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5章 胁迫信王、又来个太子

第185章 胁迫信王、又来个太子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好,小王答应你。”

    心底里盘算一番后,赵榛重新抬头时对刘行道:“只要你让小王凭孟太后这传位诏书继承皇位,那你提的五个条件小王全部答应你。但是你也要另外答应小王几个条件,不然小王宁将天下送与九哥、也不继承皇位。”

    “什么条件?”没想到这十六岁的小子,在答应自己条件之后竟然也要提出条件来,刘行反问时脸上微微有些不快。

    也不管刘行脸上露出了不快神色,赵榛马上说道:“首先,你要确保小王登基、将天下兵马大权交予你后你要继续坚决抗金。务求救回我父兄、一旦有所懈怠小王可以削你兵权、改用他人继续北伐。”

    说话中,赵榛脸色变得镇定自若起来,放佛皇帝宝座已经是他的。

    转身踱步走了两步、稍加思索后,他继续说道:“其次,你之军权我有削夺之权,但若无朝臣群参、小王保你在我一朝都会是太师、统领三省之事,做个位极人臣的一代宰相。但是若你之治政太多不治之举,遭群臣反对、小王依然可以削权贬你。”

    言至此,赵榛回过头时面上表情变作微笑对刘行道:“不过你放心,就算是你没了军权和宰相之权时,小王会给你丹青铁券、依开过重臣之礼待你。并且只要你让小王继位,小王马上封你为开国公,让你从小王登基之日起便位及人臣、封妻荫子。”

    听到他这翻话。刘行心底里一阵好笑:你大爷的,你这懦弱的小王爷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怎么着,小爷才要立你做皇帝。你就这跟小爷摆起君威来了?好哇,看来小爷真小看你了,你这小家伙还真不是不学无术、半点本事都没有的家伙。

    不过你再有本事又如何?昔日三国曹操能挟天子、令诸侯,小爷在后世里把三国都快读烂了,还玩不转曹孟德当年那些招数那就白读那么多书了。

    更何况曹孟德那些招数的许多变招,小爷也都曾经从书上、甚至生活中见到过很多次。想要把你这小子变成一个傀儡,还怕你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不成?

    想到这里。刘行微微颔首、躬身之际道:“那微臣就恭请陛下早早歇息,待我收整所部后。陛下随末将速往五台登基。”

    “去五台登基?你不救我父兄了?”赵榛一听刘行要他去五台登基,心里“咯噔”一下,马上惊声问道。

    让他心惊的原因,正是刘行所确定让他登基的地方。

    五台县。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刘行几次三番重创金军西路大军的地方,那里有刘行更多的军队在驻防。

    五台县的红巾军连金兵都奈何不了,若是此一去刘行铁定心要让他做傀儡皇帝的话,赵榛真不敢想象这天下还有哪个将军和其麾下的兵马能够击败刘行、救他出来。

    听得真切,知道赵榛猜测出自己让他去五台登基的原因后,刘行抬头望向他,正色道:“信王既然已经与臣达成君臣协定,何需再多担忧?信王大可放心,只要您到五台城。微臣保证您可以自由往来、不再如此一般感觉被人押管。”

    说这话,刘行再次直起身,脸上露出了有些诡异的笑容接着说道:“况且既然信王已经答应要让臣下统领天下兵马、并做当朝宰相。怎么了。难道连这一点点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那敢问信王,我还为何一定要扶你、扶一个根本不信任我的人做新君呢?”

    君臣之间、最忌互相猜度。赵榛听闻此言,心头也是一紧,暗道:如今这刘行是我登上皇位、重整河山后去救父兄的唯一救命稻草。即便我不信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

    不然以这“邪公子”那股子邪劲,一旦他犯起浑来保不准就真敢不让我做新君。那样的话势必将让父兄回朝之事只能做梦想。永远无法实现了。

    只要他改立他人做新君,太祖后裔若想称帝除非我家这一条血脉彻底断绝。我会是他改立那新君最大隐患。真若到那时,我这个父皇的亲生儿子日后必然会是他在新君登基前先行杀掉的……

    既有救父兄的原因,也有自身怕死的原因。

    赵榛只是微微思量一番后,只能轻叹一声道:“刘太师所言差异,只是宗帅和张招讨未至。若小王随你先行前往五台,那宗帅与张招讨两部人马势必将陷入金兵七十万大军阻截、包围之中。小王、只是担心他们。”

    见他这样遮掩本意,刘行心生不屑、暗道:你是想让宗泽和张所来给你做保障吧!狗屁的为他们二位着想,你赵家人会真有那么好心?如果真有,也不会出现今日国破家亡之事了。

    虽对赵榛的谎言心知肚明,但刘行也不想去揭穿他。

    又一次执起君臣礼,刘行躬身道:“信王请放心,我已经派人去往宗帅与张招讨处,向他们说明此事各方军情、请求他们暂时放弃救回二帝的想法,尽快撤兵南归以免被金狗重重包围后使两部将士徒劳无功地战死沙场。”

    “好吧,既是刘太师已经安排妥善,那小王就歇息片刻后随你前往五台山……”

    赵榛别无选择之下应承下来,刘行也不再多言走出了营帐。

    但在双脚踏出营帐之后,刘行驻足遥遥北望时,心底却暗暗道:不管这个小王爷到底是真精明还是假聪明,小爷绝对不能让他有太多与其他人接触的机会。

    想要一血民族之耻,小爷只能姑且去学下曹孟德。军政大权全部揽于小爷手上,小爷才有可能驱逐鞑虏、直捣黄龙。

    至于能否救回那一小、一老两个昏君我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是让中原之地不再饱受鞑虏践踏与蹂躏、我在乎的只是大汉民族一雪前耻将那些金狗全部赶回哭寒之地最后将其灭杀掉。

    什么飞仙、什么封王,正如应在几百年后出现的那位名将诗中所言。封侯非所愿,但愿海波平。小爷也不求飞仙,更不求封王封侯,只求来这一世间尽自己的能力让民族不再承受耻辱、让所爱之人可以与我相携到老不再为国仇家恨而悲痛此生……

    就在刘行遥望北方、打定主意时。尚书右丞、翰林承旨欧阳珣突然走到了刘行面前。

    他微微拱手,满脸堆笑地用话语声打断了刘行的思绪:“刘元帅,您欲扶信王继位之事老朽不反对。但是敢问刘元帅,可否先让老朽见一见信王呢?”

    惊闻此言将思绪收回来,刘行侧目看了看这位实际上是个副宰相的老人一眼,摇头道:“信王在金兵营中饱受惊吓,身有重病不适合现在见你。”

    “老朽是尚书右丞、翰林承旨,依例有直面君上的权利。刘元帅此举,是不是别有用心、故意为难老朽而乱了纲常呀?”欧阳珣不依不饶地拱着手,说话间却露出了一丝阴险相。

    见到他这副样子,刘行冷冷一笑:“纲常?何为纲常?纲常就是你等没事跟皇帝那里今天喊抗金、明天组织太学生闹学潮,让定王同时面对敌我两面责难?纲常就是文人不做好文人的事,总是想要凌驾武将之上导致国家武备涣散、军不成军?欧阳大人,休要跟我这里讲什么纲常。我刘行,就是个不讲纲常、不遵你们酸儒搞出来那一套欺君弄民章法的人。”

    说着话,刘行猛地一挥手,大声喝令道:“来人,将欧阳大人护送去西营与其他马扩置于一处好生保护。”

    几个红巾军女兵闻言立即上前,不由分说抽出刀子走到了欧阳珣的面前。

    欧阳珣见状不惊,反而大笑道:“哈哈……不愧是老种相公所言豹林谷年青一代中最奇之人。很好、很好,不按章法办事在这乱世中才是上策。反而是一切按照纲常、章法去办事反而会受制于人。好,老朽去陪马扩了。你这小子真的很邪,希望你真能匡扶大宋吧!”

    言语中欧阳珣一转身甩了甩长长的袖子,大步地想着西面走了过去。

    看着他走开的背影,刘行心头又是一阵暗忖:听他这话的意思,应该也是师伯的故友。他原本已经是右丞相了,只因为跟李纲一起力主抗金才被贬下去做了开封府尹。真不知道这样一个老人家,日后能不能在小爷挽天倾、匡社稷的大业上帮上小爷一把……

    “元帅,又发现一个孩童,自称乃是当朝太子、大宁郡王。”

    正当刘行望着欧阳珣的背影怔怔所思时,杨沂中带着两个士兵、护着一个蓬头垢面年约十岁上下的男童走了过来。

    一站到刘行面前,杨沂中便指着那个男童说道:“这娃娃说他是大宁郡王,是我手下两个兄弟在不远处金兵营帐废墟里寻出来的。属下不知真假,连张宪兄弟也未曾见过太子真容、只能来寻元帅您,看看能不能让信王认上一认。”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