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千金重生之圣手魔医最新章节 > 千金重生之圣手魔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四章 龙家,鬼怪杂症
    将唐钰请了进来,颜箹都还没有恢复过来,愣愣关上门走入客厅,却不敢再直视唐钰一眼,生怕自己又失态,对于这个男人的妖孽,她已经不知道如何用言语来形容了。

    “我给你多拿了几瓶,你明天好带回去吗?”唐钰将东西放下后,又走到门口重新拿了一次,东西太多,一次性根本拿不完。

    看着唐钰拿进来的整整三哥黑色小皮箱装着的红酒,一箱两瓶,算起来也有六瓶,下意识问道:“这是几几年的?”

    “66年的。”唐钰回答得很随意,云淡风轻,眉头都没挑一下,颜箹听着却忍不住嘴角一抽。

    看着颜箹的表情,唐钰笑道:“其实不必太在意,这个东西国外价格也不高,至多两万美元,主要是产量少,国内人比较壕,所以价格攀升很高,但我朋友是这方面的行家,家里有些势力,所以一些人知道他爱酒,想方设法给他送了很多,他一个人也喝不完,物尽其用,你爱好又懂行,听我说了自然高兴,大手笔的让我拿了六瓶过来。”

    听到这话,颜箹笑了,当然是相信了男人的话,这一点她自己静下来想都觉得很神奇,这个男人无意识的闯入她的世界,更让她无意识的对她百般信任,这种就是一种感觉,解释的话,她也不知道怎么说。

    而让唐钰夺了爱酒的所为好友,不知道听到这话会不会吐血,国内66年帕图斯已经很少见了,不说价格方面,就是这个男人竟然云淡风轻的解释,六瓶不算什么的表达意思,就能让听者吐血。

    当然了,这里只有颜箹和唐钰,自然不会有人吐血。

    前世的颜箹确实爱酒,但由于她的家世,还有她的性格,这些东西都有人送到她手中,父母家人也会为她网罗,根本不需要她去伤脑筋,所以,对于这类酒的具体事情,只能大概猜测,具体,却是无从得知。

    “这些东西就先放这边,如果你走的时候带不走这么多,就给我打电话,我会安排好。”走近颜箹,看着近在咫尺的纯美女孩儿,心中一阵激荡,终于让他等到了吗?努力压制下心中的忐忑,勾唇伸手抚上她的头顶,柔软的秀发软软的触感,让他的心跳跟着加速,但面上仍旧平静得什么也不显。

    “既然你累了,我就不留了,好好休息,明天要回去先给我来个电话说一声。”男人无意识的话以及行为,都流畅得很,丝毫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这就是腹黑的唐钰,随意的言行举止逐步融入颜箹的意识中,让她慢慢的习惯他在身边,习惯他的一切。

    点了点头,这么晚了,他留下来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而且她现在确实有些累了。

    送走了唐钰后,刚躺下后不久就听到了开门声,连忙换了衣服打开房门,就看到老头儿走了进来,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男子,恭敬的跟在他的伸手,微垂着头,明显是对老头儿极为恭顺。

    “这么早就休息了?”看到颜箹,本来在中年男子面前表现得极为正经威严的老头儿,顿时露出了一个孩子气的顽皮笑容,宠着颜箹眨了眨眼睛,“怎么样,这两天给你安排了足够的私人空间,有没有好好的利用起来,有什么收获啊,能不能给我说说?”

    嘴角微抽,恶狠狠的甩了老头儿一个大白眼,这个老头儿,简直一点儿都不可爱。

    跟在老头儿身后的中年男子听着这话也无动于衷,似乎已经习惯了老头儿的双面性格。

    “你既然有事儿我就不打扰你了,我休息了。”说着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耸了耸肩,对于颜箹这样的态度,他也习以为常,如果她不这样了,他才会不习惯,甚至毛骨悚然,这丫头的性格从最初认识,他厚着脸皮倒贴着要收她为徒时,就已经注定了,他也知晓了。

    “你觉得我这个徒弟怎么样?”颜箹的房门关上后,老头儿笑呵呵的转身,微眯着眼睛看着中年男子,状似随意问道。

    垂首的中年男子听到这话,抬头看向老头儿,“先生的高徒自然不同凡响。”

    撇了撇嘴,非常不屑中年男子这个回答,不过心中也乐开了花,那当然了,这可是他的徒弟,谁能够有他这样好的眼光啊,想当年他连选……

    不忆了不忆了,当年的事情已经是过去了。

    “先生,龙家那边的事情已经安顿好了,您……真的不准备回去了吗?”中年男子也猜到了老头儿的表里不一,不过却表现平静,重新选了一个问题问道。

    原本还笑容满面的老头儿瞬间冷了脸,一双眸子闪着森冷寒光,“既然这么多人要抢那个位置,就让给他们好了,反正这么多年来,我也没有求过他们任何事情,他们更没有为我付出过任何东西,这一次如果不是她,我也绝对不会出手相帮,从今往后,龙家的一切,都与我无关,而你,从今往后也不要做中间人传递任何有关于龙门的事情给我,不管龙门以后兴衰与否,都与我毫无关系。”声音字字透露着坚定和冷意,当年的一幕幕重现脑海,那是他最不愿回忆的事情,只要他想,什么东西得不到,不过就是不屑罢了,那是他龙家的东西,不将他看作龙家人,他还不做龙家人呢,那是龙家的家业,凭什么要让他千方百计夺来守候着,兴了龙家,却会累坏他,当他傻呢。

    这样的想法,世间恐怕没有几个人会有,豁达的生活态度,才是老头儿生活得这般肆意潇洒的原因。

    “是。”中年男人听着老头儿的话,蠕动着唇,眼神透露着各种心思,可最终,看着老头儿的脸色,什么话也没有说出口,龙家确实有愧老先生,这么多年从未想过弥补,反倒是老先生,因为那个人一次又一次的帮助龙家度过很多危难。

    叹息了一声,如果龙家慧眼识英才,也不会让先生当年受到那么多不公平待遇,导致如今,龙家失去一大臂助。

    “回去吧,你的目的也达到了,明日我将启程回去了,以后,我不联系你,也别试图主动找我。”老头儿看着中年男子,目光如炬。

    中年男子连忙低头,有些时候他都有些感叹,明明他如今的身份地位依然不低,可面对老先生,他仍旧显得那么弱小。

    叹息了一声,“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我意已决,既然那个人都已经不在了,你也别试图挽回些什么了,更何况,你并非要依靠着龙家生存,更不需要因为我而对龙家有诸多照顾,曾经有那个人,我可以默许了,可如今,已经没有必要。”

    一字一句如同锥子般,狠狠的扎入中年男子的心口,眼里流露出一抹无奈之色,“好,我知道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也回去吧。”摆了摆手,执意要送客了。

    中年男子顿了顿脚步,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大步离开。

    房间大门被关上的那一刹那,老头儿看着门口的方向,眼底深处明显浮现一抹流光。

    ……

    颜箹一个晚上睡得很好,梦中又是那个奇怪的梦境,在梦境中,却不再是单单的学习针灸术,从针灸术后,推衍到了疑难杂症上,这些疑难杂症还有一些被国际上认为鬼怪缠身的疾病,而这一类病,曾经的颜箹本就是不信的,可这个梦中,却开始详细的讲解了一切,竟然是喝符水辅以针灸术,并不需要中药辅助调理身体。

    这一点,让颜箹很疑惑,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神吗,竟然还要喝符水。

    梦境主导者似乎也听到了颜箹心中的疑惑,开始讲解,“万事万物中有因果,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鬼怪并非没有,只是我们生活的世界不同,但人也并非没可能沾染上鬼怪类的疾病,但他们只伤身体,不会再有其他情况发生。”

    “这类病,往往都是因为这些人所生活的地方或者是去过的一些地方,遇到的一些生物,正好让你撞上而导致。”

    “那这个世界上有人得这种病吗?”颜箹蹙眉低声询问。

    “从古至今,我所知道的案例有很多,但世界这么大,你只是一个人,能否遇到这类病,则要看你的机缘。”梦境主导者的声音再次如梦似幻的响起。

    “机缘?”听到这两个字,颜箹很疑惑,根本没弄明白。

    “呵呵,这一点你不用担心,遇到了你自然会知道你会得到什么样的机缘,可如果没遇到,我说了你也不会体会到。”梦境主导者缓缓回答。

    点了点头,似懂非懂,随后不再理会,如同他说的一般,遇到了,自然什么疑惑都有了答案。

    后续颜箹安静下来,梦境主导者的声音也消弭于耳,整个梦境中全都是各种鬼怪病情案例的演示和治疗的技巧等等,听着听着,颜箹也有些入迷其中,眼里耳里全都是此刻的鬼怪杂症治疗方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