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千金重生之圣手魔医最新章节 > 千金重生之圣手魔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章 郁家糟心事儿
    第七十九章

    在郁可安的指引下,颜箹开车前往郁可安的家。

    郁家老宅在玉华山上,都是盘山路,盘山路不好走,郁可安是有些担心的,可当看着颜箹熟门熟路的驾驶着车子上山,一路上平稳得很,就放心了下来,只是心中又忍不住好奇,“颜箹,你多大啊?”

    “十六。”颜箹双目平时前方,认真开着车。

    听到这个年龄,在车子转弯的时候,她差点儿一头撞在了侧面的玻璃上,心中大呼,到底有什么是你不会的,颜箹你个妖孽。

    “你这次跟我去j市,你跟家里人怎么说的?”郁家这样的豪门大族,而郁可安也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贸然说要离开去某处一年两年,恐怕很难吧。

    听到这话,果然原本还笑容满面的郁可安面色黯然了下来,贝齿轻咬着下唇,整个人看起来极为困扰。

    侧头看了她一眼,心中叹息,但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因为她这个病确实很难医治,后续她不准备再接外地的病人,要治疗可以,但她会尽量不离开s市内,因为弟弟的学习,耽误不起,而她如果时常外出,时间久了,形成了习惯,跟弟弟的关系就会越来越疏远,并非是两人的关系,而是心里的感觉,还有两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再加上弟弟的身体状况,自己的家人她如果都治疗不好,还去治疗其他人做什么,说她自私也好,冷漠无情也罢,这辈子她只想自己随心所欲的或者,不去看任何人的脸色,不去听任何人的痛苦倾诉,谁都有迫不得已的时候,谁都有不堪回首的过往。

    郁家在xg是豪门贵族,住的地方自然是很好的。郁家的华宅结穴,是在玉华山的山腰上。据说,此山腰原本无平展开阔之地,但经过后来的开凿,渐趋平缓,地基堆起向前,其形如同山唇,使龙气兜聚不散。经云:“宅前无余地子孙稀。”所谓“余地”,即指屋前空地,即郁宅之唇形地基。唇之功能可遮掩宅内人不见前崖斜坡,观感平稳开扬。所以建唇基为化煞生权之一法。此处人工所为应该为风水师之一大功。

    古代风水师认为:“山环水抱”、“藏风聚气”的地方风水最佳。“山环水抱”之处直接受到山水灵秀之气的润泽,无论从磁场学、美学还是心理学的角度来看,确实都是理想的选择。所以古代的高士隐居林壑、发达国家的富庶居民移居效外山水之间,这都是深得我们风水学三味的。

    建造别墅时可以按风水学原理建造,从风水学的角度给居住者打造力求完美的风水佳宅,让住宅为主人增强运势,这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的风水理念的体现。

    从这出郁家的老宅就可以看出来,郁家人着重风水。

    车子停在郁家大门口,这里肯定是不能打到出租车了,所以,唯有听了郁可安的话,将车子开入了郁家大宅内。

    当车子在郁可安的指引下缓缓停在郁家大宅的门口,还没等两人下车,就已经有一个穿着西装长裤的年轻男子来到了驾驶位这边。

    “下车吧。”郁可安看着来人并不觉得奇怪,很自然的邀请颜箹下车。

    既然都已经到了郁家大宅了,再矫情说不去也不好了,索性直接打开了车门下车。

    当西装男子来到驾驶位旁边,面带微笑,刚准备出口的问候声全部消失,一双眼睛瞪着看着走出来的女孩儿,看起来应该才十六七岁吧,这么小竟然就已经能开车了,而且这个时候才从驾驶位下来,难不成刚才的盘山路都是这个小丫头开上来的。

    “小刘,这是我朋友,一会儿你送她回去一下。”知道这个地方打不了车,所以,刚下车,郁可安就先交代了家里的司机。

    被叫做小刘的西装男子听着连忙朝着郁可安躬身,点头回答:“好的,我知道了小姐。”

    已经到了人家家门口,也不知道就这么离开,显得很不礼貌,想了半天,索性便和郁可安一起朝着郁家大宅内而去。

    刚到郁家别墅的客厅内,突然后面就传来了脚步声,紧随着而来的是毫不掩饰的冷嘲热讽,“哟,我们家大小姐回来了。”

    “这是?”听着这口气就知道对方和郁可安是敌对方,看人需要眼缘,这个颜箹很清楚,第一面,就很不喜欢这个对郁可安出口就是冷嘲热讽的女人。

    一身精致华丽的旗袍,将女人的身材线条勾勒得极为完美,怎么看都是诱人的,烈焰红唇,精致的五官,莹白的雪肤,一双眼睛勾魂摄魄,整体的打扮和身上透露出来的气息,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骚”味儿。

    没想到最先发难的不是一点就燃的火炮,反而是给人淡淡感觉的颜箹。

    那贵妇人就不说了,郁可安是惊讶极了,瞪大了眼睛看着颜箹,好一会儿都没有发出声音,先让她平复一下,这个事儿太突然了。

    “这是谁家的丫头,怎么一点儿也没有家教。”那贵妇人回击,目光看着颜箹能把人给杀死。

    随后又将目光落在郁可安身上,阴阳怪气的道:“大小姐啊,以后你可得好好注意一下了,不然其他人会说是我这个当妈的没把你给较好,竟然连这样没家教的人也能交朋友,甚至还带回我们郁家老宅来。”

    “她是你母亲?”给颜箹的直觉,这个女人根本不是郁可安的母亲,否则,这样嫌弃的眼神,嘲讽的口气,甚至有些时候这个女人看郁可安的感觉就是恨不得郁可安马上死在她面前,她就开心了。

    嘴角微勾,心中也有些苦涩,是啊,这怎么可能是她的母亲,如果她的母亲还在,容得了这个女人在她面前如此嚣张,如果她的母亲还在,她一定不会过的像现在这般委屈自己。

    自然看出了郁可安神色的异样,前世她极有修养,可这辈子,对于这些人事物,她却很极端,可能是上辈子太过有修养和原则,所以这辈子完全跟上辈子是两个极端,极度的任性,绝对不让那些条条框框限制住了自己。

    “我有没有家教暂且不论,但您的家教倒是让我刮目相看,客人来了首先是不顾场合的嘲讽,听说郁家在xg是有名的老牌贵族,可如今看来,这教养也不怎么样啊。”

    那贵妇人没想到颜箹竟然会当众跟自己撕破脸,而且说出这样的话来,自然嫁入郁家来,她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气,如今走出去,参加哪个宴会,人家不是对她吹捧有加,多年来还从未受到过这样的奚落,定睛一看,一身穷酸的打扮,难怪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嘴角微勾,眼里闪着寒光,还有毫不掩饰的嘲讽,“哪里来的野丫头,一点儿不知天高地厚。”

    “我是哪来的野丫头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郁家百年的老牌贵族了,我听说过郁家人个个都是能力卓著之人,每个人在外的名声都极好,就是不知道你是郁家的什么人,竟然这般修养。”一双眸子闪着寒光,总体来讲,颜箹是冷漠的性子,真的冷下脸来说话,是很吓人的,所以,此刻的颜箹,如同一块千年寒冰,还闪着剧毒,让人看着就胆颤。

    “二夫人,希望你说话积点儿口德,我的朋友也是你能随便乱说的?”虽然颜箹进来之后直接就对这个女人开了炮,但这个女人确实有些欠收拾,说话做事从来不经大脑,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看上这样的女人,空有一副美艳的皮囊,也不知道这样美艳的皮囊,她那没有多少“姿色”的父亲最终能否守得住,毕竟,年轻美艳的女人身边最不会缺少的就是追求者,而这个女人身边恐怕更不少,保不准哪天出去就给父亲戴上了绿帽子,到那个时候,她可就是要妥妥的看笑话了。

    听到这话,被称为二夫人的美艳旗袍女人顿时面色变得极为难看,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郁可安,“大小姐说笑了,我好歹也是你的继母,你没有礼貌就算了,竟然喊我二夫人,我是你父亲名正言顺的妻子,你凭什么要喊我而二夫人。”每一次,两个人都会因为这个称呼的问题而闹得不可开交。

    听到这话,郁可安很自然的露出笑容,“二夫人要有自知之明,你确实是我父亲娶回来的,但你要知道,你的前面还有一个夫人,难道二夫人连这点儿都要跟死人去争吗?”

    “你”微眯着眼睛,眼里全都是愤恨的光,她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就是以一个小公司老板千金的身份嫁入了郁家这样的豪门大家,但最恨的事情,就是有这样一个牙尖嘴利一点儿也不好摆布的继女,处处跟自己做对不说,还时时抓着机会就对自己冷嘲热讽,这样的日子,她简直过够了。

    如果不是因为舍不得郁家这块大蛋糕,她早就已经离开郁家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