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045章 兵至五台、心中生疑

第045章 兵至五台、心中生疑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杀、杀、杀……”

    就在乌素古遁入地下逃走时,刘行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响彻天地的呐喊声。

    惊闻呐喊声,刘行急回头,只见一个中年将军带着大约四五千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太原西门杀了出来,此时已经冲到了自己的两翼、对着那些先前被吓破胆的金兵展开了屠戮。

    双眼望着那一身铜甲的中年将军,刘行高声道:“将军,可是王总管派您出来助战的?敢问尊姓大名?”

    那个铜价将军听到刘行话,转头看了看刘行后喊道:“我叫杜兴!刘行,王总管有令。让你带上你的人马速速离开太原、去寻援兵。金狗已从其他三门调集人马向这里赶来,你再不走只能血战到底、耗光你的功力!”

    “杜兴!”听到那个铜甲将军的话后,刘行先是重复了一次他的名字,接着忽然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指挥、指挥您怎么了?”

    张扬、万亚飞和刚刚带着一千五百多原本在西门外挖坑埋雷的孙玉江、杨凌儿等人一见刘行跌坐在地上,立即蜂拥而上、围住了刘行焦切的询问。

    抬头有气无力地看了看围在身边的人,刘行苦笑一下:“我没事,就是施法过度、用空了自身的功力,还透支了许多。现在我是半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大家赶紧抬起我、离开这里吧!”

    一听到刘行这话,张扬和雷震一起冲上前,一左一右架起刘行便跑到了附近的一辆马车旁。将刘行稳稳地放到马车上后,二人又拿着兵器护卫在了马车旁。

    靠着马车上面一口大箱子,刘行看了看跟随过来的众人后,转眼望向张扬:“张黑子,你是五台人,相信知道回五台怎么走吧?”

    重重点了点头,张扬脸上隐隐浮起窃喜神色,对刘行道:“指挥,您是要带大家去五台吗?”

    微微点了点头,刘行道:“不错,去五台!”

    ……

    河东大地,狼烟四起。

    在带着两千多人向五台县城进发的一路上,刘行所见之处遍地狼藉,时不时地还能看到被金兵烧杀后留下的荒废村落。偶尔,还会在路边看到几具无头死尸和赤身而死的女人尸体。

    双眼所见,更让刘行与身后的众将士们义愤填膺。一路上,张扬、万亚飞、孙玉江等人是骂声不断。

    在周围的人都以为刘行是透支功力、没有力气咒骂的时候,其实刘行心中的愤恨远比他们更加强。

    如果说在进太原城之前,刘行印象中女真人和后世里满人的凶残还只是单纯地体现在文字上,不够直观和确切。

    前世里看到那些影视剧,都是人工制造、也不能全信使得刘行心中还没有对金兵的刻骨仇恨,那么现在在这大路两旁所见场景却在刘行心底深深地刺上了仇恨的刺青。这刺青,不会被抹杀。因为那是用许多汉人鲜血去刺上去的、钉死在刘行心灵深处的。

    又看到几具村民尸体后,刘行心中暗暗立下了重誓:就算让小爷重新去见那个嗜酒如命的鬼王,也定要拉着成千上万个金狗陪小爷去。天道所倚,杀生为孽。这些金狗如今造下的孽缘,去了酆都城小爷也会让他们加倍赔偿……

    “指挥,前面再走二十里就到五台县城了。”

    正在刘行暗暗立下重誓时,张扬停住咒骂声,勒马来到了刘行乘坐的马车前。

    抬头看了看他,刘行问道:“派出去的硬探有回报吗?”

    微微点了点头,张扬道:“方才硬探回报,金兵只是有小股游骑在前日到过这里,但被五台厢军和乡兵给打跑了,现在县城仍然是我大宋的。城中主事的是县令孙世成和县尉李壮二人,他们仍然在从各处勾调新兵、修缮城墙中。”

    闻言皱眉微微思索一下,刘行道:“我们这有将近两千人马,如果一下子到了城下,难保不引起误会。你先去通报一声,就说我们是奉命来此休整、并助战协防的。看看孙、李二人作何反应,再确定我们是否进城。”

    重重点了点头,张扬没有在说话,拍马转身带上一队骑兵快速朝着五台县城方向疾驰而去。

    看到张扬拍马离去后,孙玉江走到了马车旁:“指挥,为什么不让兄弟们直接进城?您担心城中有变吗?”

    冷笑一下,刘行道:“在清云观的时候,我曾听张黑子说过这五台县城里的情况。有个什么紫玄观、观主紫玄道人不知使的什么妖法,竟让全城大多数男丁听命于他。那个孙县令,每每遇上重大事情都要去先跟那个自乱清净、堕入尘间的老道商量。你想啊,县令居然要听一个老道的,那老道到底是什么人都不知。若那老道是金狗的细作,我们冒然进城岂不是等于自入瓮中去做鳖吗?”

    “可是我们的硬探回报,他们前日才刚刚打走金狗的游骑呀!”听完刘行的话,孙玉江不解地说道。

    又一次冷笑一下,刘行道:“你也知道那只是金狗的游骑,可是我们这一路上所知道的是什么?是附近各县都有金狗大军攻城,而且多数都已经沦陷。为什么、为什么五台县城就只是有游骑来扰呢?完颜宗翰、银术可都不是泛泛之辈,他们难道不知五台乃是衔接河东与河北的山中枢纽之地吗?占领五台,金兵便能东西两路大军遥相呼应、至少辎重粮草互补无忧。他们为什么不来先打下这里?”

    刘行这翻话一说完,孙玉江的脸上也浮起了疑云,点着头说道:“是啊,指挥说得在理。只要占五台城,太行山中的道路便等于被扼住了喉咙。他们为何不先来打下五台,而是要去占了其他城池呢?”

    第三次冷笑,刘行道:“只能是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性,五台城内真的有强兵悍将在,让金狗不敢轻易来觊觎。第二个可能性,就是城内早已有了金狗的细作潜伏,他们无需强兵来攻,只需要打下周边各城后坐待五台举城归顺。”

    闻言重重点头,孙玉江抬头舒展开了脸上皱到一处的皮肤:“指挥所言极是,也只能是这两种可能。那我们这些兄弟不能就这样在官道上等待吧?若城中真是有金狗细作在,接到消息,搞不好不消片刻金狗就要飞骑赶来、与咱们缠斗起来吧?”

    不屑一笑,刘行道:“我们还有一千颗爆炎弹、两千颗地火雷。在这荒野之地,金狗就算来上几千骑兵也不用担心。但是现在不是与金狗继续缠斗的时候,我们需要休整、毕竟我们的战马只剩下二百匹。所以,你我通传各都、立即散入两旁山林中藏好。官道上,只留下我选锋营的将士便可。”

    孙玉江接令转身快步走开,刘行再对站在另一旁的万亚飞说道:“你去带人将曾四哥抬到我这里,我有事要与他商议……”

    片刻后,几个士兵将曾炜杰一抬到刘行的马车前,曾炜杰开口便大叫道:“刘大夫,你这是置我于不仁不义之地呀!你们要出城便出,何必非要给我下毒、将我一起绑出城来呢?”

    听到他的话,刘行面色凝重地说道:“曾四哥,你是王禀的属下呀?还是张孝纯的属下呀?”

    不明此问何意,曾炜杰虽是游疑却也只能脱口答道:“当然都不是,我乃是小种相公的麾下,怎会是他二人的属下呢?”

    “既然你不是他们的属下,那何必一定要留在太原陪他们送死呢?既然你不是他们的属下,那为什么不出城来、迎小种相公大军一起解围去呢?”

    “这……”被刘行一连两个问题问得不知如何接话,曾炜杰愣住了。

    他心底也十分清楚太原难以真正解围,更清楚想要彻底解除太原只为只能依赖于各路军。而他是种师中的麾下,是奉命进太原城里去做联络而非帮着守城的。刘行句句在理,不由得他多做分辨。

    见他无言以对,刘行望着他说道:“行军打仗我是半路出家,只能算是个半吊子。可曾四哥您是行家里手,经验丰富。选锋营的班底,是你的旧部。与太原城里那些根本没太多关联的人相比,是这些兄弟值得你来带领着自保,还是城里那些人更值得你去保呢?”(提醒您:注册账号后可以拥有书架功能,把你喜欢看的小说加入书架,登录后你就能第一时间知道本书的了,本站将会最快更新本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