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085章 痴情人成小阻碍

第085章 痴情人成小阻碍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侧头冷眼看着她,刘行声若寒蝉地说道:“看明白了,还要跟我胡闹吗?”

    “哼。”头一歪,种雁翎没有说话。

    但是刘行对她是十分了解,种雁翎虽是脾气古怪,却很有大义。

    方才她在远处西门外树林中看得很清楚,是刘行等人施展出了她只在师门典籍上才见过的三合阵法,才使金军迅速崩退。以刘行的功力和认知,种雁翎知道是无法开启那仙级大阵的,能够开启的肯定只是已经死了、倒在地上那个老道士。

    那个老道能开启先天易龙图,种雁翎一见便知该是师门中上一代的高手。因为同辈师兄弟中,连大师兄都不知道先天、易龙二图该如何去修炼功法,更不要说是开启其中阵法一类的仙家要诀了。

    死者为大,更何况死的还是一个刚刚为了帮助刘行为首的大宋正道而舍生取义的人。种雁翎“哼”过一声,很快也对紫玄真人的尸体投去了略带敬仰、稍显怪异的目光……

    “小的王命德,奉命去请寇家庄上众好汉前来相助,幸不辱命、向将军复命。”

    正当刘行脸上露出淡淡忧伤、望着紫玄真人的尸体出神时,身后突然传了一声高语声。

    循声回首,刘行看到了一身沾满泥污却无半点血迹儒服的王命德。在他身边,则站着两个双眼精光闪烁,全都是赤着上身露出古铜色双臂的健硕年轻人。

    “小的寇家庄寇成,接将军邀战之请,奉命携二弟寇兴、三弟寇宁及庄上五百家兵特来助战。”神才略矮些的壮汉,见到刘行转回身后,马上抱拳见礼。

    也是拱手还了一礼,刘行强挤出一丝微笑:“听闻寇家庄乃是前朝大名府知府大人的府邸,这些时日来我因琐事缠身未能先去拜访,还望令尊不要见怪才好。”

    闻言爽朗一笑,寇成道:“太原城外破金狗,北门之上杀敌将。五台城外灭魔阵,一夜连夺北四寨。刘将军您这些天如此繁忙,本该是我代家父主动去见您才是,怎敢再怪罪您呢?”

    听他这样说,刘行不想多寒暄,直言道:“大战方毕,不是你我兄弟在此寒暄时。寇小哥,不知王先生可与您说清楚,这次本将军不只是希望贵庄助战这么一件事。五台与太原一样,如今都成了汪洋中的孤舟。我等只有合兵一处,才能确保与敌抗衡时不尽处下风。”

    眼珠子转了转,寇成微微思索后却将目光转对向了王命德:“我父亲有言,让我等投效将军不难。但前提是,必须得到王命德这厮一个承诺。否则,即便我寇家庄被金狗夷平,也绝不会与王命德这等小人为伍。”

    “小人?”忽然见他说王命德是小人,刘行不由得微微了愣了下,愕然地望着寇成道:“寇小哥,是不是你与王先生之间有什么误会呀?这些天以来,王先生先赴两河口、再转白马山,如今又冒死寻来小哥助战。其言形上,我怎么也看不出他是个小人呀!”

    “哼!”冷哼一声,寇成瞪了王命德一眼后,说道:“将军有所不知,这厮本是闽地举人,本已可以进京考个功名出身。可是他偏偏看中我父亲前年才纳的妾室,竟不去考取功名、追到这五台城来苦苦相缠已近三年。窥伺他人之妾,纠缠不休还不算是个小人吗?”

    王命德居然是为了寇老员外纳的小妾,才沦落到初次相见时那副落魄地样子,这事刘行之前没问他为何流落他乡、落魄如乞儿。现在倒是听完后豁然开朗,原来这王命德居然是个痴情汉,居然为了个女人连功名都不要了……

    双眼盯着王命德看了看,刘行脑海迅速转动后突然笑道:“王先生,寇小哥所言是否属实呀?”

    丝毫不见难为情,王命德反而一副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不错,属实。可是芯儿自幼与我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起长大,又在我们八岁之时曾定下婚约。是芯儿的父亲,后来见我家道中落,父亲因受元?党人牵连被刺配千里、死在途中后毁弃婚约才硬将我俩分开的。将军您说,我为了真而守护有错吗?万一他寇家欺负芯儿远嫁千里、孤身一人怎么办?我又没与芯儿做出什么败坏道德事情来,凭什么他们不让我守护在芯儿身边呀!”

    北宋虽尚未被程朱理学绑架,然而传统道德观念依然十分讲究礼法。女子若嫁她人为妻后,原来的情郎再去纠缠就是不对的。若果一对男女再做出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来,轻则刺配千里、重则直接拉去浸猪笼。

    王命德是个读书人,他不会不懂这些道德上的基本规范,刘行虽是对他的痴心一片由衷赞佩,但却不敢为他说话。

    看着他,刘行心底里暗道:这家伙的口才,歪理到他嘴里都能被说成正理,难怪梁兴那么容易就给他说服投靠我来了。也难怪,跟他怨隙的寇家,也还是带兵来助战了。就他这口才,如果换到千年后,至少能在那些大型辩论赛上拿个翘楚……

    “难得有情郎,不像有些人,见异思迁、看到别的姑娘马上就把青梅竹马的人儿给扔到一边去了。”就在刘行望着王命德出神时,种雁翎突然走到了王命德身前,面露敬佩神色抱了抱拳。

    接着种雁翎一转身瞪向刘行,声音中略带几分阴冷地说道:“看着没,人家这才是真正的好男儿。这样的好男儿,比你这小邪物,至少在心境上强出几分。还在那里愣着,你再愣着,本姑娘可就要替这王先生做主了。”

    一听他这话,刘行猛然警醒过来,心中暗道:不好,这怪娘子又要发怪脾气。听她这意思,是要给王命德做主、那不就是要让人家寇家交出老爷子的小妾去成全王命德。

    虽然这个时代妇女改嫁还不算什么,可从寇成言行中已经看出来那个小妾在寇家一定很受重视。她要是一胡闹,小爷非但不能收了寇家庄这五百精兵,搞不好还要从此跟寇家结下梁子……

    心知种雁翎的怪脾气一发作起来,什么大局、大义都会为她所不屑。所以刘行在她话落时,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只巴掌大小的青色葫芦。

    将葫芦在种雁翎眼前晃着,刘行邪邪地说道:“男人谈事,何时轮到你个女人家在此多言?再不走开,荨麻粉伺候。”

    “呀……”一见到那个青色小葫芦,种雁翎仿佛被电击了一般“蹭”地从刘行面前跳开。站到五步外后,她转回头恶狠狠瞪着刘行道:“你又拿那荨麻粉欺负我、刘行,你给我记得、别让逮着机会,不然一定要你好看。哼!”

    哼过一声,种雁翎纵身飞起、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急速逃走。

    看到她逃走时那副有些狼狈、异常紧张地样子,众人不由得窃窃发笑。

    强忍笑意,刘行回身看了看王命德,又看了看寇成后,沉下脸对王命德道:“大丈夫何患无妻?既是你口中那位芯儿姑娘已经变成寇老员外的如夫人,你该清楚继续纠缠实在尤违天理与道德。你的痴情令人赞佩,做法却让人无法接受。王先生,可否卖本将军个人情,承诺以后不再去纠缠那位寇夫人可好?”

    “将军,我真的没想与芯儿再如何,只是想要守护在她身边。看着她快乐、开心的生活就好。难道这样的守护,也不可以吗?”说出心里话,王命德言至最后时竟隐隐在话语中露了无奈地哭腔来。

    寇成闻言,不依不饶地瞪着他说道:“四娘已经嫁给我父亲近三年了,这近三年来你也看到了。我寇家不但没人欺负四娘,反而家中内事都由四娘做主。你还要纠缠,谁相信你没有邪念异想啊!我寇家也曾是河东豪族,岂容你这样继续造次。今日将军不做主,我还会再让人将你乱棍打走。”

    小说限时免费?大神独家访谈?名家新书首发?

    每周还有抽奖活动,苹果手表、Q币、起点币等你来拿!

    别犹豫了,打开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轻松关注,精彩不再错过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