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9章 大风车
    元帅府、浩气厅内。

    刘行趴在桌案前,用了整整一个时辰凭记忆将曾经在前世里琢磨过、广泛在欧洲某个小国使用的风车草图绘制了出来。

    拿着草图走到苏权面前,刘行将上面各处关键点、使用方法逐一给苏权降解的时候,杨沂中、岳飞一前一后被雷震引领着走进了大厅。

    “元帅,不知您急招我二人前来,有何吩咐?”走到刘行身旁,杨沂中站定身后先开口问道。

    侧头看了看他二人,刘行淡淡地道:“你二人先到一旁坐上片刻,待我将这风车建造与使用的方法给苏权兄弟讲完再与你二人说事情。”

    岳飞和杨沂中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在转身走向一旁时,杨沂中却发现苏权看他的眼神有些怪异。似是有话要对他说,但脸上分明却是一副苦闷的神色。

    苏权坐在刘行对面,看到杨沂中有些错愕,却也不敢开口给他提醒什么。

    只能对他又使了个眼神,尔后指着图纸对刘行发问道:“元帅,您这些画的是什么物事、做何用的呀?”

    顺着苏权指尖看去,刘行也将手指划在草图那几条线上说道:“这是传送带,下面是木轮连锁、带动麻木带将山脚下的谷物等需要碾碎、脱皮的物事传送上去。这传送带,以畜力引动,可以节省劳力、加快传送速度,从而降低碾谷磨米时的成本。”

    眼睛盯着草图,苏权马上问道:“可是看您这图上所绘,应该需要很多齿轮才能达到传送之效。元帅,谷中铁料可是所剩无几,您不会又要让我造铁轮去建这传送带吧?”

    微微摇了摇头,又笑了笑,刘行道:“铁轮传送固然好,可是必然在日晒雨淋时间长之后生锈、导致传送带工作能力下降。我们又没有那么多牛油,可以充作润滑之用。所以,这次建这传送带,你手下木器营才是主要出力的。”

    “木轮传送?”闻言微微有些惊诧,苏权道:“木轮与铁轮相比,更加不耐用呀!”

    又是微微一笑,刘行道:“单纯使用木料打造出来的木轮,自然不耐用。可如果我们是使用青杨木、再用我去配制的药物加以浸泡后,其耐用性、抗风蚀性以及安全性,其实会远比铁轮更可靠。”

    “用药物泡木材?”听此言,苏权新的问题马上脱口而出:“谷中的药物,给兄弟们治伤用掉了大半了。您还要用药物,去浸泡木材。元帅,我可是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没地方给您弄更多的药材了呀!”

    听他这样说,刘行仍然微笑着道:“浸泡木材的药物,不是给兄弟们治伤的药物。你只需尽快带人到东山顶上造好伐木场、挖出十个浸泡池。所需之水我会让一些能使出风雨术的兄弟去弄,所需药物全由我自己取材、配制。只不过,你得把你库房里那二十四缴获来的琉璃瓶,全给我送过来了。”

    二十四个琉璃瓶,是刘行扫荡北四寨的时候所缴获回来的二十四个晶莹剔透、来自西域的瓶子。

    在苏权等人眼中,那算是宝贝。在刘行眼睛里,其实早就锁定那是自己日后搞化学试验、配制化学制剂时的必须品了。

    闻听这话苏权没有反驳,因为在他和山谷中所有人的心里别说是二十几个奇珍异宝一样的瓶子、就算他们的项上人头现在都是刘行的。

    见他没反驳,刘行又指着草图说道:“北山半山腰这里造四个晒场,东山顶上碾好的谷子、米,直接通过传送带送到北山半腰晒场去晒干。再到西山山腰那片石场上面,建造出另外四个扬谷场,新收谷物先入扬谷场、最后还通过传送带回到那里装袋运下山。”

    话语停住,微微思索后,刘行接着道:“我粗略估算了一下,东山上的三十台风车只需三百个劳力,便可日碾谷米三万斤。北山半腰晒场四百人、西山半腰扬谷场四百人,便能将这三万斤在八个时辰内全部处理好、装填入袋运道西山下粮仓里去储存。”

    再次停住话,刘行回头望着西山方向冥想后说道:“不过你西仓、东仓两大粮仓,怕是要勾调人手去扩建了。因为接下去,我要扫荡周边、趁着夏收之机,从金狗手上把附近的粮食全都抢来、归我军所有。让那些金狗,占着地盘也没粮、只能给我们继续做转运大队。”

    太原府、忻州、代州三地所产粮草,要么早已被王禀和张孝纯搜刮一空、带入太原城去了。要么也被金兵先行打过去的部队,全都给抢走了。

    所以这段时间,红巾军才能不断拦截兵道、即便抢不到金银仍然有大量粮草被劫入猎人谷来补充。

    耳听到刘行这翻话一出口,对这些情况也是心知肚明的苏权马上笑道:“嘿嘿,元帅好计策。抢光河东粮,那金狗就只能继续从云中府、乃至其北方辽国故地继续向这里运粮。只要他运,哈哈,咱们就不怕抢不到。”

    也是爽朗笑了笑,刘行点头道:“不错,只要他敢运,小爷就让必然被抢。宗翰、银术可,他们就是小爷在王命德之外,两个不是兄弟却最给力的转运使。”

    “可是元帅我还没明白,您建这大风车需要人力、物力的投入。不但不能解决公账上的缺口,还需要再加更多投入呀!”苏权又提出新问题后,眨巴着眼睛盯住了刘行。

    笑容变成冰冷,刘行道:“谷外不是两千多个最近被兄弟们逮回来的战俘吗?他们白吃我们的军粮啊?这工程,你只需要带上你的一半兵力、再从谷中勾调一些轻伤兄弟去负责看押那些俘虏的金狗、契丹人去出力建造。关键的物事,我都刻意标注了,不让他们接触到便可以了。”

    猎人谷外、断魂桥边,如今已经有了三座俘虏营。这些天来,那里陆续关押着、被确定是女真人、契丹人、奚人等北方胡虏的战俘,实际上已经接近三千人之众。

    原本苏权还为每日一餐、白养活那些战俘而苦恼,刘行这话一出口他马上又笑道:“哈哈,好、好、好,我还以为元帅您养着那些胡狗是准备跟金狗做什么营生的。没想到,您是要让胡狗给我军做奴隶呀?”

    听其言,刘行面色变得更加阴冷,沉声道:“胡狗不是奴隶,因为那些家伙不是人、只是一群狗。前日入我中原来,杀我袍泽辱我姐妹者禽兽不如。让其做苦役,只是给他们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希望那些胡狗能够珍惜吧!”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