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959章 陷四面楚歌境地、张琪仍欲誓死卫道

第959章 陷四面楚歌境地、张琪仍欲誓死卫道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个人开始失望的时候,许多原本他该去做出的举动便不会再自而动。龙'坛'书'网w W w.LONGtanshuw.COM

    一个人开始绝望的时候,一切的一切在那个处于绝望中之人的眼睛里都会变得无关紧要。

    如果说鬼母吞食澎湖主岛马公岛那一刻,侥幸逃生的张琪只是对战局开始失望的话。那么当他真真切切地看清楚南北两个大宋朝廷的差距,看清楚双方在军事实力上已形成的级巨大悬殊以后,他完全陷入到了绝望之中。

    如今的北朝所谓皇家部队,当张琪看清那些火枪、火炮和畜力推动的铁甲战舰有多么犀利以后,他再也没有了斗志。

    失望使他放弃了抵抗,绝望更是让他一番观察之后选择了带上他那十八个兄弟钻到了南天岛唯一的一个天然溶洞里,升火烤海鸟、俨然变成了十九个深山隐士。

    如果张琪没有失望,他是完全可能下令用两千残兵反击一下,至少不让登6的皇家水师选锋兵很轻松地挖掘好战壕。

    如果张琪没有陷入绝望,选择战时去过那隐士的生活。他至少还能寻到机会,哪怕夺取一两艘皇家水师的登6舟、至少他自己还能有机会逃回流求岛。

    若如果拿来被当做借口,那不只是有一点点若。

    若如果的事情都能成真,这世道也许会大不同。

    可惜的可惜、可叹的可叹,可悲的张琪跟错了老大、跟上了一个昏聩又刚愎自用的康王赵构,直到彻底看清双方差距后他才意识到。

    意识到再也无法逆转、对抗刘行为的北朝后,张琪只能选择颓废之中去做不作为的领兵之将、做出了消极抵抗的举动……

    张琪放弃了抵抗,这就让姚政手下的兵士们很轻松地登6,并且在当天晚上就在山脚直至海边营建出了一大片营区来。

    当夜幕降临、海鸟归巢之时,姚政登上了这座海岛。一登岛、看到山上的康王残军已全都钻到那山洞里去,放弃了抵抗。姚政立刻下令谴出了宣威队去,对着山上那些南朝残兵败将喊话。

    水师政宣司下属的宣威队一接到命令,并未马上扯开嗓子喊话,而是先去保障司领取了几十坛酒上许多熟肉、干粮。

    领完吃食以后,宣威队的队正才带着人、抬着那些吃食来到了山脚下距离那山洞最近的地方。

    宣威队正一站稳身形,立刻抬头仰望那山洞的方向,扯开了嗓子大声喊道:“山上的兄弟,大家都是汉人、都是大宋的兵,何必为了康王殉葬、归顺我朝者免死,而且马上有酒喝、有肉吃。”

    队正的喊话声飞入洞中那群兵士的耳中,立即引得许多人一阵轻声躁动、开始轻声地窃窃私语……

    站在队正身旁的一个新兵,在他喊完后也气贯丹田、使出全身力气喊起来:“山上的兄弟可有两浙子弟呀?我是婺州人,当兵之前是个穷光蛋。可是现在呀,我每个月拿着相当于几十两白银的军饷,天天都在吃香的、喝辣的。”

    浙江籍宣威兵的喊话声传入山洞里,几个两浙兵听到山下的喊声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彼此、眼神中充满了求生的欲望,更充满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可有京东路的兄弟在山上呀?俺是京东东路青州的人,俺叫候二杆。我的家里呀,现在每人分到了十五亩地、额外还有三十亩的犒军田。如果有两浙路的兄弟,赶紧下山吧、归顺我朝吧!”一个山东籍宣威兵听着伙伴喊完,他也上前一步用洪亮地声音喊道。

    这山东兵的喊话声被山洞中几个同为山东老乡的兵士听到后,他们也是忍不住怀念起家乡的吃食、对那些田地产生了向往之情……

    在浙江、山东的宣威兵喊完话,走到一边端起酒来饮酒解渴后,接连又是几个兵士走上前去。

    河北的、河南的,淮南的、淮北的,各方兵士齐声喊,乡音阵阵不断地将家乡的变化与其个人的变化送进了山洞里各方康王的残兵的耳朵里。

    四面楚歌、张琪听到洞外山脚下那阵阵的喊声,他很清楚那是北朝水师在使出那种计谋。

    昔日霸王何其骁勇,垓下楚歌却让其无力再战。

    张琪不是项羽,他也不想做项羽。从骨子里他其实只是一个被逐出师门,又被恩师秘招回灵宝派委以大任的一颗棋子。争霸天下与他无关、一世英名于他而言也是毫无意义。

    所以听到那阵阵八方乡音起之后,张琪冷冷地说道:“想要吃好的、穿好的,过上北朝兵士所言那种好生活的无需顾忌我,尽管下山去吧!”

    “统制,那您……”那个孔二毛、两浙路的老水兵听到他的话,望着他欲言又止。

    侧头看了看孔二毛,面无表情、语气却异常坚定地道:“北朝是刘行在做主,那贼厮不只要一统天下、还要将道门所有宗派合而为一听到调用。我是阖山灵宝弟子,不会屈服于他。你等若想降、只管去。我与十八法将宁死不降、舍生卫道之心已决。”

    听到张琪这样说,孔二毛壮起胆子来劝道:“统制、如今形势您已十分了然,为何还要如此坚持?人生在世几十年,您所卫之道有如何能逆得了那天外飞仙、您又何必如此固执让兄弟们难为人呀?”

    孔二毛的话音才落,一个跟随张琪多年、他的老亲兵也说道:“是呀、张统制,就算您为您那宗派卫道而死,可在这荒岛之上世间何人能知?您现今的修为是很高强,可是那灵宝派中当年逐您出了山门、怕是不会为你立碑刻牌位,助你飞升呀!”

    “我师门之事不容你等来说,要去做降卒你等只管去、谁再与我多言半句,休怪我不念兄弟情义。”被两个亲近的老兵接连如此劝说,张琪却猛地脸色一沉、恶狠狠地瞪着那两个老兵扔出了这样一番话来。

    “统、统制大官人,您真的愿意让我等出降?不会我等没走出这洞口,您与那十八位高人便一起施法将我等性命取了去。”一个长得尖耳猴腮、也行伍多年的老兵痞见到张琪那神色后,装着胆子、一脸狡诈地问道。

    看到那人的神情、再听到那话,张琪顿时勃然大怒、怒声吼道:“滚、要当降卒的都给我快点滚,尔等还不配让我与十八法将出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