椅子上做着,显得有些疲倦的颜箹,很快,他就回过神来,迅速从床上起身走到了颜箹身边。

    “感觉如何?”看着骆名扬,颜箹问道。

    这不提醒还好,一提醒,骆名扬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并非是颜箹的医术不好,反之,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刚才在梦里的感觉,竟然是真真实实的,那个时候应该是在接受针灸,所以整个人昏昏沉沉,以为自己那样的状态肯定是美梦一场,可谁曾想,竟然是真的,一次针灸,竟然就让他将这一个多月来的沉重包袱甩掉了,从未有过的轻松,仿佛回到了他没有查出病情前的状态。

    “今天只是减轻了你身体的压力负担,我给你开张药方,一会儿你自己去仁和堂前面抓药,不许告诉任何有关于我的事情,有事儿你联系我,下一次针灸暂定一周后。”简洁干练将自己的话交代完成后,直接离开了房间。

    站在屋子里,骆名扬脸上露出了久为有过的笑容,以前他不知道身体健康的重要,可自从这个病来了之后,他才知道,一个人不管你拥有多少东西,最需要拥有的就是健康,没有了健康,任何东西都不值价了。

    如果说前一刻她还是对颜箹的医术保持观望态度,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的话,那么此刻,他的内心极度活跃。

    而这个时候,他的手机也适时响了起来,拿起手机,看着来电显示,若是在此之前,他可能会纠结,会痛苦的把手机拿开,根本不会接听,可是此刻,看着来电,他纠结再三,终于接了起来。

    “骆名扬,你最好能够有足够的理由说服我你竟然放我鸽子,并且冷落了我一个多月不接我电话,否则,我一定要你好看。”电话那头,凶巴巴的女音夹杂着气急败坏,想着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她与多难熬吗,打他电话不接,去他家里找人也没有踪迹,询问不到任何他的情况,他就这么莫名的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任凭她怎么找都没有消息,可想而知,此刻打通了电话,那头的女人有多么的悲喜交加。

    听到这个声音,更多的,骆名扬则是感叹。

    他们相爱十二年,至今他三十岁,女人二十八岁,他们是高中同学,他高三,她高一,属于一见倾心再见钟情的类型,高中学业重,两人就约定好了步入大学就开始他们的恋爱里程,他们做到了,相知相爱十二年,可却在谈婚论嫁即将要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得了这样的病,生命最多不过半年,如何可能陪着心爱的女人走完一生,短暂的婚姻和爱情就算给了,结果也只会给妻子留下后半辈子的痛苦回忆,所以他退缩了,选择了逃避。

    此刻,听着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仿佛眼前都出现了那个鲜活的女子,永远的阳光气息,永远的活泼快活,从来没有过低沉,跟她在一起,仿佛他身上所有的不开心和阴郁都会被驱散。

    女人发泄完了,听着电话这头久久的沉默,心里有些发虚,正是因为太爱,所以她的情绪才会这么激动,可此刻,她有些怕了,怕骆名扬直接挂了她电话,然后一个多月好不容易才打通的电话就终止了。

    “对不起……我只是……”女人如软的口气,带着一丝害怕。

    听到这话,再不说话,骆名扬都得羞愧了,“对不起景儿,我只是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什么,你只是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就把我一个人丢在tw,你太过分了。”风景很生气,好不容易才等到了嫁给心爱男人的一天,他却因为他口中很要紧的事情而离奇消失这么久,好不容易打通电话,等来的却是这样的解释。

    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是不能跟她解释清楚了,可自己的病摆在这里,他不能提早给她解释了,虽然现在她轻松了很多,足够证明了颜箹的医术高明,可还没有治愈,不到最后一步,他不敢冒险告诉风景,如果然让她知道了自己的病情,而最后有没有能治愈,他死了不要紧,他担心的是风景会承受不住跟着他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她这么年轻这么优秀,多少的男人为了她而折腰,她还有美好灿烂的人生,不能让他给毁了。

    “景儿,对不起,我对你是真心的,如果你愿意,请你等我一年,一年之后的今天,如果我回了tw,就娶你,如果我没回来,请你重新面对新的生活,彻底忘了我吧。”他知道这样的自己很自私,可为了她,为了他们的幸福,他宁愿自私一回。

    这低沉的声音和话语,顿时让电话那头的风景颤了心,似乎两者之间有着心灵感应似的,风景感觉心口冷得很,背脊也冷得很,浑身不自觉的轻颤着,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为什么要说这个,等你一年,至少你得给我一个理由,否则,我明天就嫁人。”

    “景儿”声音暗哑,夹带着浓浓痛苦,他怕了,可他也不能说啊,风景是他这辈子最想要有用的女人,除了她,任何女人都是将就,而他不愿将就,如果风景嫁了人,就算他治愈了,结果也没两样。

    “给我一个理由。”风景仍旧坚持,莫名其妙让她再等一年,一个女人最重要最韶华的时光都给了这个男人,女人有多少个二十九多少个三十年,他们都不小了,再等上一年,还是一个没有任何结果的一年,性子刚烈的风景如何可能答应。

    “对不起”说完这话,他仿佛听到了心爱女人心碎的声音,那边长久的沉默让他心慌,但他还是迅速道:“我们都给彼此此生最后一个机会,请你等我一年,没有你,任何女人对我来说都是将就,而我不愿将就,一年之后的今年我如果回tw,必定将你风光娶回家,疼宠一辈子。”

    “我不会等你的。”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女人也是个倔强的主儿,低吼一声后,不给骆名扬继续解释的机会,砰的一声直接挂了电话。

    微微勾唇,正是因为得到了这个回答,他才会笑,他了解风景,他们已经相识相爱十二年了,如何可能不了解,她越是发脾气,冷静下来之后,肯定会听自己的话,等他一年。

    颜箹这边,出了仁和堂,时间已经五点了,晚上吃饭的地点她也没有定下,说实话,虽然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可却对j市的很多东西都陌生得很,如j市味道和环境比较好的酒店餐厅,她都一无所知。

    犹豫良久,还是给云初晴打了个电话过去。

    以前云初晴就留了电话给她的,可她从来没有主动打过。

    当云初晴接到电话,听到那头报出的名字后,也是愣了好久,幸好是放学时间,否则她得失态了。

    坐上车,云初晴听明了颜箹的意思,笑容灿烂,“去云中大酒店吧,环境很好,而且菜品味道也好。”

    “云中?”听着有些许熟悉。

    听着颜箹的口气,云初晴差点儿没被一口气给噎昏过去,“我能说什么呢,咱们j市数一数二的大酒店,你竟然都不知道。”

    “我不在外面吃。”颜箹说得很平静,陈述着一个事实。

    接电话的云初晴耸了耸肩,好吧,她服了她了。

    挂断电话后,云初晴直接对开车的林静德道:“林叔,我们去云中吧,把吃饭的地点改一下,我给我爸妈打电话。”是的,今天也是云家一家三口的团聚之日,云初晴还有一个哥哥,可早些年就送到国外读书了,一年到头回来也就一次两次,所以,这家庭聚餐一般都是一家三口。

    “好。”知道是刚才云初晴接了一个电话才改的吃饭地点,林静德也不是一个喜欢好奇的人,小姐说怎么做,一般不违背原则的事情,他都会不会阻止,直接掉头朝着云中大酒店开去。

    颜箹没有让云初晴给她定位置,而是自己打车去了云中大酒店,仁和堂离云中大酒店不过十多分钟的路程,到了酒店,也才五点一刻,来到前厅,马上就有了服务员迎上来,来到她面前两三米远的位置就停住脚步,微笑着躬身随后抬头询问:“请问小姐是用餐吗?”她来的是就餐楼,自然不会是住宿。

    看着服务生那恰到好处的礼貌问候,颜箹眼里露出笑意,这样的礼仪要求,足够说明云中大酒店背后的老板不同,“还有包厢吗?”毕竟是请人吃饭,坐大厅显得不礼貌。

    “对不起,包厢已经全满了。”服务生也没想到,看起来衣着普通的女孩儿来这里用餐不坐大厅竟然要包厢,坐大厅消费都算高了,竟然还要包厢。

    “颜箹”听到服务生的回答,颜箹眉头微蹙,刚要说什么,就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

    “初晴,你怎么来了?”想着刚才给她打了电话,怎么这么快她也来了。

    “别误会,我没有专门过来,今年周末,我还有我爸妈晚上在这里吃饭。”说着,云初晴眼里露出了浓浓笑意,这也是她一周里最开心的事情,他们一家三口一周聚一次,但很多时候,都会让父母的行程给打乱,平均下来,可能一个月能吃到一次饭。

    “原来如此。”跟云初晴也认识几年了,所以也隐约知道他们家的情况。

    “颜箹,你在问什么?”云初晴看着服务生,随后将视线落在颜箹身上问道。

    “我想要一个包厢,可已经没有了。”看来只能换一家了。

    “你等等啊。”说着云初晴迅速打了一个电话出去,没一会儿挂断电话,对着接待颜箹的服务生道:“把莫总的包厢腾出来,今天他也不会过来吃饭,给我朋友用。”说着递给了服务生一张金色的卡片。

    看着眼前明晃晃标号为1的金卡,服务生只感觉心口一颤,她还是第一次接待到这样高大上的客人,标注为1的卡,她们店里谁都知道在谁手里,可如今在这个年轻的女孩儿手里,看起来也是气质不凡,稍微想想,傻子也知道这人身份了。

    云中大酒店金卡是限量发行的,每张卡的编号都是限定了人员的,而这个1,是大老板亲自下发出去的,自然是他们酒店的一号贵宾。

    颤颤巍巍的点了点头,迅速转身安排去了。

    “谢谢。”如果是以前的颜箹,肯定不会接受云初晴的帮助,可如今,朋友之间,这样的帮忙也不为过,所以,她坦然接受了。

    听到这话,无疑云初晴是最开心的,一把上前搂住了颜箹的脖子,笑容灿烂,语调轻快的道:“就是嘛,咱们是朋友,这点忙都不帮,我都不好意思。”

    林静德在后面站着,看着此刻欢快的女孩儿,眼里露出慈爱的笑,从小到大,云初晴都是自闭的,大家族里的孩子,能有几个真心朋友,如今交到了颜箹这个朋友,林静德是打心底替云初晴高兴,在他心底,云初晴就如同自己亲生女儿一般的存在,她开心,他自然高兴。

    “小姐,都已经安排好了,请问是现在带你们去包厢吗?”以为他们是一起的,服务生恭敬的朝着云初晴询问。

    “我们是不同包厢,你要问我朋友。”伸手拉住颜箹的手,云初晴有些不满的说道,她不喜欢别人忽视她的朋友。

    这一点颜箹倒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刚才是她拿了金卡出来才给她弄来了一个包厢。

    “你赶快去包厢吧,我也去我包厢了。”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颜箹出声说道。

    撅着嘴,很不满意这么快颜箹就让她走了,除了在学校,她们私底下真的很少相处,最近颜箹变了很多,她更喜欢颜箹了,现在都恨不能拖她去他们的包厢吃饭。

    “晚上我要招待一个重要客人,下次再请你吃饭。”知道她不是因为这一顿饭,但话得说,否则这丫头得多黏人。

    撇了撇嘴,颜箹都这样说了,她难不成还要继续赖皮在这里,依依不舍的看了她好多眼后,才走上了楼。

    站在颜箹身旁的服务生有些忐忑的看着她,脑子里不停回放刚才接待颜箹的时候细节上有没有哪里做得不好,这个女孩儿,穿的普普通通,却没想到竟然让1号金卡的客人这般重视对待,生怕给其留下不好印象到时候被投诉工作不保。

    带颜箹到了包厢,服务生还一直没走,一直在旁边为颜箹服务,一会儿倒水一会儿整理桌面上摆放的餐具。

    “请把菜单给我。”颜箹坐在旁边沙发上,看着忙碌的服务生,也不能直接叫她出去,这种人的心态最脆弱,她的任何话都会引发她的胡思乱想。

    服务生也愣住了,她以为这些人过来都应该是直接安排规格,却没想到这女孩儿要点菜。

    可有钱人的心思,哪里是她们这些小人物猜想的,所以迅速将菜单拿到了颜箹面前。

    看了一眼菜单,颜箹就迅速点了菜。

    服务生听着,手握着笔和点菜单,却半天都没有下笔,脑子有些当机,这么快就浏览完了菜单,而且她点菜的速度和恰到好处的安排,无一不说明了她对这方面的擅长。

    其实也不是颜箹擅长,只是前世脑袋瓜子太聪明,什么东西都一学就会,一钻就懂,凌家的饭局很多,她参加次数不多,但每次参加的规格都极高,所以安排这么一桌菜,还是不在话下的。

    “你去忙,菜品麻烦快点安排厨房准备。”刚才她就已经给弟弟去了电话说了位置,颜谨也表示她们马上出发了,钢琴学校过来,可能四十分钟的样子,菜品准备到上菜,时间应该差不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