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941章 乌蛮的好戏才开锣

第941章 乌蛮的好戏才开锣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做好准备了没有,马扩当然早有准备。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 shuw .com

    无论刘行要对付是西南的大理某个人、或是某个家族,还是要对付已经一败涂地的蒙兀国、南朝康王和那正在安南“浴血奋战”中的钟相。马扩的理藩院都是时刻做着准备,随时待命谴出能人干将去执行刘行的指令。

    那么刘行会用理藩院做什么指令呢?

    只是三天后,在段正严、慧了正在病倒在军帐中的高泰明床前关切地询问他病情时,一纸两院签判、辅亲令被飞艇送到了逻些城外。

    封高泰明为世袭罔替、一等乌南公,封其两个兄弟、两个儿子为世爵二等公。一门之内九个公爵,外加十二个侯爵和十二伯爵。

    在这些三等贵爵之下、应马扩提议,刘行还在乌蛮部族中同时又册封出多达一百二十人的子爵、男爵、骑都尉和云骑尉。

    只是一个三十几万人口的乌蛮部,刘行竟然册封出多大一百五十多人的贵族。命令由理藩院总办使一宣读完,段正严不禁愕然地望向了慧了。

    他为何会看向慧了呢?那是因为在这道册封大令未至之前,慧了曾与段正严秉烛夜谈、在品茗闲聊的时候对他说过一番话。

    那番话的核心内容只有一个,段正严主动要求大理撤藩建省之举使得他更得刘行信任。

    刘行信任之人若是受人欺辱,以那邪狂成性的少年宰相之性情,定然不会饶过那些欺人之徒。

    所以慧了当时告诉段正严:你与你的祖父、父亲收拾不了乌蛮高家,太傅肯定会想法出手帮他们收拾。而且一旦太傅出手、高家势必会很快土崩瓦解,再难成气候……

    瓦解之策,段正严的惊讶的是刘行不但没有以上谕强行拆分乌蛮部,反而用了这种一封爵一百五十几人的手法、他不明白此举的后果真会如慧了对他所言的那样吗?

    段正严心中当时所想的是封了爵位就等于认同了一个世家对大宋王朝的贡献,只要认同了、日后想要铲除就会顾虑良多呀!

    然而在他惊愕望向慧了的时候,慧了却并未看他、而是与那个带着辅令前来的理藩院宣徽使对视了一眼。二人目光短暂交错之后,慧了的脸上露出了诡秘的笑容。

    看到他那笑容,段正严更加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但他又不敢立即开口去向慧了询问什么,只能是带着那种惊诧的心情强忍着熬了半个多时辰。

    直到寒暄之礼结束、慧了和那宣徽使一起走出高泰明的军帐,与他返回到他的帅帐中以后。

    段正严才忍不住地拉住了慧了,急切地问道:“大法师、您那一笑是何意?太傅此举又是何意呀?”

    慧了见他如此焦急,自己却是不回答、微微一笑回望了一眼那宣徽使。

    宣徽使会意,上前先对段正严抱拳一礼,尔后开口道:“郡王殿下方才没听到吗?太傅虽是册封了高泰明为一等公爵,然则却将其弟、其子、其侄也全都封了各阶贵爵。可是呢,除高泰明之外、其弟与子侄所封皆为世职,是不能传给后人去继承的爵位。”

    见他如此说,段正严更是迷茫了、望着那宣徽使道:“就算皆封世爵,可如此一来、仅一世之爵高氏一族也势太过强了呀!其族势强、必然引起大理其他各部不满。三十六部必感不公而再反、难不成太傅要血洗西南平叛乱吗?”

    三十六部几次造反其实都并非段氏无能,最大的原因正是高家喧宾夺主、得到了太多的好处。又去压榨人家其他的部族,才将那些部族给逼得几次三番造反。

    段正严这担忧是很有道理,但那宣徽使却闻言后淡然一笑道:“三十六部之酋领此刻当也皆受封侯伯之爵了,郡王殿下不必过于担忧那些部族。倒是你要担心一下、大理乌蛮部内乱开始后,您要如何帮那信任的云南与贵州巡抚做好该做之事咯。”

    “此言何解?乌蛮内乱,怎会内乱?”段正严听到这话更加是雾水满头、愕然地盯着那宣徽使道:“高氏素来团结、乌蛮想来齐心,又怎会内乱呢?”

    见他接连不断的反问,慧了终于开了口:“罔替公爵只有一个,其他皆为世爵。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一个世袭的爵位与一个一世之爵同时放在眼前的时候,殿下以为高家的人还会很团结吗?更何况非高氏还有七十几个下阶世爵,那些人会不想要世袭罔替的高位之爵吗?”

    “大法师是说、太傅此举乃是以高位之爵做离间利器,去诱因乌蛮内乱起?”慧了此言一落,段正严似懂非懂间又游疑着道:“可高泰明足以震慑住整个乌蛮部,他在世一天、乌蛮内乱恐难成真呀!”

    “殿下、方才我在宣册之后还另给高泰明传了一道令,您难道没有听到?”宣徽使看他仍然是不解,诡笑中反问了他一句。

    听到此问,段正严眼睛快眨了眨、回想了一下方才宣徽使在宣册之后说了些什么话。

    待他想起来后,段正严的脸上却依然是不解的神色道:“三月之内选出公爵嗣子上报天枢,上使难道您那话中还别有玄机不成?”

    “哈哈……”

    慧了看到段正严那愈迷茫的神色,终于忍不住的放声大笑后说道:“三个月、高泰明寿仅剩三日,他如何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呀!殿下呀,太傅身边有许多懂占星术。老衲前日占星既知高泰明大限将至、太傅那里又岂会不知呢?”

    言至半句,慧了脸色一变、换做一副阴诡的笑容继续道:“他一死、嗣子未明立出,你认为一个群龙失的乌蛮部还会那么团结吗?更何况冯宣徽此来与张匡、张宣徽所去,可不单单只是为了宣册。嘿嘿,乌蛮内乱的好戏才开锣。您呀、就等着看好戏吧!”

    耳听其言、段正严这才恍然大悟地道:“哦,原来太傅是以那高位之爵做诱饵,诱那乌蛮起内乱。只是不知二位宣徽做何举,可使大戏快演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