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千金重生之圣手魔医最新章节 > 千金重生之圣手魔医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2章 血腥治疗,盼头
    目光落在弟弟身上,柔和,示意她稍安勿躁。

    随后看着仍旧笑容灿烂的凌霜,“霜儿,最近感觉眼睛怎么样”

    听到这话,原本灿烂的笑容马上就更甚了,使劲儿点头,这个时候凌霜才有这属于同龄孩子应该由的心思和动作,“很好的姐姐,我感觉最近看东西视线都是模糊的呢。”

    看着咧嘴露出满足笑容的眼疾,颜箹微微勾唇,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看向身边的弟弟,就见到颜谨那微蹙的眉头,双目直直盯着凌霜,明显是很在意凌霜刚才回答自己的那话。

    “谨儿,怎么了”明知故问,一些事情,虽然是姐弟,关系极好,无话不谈,可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她还是把这个度把握得很好的。

    听到姐姐的声音,颜谨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心中却有些不自在。

    好在姐姐没有再继续问,所以颜谨心中下意识松了一口气。

    “颜医生,我们里面坐吧。”女儿最近的状况,最高兴的,莫过于这些年为了女儿眼睛四处求医的凌霄了,一双眸子里盛满了激动,颜箹于他和女儿,犹如再生父母,而颜谨,却犹如女儿的曙光。虽然女儿小,可心思早熟,女儿刚才这么称呼颜谨,也是有他提前的一些暗示,当然,女儿是不知道的,在这些方面,女儿心思纯善得很,根本不懂得这些小心思,不过,他的暗示竟然正确了,刚才颜谨的反应,还有颜箹的反应,他在旁边都看在眼里。

    他没有坏心思,只是他这辈子大概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了,他想要把世间最好的一切都给女儿,更希望给女儿找到一个乘心如意,能够让她快乐幸福的人,虽然如今年龄小了一些,可他也不介意从小培养,最重要的是,颜箹刚才竟然没有拒绝,而且,下意识的停顿,更让他忍不住猜测更多。

    四个人一起进入别墅,颜箹不是一个拖沓的人,将提前熬制好的药膏和一包银针拿了出来,因为今天的治疗有些血腥,所以,颜箹不准备让任何人参观,当然,前提需要给凌霄打一个心理基础,毕竟,凌霜是他的女儿,是他疼到心坎上的女儿。

    当听完了颜箹的话后,凌霄坐在沙发上,整个人一动不动,身边的凌霜也听到了,也没有说话,抿唇坐在父亲身边。

    她看人的视线有些朦胧,可不代表看不到人。

    她除了是个盲女,更是一个不过十三岁的小女孩儿,她内心深处也有着这个年龄女孩儿应该有的东西,这些年来,治疗眼睛,她整体来说,其实并没有受过什么苦,只是因为眼睛是人的重要器官,一般医者很难会去动,更多的,都是采取的药敷和针灸,或者是吃药,像颜箹这样大胆的,竟然直接要在她的眼睛上面动手的,还真的是头一次,而且说的太血腥,让人根本无法冷静。

    知女莫若父,更何况女儿在自己身边已经这么多年了,稍微有一些紧张,他就知道了,眼中略带怜惜,看了一眼女儿后,将目光落在颜箹身上,“除了这个方法,没有其他办法可以用了吗”哪怕是时间久一些,慢一点,他也愿意选择其他方式,而不是这样直接血腥痛苦的治疗方式,那样,他不知道自己如果失控会做出什么来。

    心疼女儿,这些,颜箹都看在眼里,清楚凌家父女俩之间的感情,不过,颜箹还是实话实说,“只有这一种办法,如果放弃,那么,我最多就只能让霜儿的实现恢复到现目前这样,看任何东西,都如同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纱帘,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

    “”

    颜箹这话一出,顿时整个气氛都冷凝了下来。

    坐在颜箹身边,什么话也没说,可颜谨从小就是一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所以,很快就察觉出了不对劲,同样,也对姐姐给出的这套治疗方案非常骇然。

    “爸爸,也许,这一次,我可以让自己放肆一次,大胆一回。”好一会儿后,突然一道带着坚定却明显有些底气不稳的声音穿入众人的耳膜。

    颜谨第一时间就将目光落在了对面坐着的女孩儿身上。

    一双雾蒙蒙的颜婧,毫无焦距,尽管这样,他却仍旧觉得女孩儿漂亮出众,气质除尘,就算只是一个很浅的笑容

    听着女儿的话,凌霄好久都没有动作,双眸看着女儿,欲言又止,嘴唇抿了又抿,明显内心极为不平静,一双眼睛更是焦灼和闪烁。

    “爸爸,虽然我也很害怕,可机会就这一次,再退怯,这辈子,恐怕我都没有复明的希望了。”自己的眼睛可以重见光明,是父亲这辈子最为之努力奋斗的目标,所以,就算再痛苦,她也愿意尝试一遍。

    是的,这一次的治疗,颜箹会将调制好的药膏直接敷在患者的眼球上,眼膜会让这些药量很重的药膏全部腐蚀,因为眼部脆弱,颜箹不能用麻药进行,只能使用银针封住她的几处大穴,避免疼痛让凌霜失控,而破坏了全程的治疗情况从而影响到治疗效果。

    虽然治疗的过程可能没有疼痛,可直觉没有封住,患者必须全程保持清醒状态,所以,那药膏侵蚀她的眼部时,她都会感觉到,而那个过程,她都会无比清晰,比平时生活中的清醒状态更为清洗的感觉到,那种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的恐惧,惊悚,会全部汇聚到她的思维里。

    而治疗清醒过后,后续整整半年时间凌霜都必须卧床,眼部的疼痛,至少三个月,长的半年,都会伴随着她,期间不能使用任何的止痛药,因为那样可能会对凌霜的脑部神经或者其他重要地方造成巨大影响,更可能成为一个终生残疾的存在。

    所以,这些种种下来,都能够让人毛骨悚然。

    凌霜不过是一个十多岁的小丫头,比弟弟还小上一岁,这样的年龄,就算心智在成熟,听了她的话,也会感觉到惊悚恐怖,她是恐怖了,害怕了,甚至怯懦了,可最终,她竟然都把这一切都克服了过去,做了很多人想想却不敢去做的事情。

    颜箹目光灼灼看着面前的女孩儿,虽然她的眼睛没有焦距,但可能是因为最近治疗有了效果,也一直在服用颜箹开的药,一直有敷眼睛,所以她能够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所以,颜箹感觉她也在努力看着自己,努力想要把自己内心的东西通过眼神对颜箹表达。

    医者,对病患的情况自然是非常了解的,他们看患者的角度,就跟普通人看的不一样,如同此刻的颜箹,凌霄和颜谨内心都是对她坚强的叹服甚至是探视,可颜箹却是努力的看着她的眼睛,通过她各方面表现出来的细节,猜测她的内心。

    最终,在凌霄的艰难决择下,他选择尊重女儿的选择。

    得到了凌霄的同意,见凌霜站起来朝自己走来,颜箹又补充了一句,“这个治疗,并不是百利而无一弊的,虽然治疗成功几率很大,但也有百分之二十的失败记录,其结果就是凌霜的视线永远无法恢复明光,最好的情况,就是停留在现在这样的情况里。”

    任何的手术治疗都有利有弊,更何况是这样的大手术。

    而且,颜箹也说了,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女儿的眼睛永远这样了而已,他带着女儿找过这么多医术精湛的中西医,甚至外国的眼科专家等等,都找过了,毫无例外,没有一个人拿出过行之有效的办法。

    如今颜箹说的危险,相比较这些年来遇到的,根本不算什么。

    这个时候凌霜也熟悉的拉了拉父亲的手,小声道:“爸爸,我相信箹姐姐,而且,就算是最坏的结果,也好过这样没有终点的盼着。”

    最后两个字,特别是一个“盼”字,直接让凌霄红了眼,酸了鼻。

    是啊,这些年来,他们父女俩,何尝不是在盼呢,女儿的任何一次治疗,都是在盼。

    原来,女儿早就已经失望了,如今颜箹这一次,恐怕,是女儿最后一次的“盼头”了。

    没在多加思考,直接点头。

    得到了这个回应,颜箹伸手牵过凌霜的手,让她跟着自己一起走。

    凌霄几次都说想要陪同在女儿身边,都让颜箹阻止了。

    身为父亲,一会儿的治疗他很可能会失控。

    颜谨的意思也是希望能够陪在姐姐身边,之前几次他跟着出去,也有陪在姐姐身边,给姐姐打下手,但这一次,同样也让颜箹拒绝了,悄悄告诉颜谨,一会儿让他好好陪在凌霄身边,里面接受凶险治疗的是他的女儿,他情绪肯定会不好,交代颜谨一定要好好看着凌霄。

    得到了姐姐交代的这样一个“艰巨”任务,虽然还有很多不愿,但他分得清孰轻孰重,而且,他也知道姐姐的顾虑,这样的治疗场面,姐姐肯定怕自己看了以后心里留下阴影。

    颜箹的坚持,最终还是让颜谨放弃了要跟进去的打算,乖乖和凌霄在外面等。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