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3章 兵发京东地,不惧做罪人

第253章 兵发京东地,不惧做罪人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

    马扩暗思之后,心底里先是感觉到现今这个刘行,狂妄得甚至胜过了当日他在金国见到的那些女真人。

    但马扩同时更清楚现在的刘行,绝对不是那些女真人可以相比的。刘行的这份狂妄,目前也只是对康王、并没有真的在对待女真人的事情上也狂妄。那是因为面对康王,刘行有资本、有资格去狂。

    试问一下,若非刘行的异军突起、带着红巾军屡次重创金兵在河东的主力大军,何来今日这半壁江山得以光复试问一下,换做康王来到河东,又怎能有本事拉起红巾军那样一支队伍来、更别想让这情势发生如此大逆转了。

    再想一想,康王手下都是些什么兵、什么将杨沂中、岳飞之才,岂是见到金狗就知道 跑那位刘光世可比有怎是那个私心远胜忠心,在各路人马齐心想要从石邑镇救出二圣时,仍然去单打独斗、自顾自的韩世忠可比

    事成在人,刘行的才干、能力,比康王身边的汪伯彦、黄潜善之辈强。刘行手下的战将如云,而且各个能力也远胜康王手下那些领兵之人。

    这份狂,马扩虽有所惊诧、却也认为是理所应当。

    见过邪的,没见过这么邪的。

    依照历朝历代的规矩,康王再怎么说现在也算是被天下一半人认做了正主的皇帝、是与信王平起平坐的。按道理来说,刘行只是信王的宰相、位不及其尊,理应尊重康王。

    至少应该给几分情面。在康王提出让其特使与刘行和议的时候。刘行是不该这样狂悖不羁地直接拒绝掉。

    可是刘行偏偏就是不守那狗屁的规矩。就是不按照常理去办事。邪病一发作,就是不卖康王那个面子,只让他马扩去跟朱胜非谈。

    马扩不知道 ,如果刘行此时的言行日后被康王知道 了,那位南朝的皇帝一定会被刘行这份邪、这份狂给弄得火冒三丈。

    但至少马扩知道 ,自己现在是信王的臣子、是刘行的属下,他只有依照刘行的指令去做好这件事。

    所以当刘行话说完后,马扩几乎没有再多言什么。颔首见礼、拜别吴玠与刘行后,马上奔出房去、直朝理藩院那幢围楼奔了过去

    马扩走了,刘行将目光落在了吴玠的身上。

    正色看了他小片刻,刘行悠悠开口道:“吴玠哥哥,我感觉康王议和只是暂时的,所以我希望你回到东川以后一定要时刻警惕、严防康王那边到你的治地去给我朝添乱。还有,我想让吴璘哥哥立即进兵京东,你看可行否”

    这是商量,但在吴玠听来、这确实像是一道命令。

    天无二日、国无二主。赵构寡性薄情,他绝对不可能任由这种南北两个大宋同立的情况长期存在 下去。

    如果这北朝的江山落在女真人手里。吴玠相信康王或许不敢真的来想着夺回去。但落在了他的弟弟、信王赵榛手上,以赵构的性情肯定会变着法夺回去。

    正是对康王的这些性情有所了解。加上与刘家兄弟世交的情分,吴玠才会选择领西蜀拒康王、投信王的。

    而刘行这样让他严防康王捣乱,又问询关于京东用兵之事,吴玠知道 更多的可能是刘行怕直接让吴璘出兵京东,一旦发生战事影响到他的心情。

    吴玠反对同室操戈,这是他一来到五台城就跟刘行说明白的。让他的弟弟去打京东,如果韩世忠、刘光世拒绝交出地盘来,不打是不可能的。

    那样的话,吴玠反对事,刘行却让他弟弟先去做了。其结果,必然是影响到两人之间的旧情、甚至影响到新朝的稳定

    久经li 练的吴玠很短的时间内明白了刘行这些用意,淡淡一笑道:“若是韩世忠、刘光世不肯滚回淮河以南去,那就是上抗康王圣命,是不忠。也是下负其部众将士的不智、不义之举。对于不智、不忠、不义之人,让吴璘去做那燃豆萁是再好不过的事。”

    “好。”听完吴玠的话,刘行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转头对刚刚返回的雷震说道:“去,传我的命令。吴璘几日从梁州发兵进京东,遇康王兵,降者收纳、不降者杀无赦。韩世忠、刘光世若敢抗击,全歼其部。但是刘光世可以杀无赦,韩世忠尽量让吴璘给我抓个活得回来”

    尊重给了,情谊照顾到了。刘行这一道命令发出,吴玠在返回他的暂居之处后,也是马上写了一封家书谴人送去吴璘处。

    在信中,吴玠对刘行的评价是决定了从此之后,吴家这对兄弟注定将与刘仲武、刘锜以及刘行这一个家族继u 世代伴生下去。

    在家书中,重情谊、重人心。吴玠给刘行的第一个评价,是这两点。

    能被吴玠这样说的人,这个天下很少。不是吴玠遇人不淑,而是身处在官场里,吴玠所见都是些为了利用人而去“讲人情、讲情义”之辈。

    但从刘行的身上,吴玠感觉到的是以尊重为基础、虽有利用却是真的首重他和吴璘感觉,源于少小之时留下那份情谊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重要 ,尤其对于一个常年刀口舐血的人。试想哪一个常年征战沙场的人,会将他的命运与安危交给一个位了个人利益随时会出卖他的人呢

    显然刘行不会用完了人家还要卖掉人家去榨干最后那点利益,而是真正 做到了示人以诚、待人以真。这就够了、足够让吴玠和吴璘这对兄弟使出全身解数去打下山东了

    接下去的几天里,整个华北大地上,从北面的定州、到南面的兖州,遍地狼烟起、一片号角声。

    吴璘接到刘行的命令,随即又收到了兄长的家书。早已经磨刀霍霍、蓄势待发的他,当天晚上就先给距离梁州最近的刘光世发去了最后通牒:限定三日内撤出京东地界否则只能刀兵相见。

    刘光世见到吴璘这最后的通牒后,被气得铁青一张脸大骂了一番。

    可惜的是,刘光世也姓刘、此刘却非彼刘。他没有刘行的智慧、没有刘行的奇遇,自然的也就更没有刘行那样敢战未必死的勇气。

    赵构让他镇守的京东西路地盘,当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还没用赵构正式发出割地的命令便被刘光世给一路拱手、连续让给了吴璘七个州府、六十余座县城。

    面对刘光世的不战而逃,吴璘只是不屑地一笑。但很快地,一个强劲地对手正面与吴璘相撞、来自京东西路的韩世忠。

    眼见刘光世一路不战让处城池,韩世忠大急之下竟亲率两万精锐从京东东路出发、赶到了泰山脚下。

    韩世忠刚抵达泰山,马上谴人也给吴璘送了一封信。信中的说明两国正在和议,指责吴璘不该在和议之时擅自出兵、破化和议。并且抨击吴璘这是破坏和议,要做天下同室操戈第一人。

    吴璘不是他哥哥,他比吴玠年少了整整九岁。在年少的时候,兄长出外、跟随刘仲武去征战时,吴璘也还只是孩子、自然不知道 刘行是因为与母亲一起被主母逼出刘家才性情大变。

    虽有兄长书信在,吴璘仍然不敢全然相信刘行真的那么重情谊。

    他不想做同室操戈第一人,去背负那骂名。所以当看到韩世忠信函后,立即飞鸽传书五台城、请示刘行该怎样做

    在接到吴璘飞书时,刘行正坐在杨凌儿的医庐里、悠闲地看着医书。

    雷震推门走进来,身后同时还跟着马扩,让刘行不禁放下了手中的书,开口先问道:“你二人行色匆匆、这样着急地来找我,可是有何大事发生了”

    雷震闻言先上前,将飞书呈给刘行后说道:“禀太傅,京东东路的韩世忠致函吴璘将军,说他是同室操戈第一人。吴璘将军也不想真去正面对韩世忠动手,故而发书来请示您是不是真的要直接兵锋直指登州城。”

    马扩听到这话后,不等刘行开口、立即抢话道:“禀太傅,朱胜非等知吴璘将军三日连取六十城的消息,找了下官。他与韩世忠所言几近相同,但他却在指责您才是同室操戈第一人。并且言说,若不待和议达成、我军继u 抢占京东城池,他不排除上书康王、举南朝全国之兵来与我朝殊死一战。”

    “殊死一战”一听这话,刘行脸上露出了不耻地鄙夷神色:“这个朱胜非虽也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倒还有几分的骨气嘛不过可惜的是,他也不看看他跟的那个主子是个什么鸟人”

    先是鄙夷地言说一句,接着刘行脸色一沉、正色对马扩道:“你马上回去给我告诉 朱胜非,地是康王要割的。我只是早收地盘、做安顿百姓。他若是真认定小爷我是同室操戈第一人,那便让他的康王来与我一战。哼哼,说好了给、却让我等,让他少跟我在这里玩那些手段。小爷不是三岁的娃娃、不吃也不怕那一套。”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