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910章 金军挟人质、胡闳休要挖坑

第910章 金军挟人质、胡闳休要挖坑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满城尽见抢女人,一抢上京乱慌慌。

    在“猎刃”第一团抓女人的时候,“猎刃”第二团在刘伟带领下已经清扫干净南城、杀到了上京金国那并不雄伟、也算不上壮观皇宫正门外。

    金国的皇宫正门外,是仿照中原王朝皇宫、推倒大片民居的一个方圆数百丈的大广场。

    当第二团来到这官场的南部边缘时,广场上早已聚集了至少四五万名金兵、严阵以待地似乎是做好了殊死一战的准备。

    然而当刘伟带兵从那边缘地带的各处巷子与街道中出现后,广场上的金兵却突然开始后退、向皇宫正门方向退去。

    大军才撤、金国禁宫那朱红色的城墙上突然站出一人来,高声对着刘伟喊道:“宋军领兵那人,本王警告你立即停止继续前进,否则你看清楚这城上所站是何人?”

    耳听到那一声喊,刘伟也不由得愕然一愣,循其声向那皇城的城墙上望去。

    只见那城墙之上一字排开、金兵在后方持兵刃看押着,前方则是密密麻麻地站了有三四百个衣衫褴褛、甚至是衣不遮体的男男女女。

    那些男女中有白发老翁、有嶙峋小儿,更多是却是女人、占去了全部三四百人的大半之多。

    眼见到金军推出那一群人来,刘伟先是一愣、旋即转头对督导官刘徝道:“徝小哥儿,你曾在禁军中混迹过,看看那些可是被金狗掳走的皇室男女呀?”

    刘徝闻言快走两步,站到“猎刃”第二团大军最前端后施展法术、使自己的目光可以远观数百丈外的景物后,仔细地在金狗皇城之上巡视了一番。

    待他巡视之后,刘徝回过头、对着刘伟苦笑道:“这金狗是真是黔驴技穷、穷途末路了呀!那些正是皇室之人,其中上圣太上皇的郑皇后、乔贵妃、崔贵妃身份最为尊贵。还有一人竟是南朝那康王之母、龙德宫贤妃韦氏。此刻将那些皇室之人押出来,看来是想以那些人作为要挟、迫使我军停止进攻了呀!”

    耳听其言,刘伟忍不住也是苦笑一下:“直娘贼地,这该如何是好?十三郎只让我等以最快速度攻灭金狗这最后一城,却未曾对我等交代若遇上此等情况该如何处置呀!”

    “那宋军领兵的人,你可看清了?这些人中有你宋人的皇后、贵妃,更有皇子、皇女再。你若敢再带兵前进一步,本王便一声令下、将你宋室皇家这些人全部做我等陪葬。”金国皇城上那个一身战甲、喊话的年轻人在刘伟与刘徝交谈后再次发出了呼喊声。

    听到他那呼喊声,刘伟猛一转头、朝着皇城上喊道:“那贼厮,有道是祸不及家人、战火不烧腐儒。你等宵小之辈太是无耻,居然阵前使出这等令人鄙夷的手段来,可还有上七尺男儿该有之尊严呀!”

    这一声喊后,刘伟马上压低声音对刘徝道:“直娘贼地,此事已超出你我职权之外太多,我等可真不好擅作主张了。你速谴人出城去,请杨制台、张抚台定议该如何处置。”

    耳听此言、刘徝轻轻地点了点头,迅速转身走向后方去寻通传兵。

    待他走开后,刘伟先是望着那金国的皇城轻声怒骂一句:“直娘贼地,我军投鼠忌器、在杨制台与张抚台做出处置之前是不好直接攻那皇城,但不代表我不可以围起他的皇城来。”

    此言一落,刘伟立即回头对他身后的参谋长刘徕大声令道:“徕哥儿、速传我令人。第一营往其皇城西门去、第二营向其皇城北门走。再谴出通传兵去、让刘徽那厮加速赶来,封住金狗的东门去。”

    刘来接令,马上奔将出去。在在他阵阵吆喝声中,第一营营长刘俨带着损失了一百七八十人的其部迅速奔向西门而去,接着第二营营长刘徇也点起本部六百余将士、紧随在刘俨一营之后朝着金国皇宫北门的方向绕行过去……

    “甚底?金狗竟狗急跳墙、使出这种手段来阻止刘伟继续攻击?”

    东门外、杨沂中很快得到“猎刃”通传兵的禀告。一听到那传回来的消息,他气得一拳砸在了桌子上。

    “金狗卑鄙、竟以妇孺老弱为要挟,直娘贼地!偏偏那些妇孺非富即贵可死于金狗之手,不可死于我军将士之手。”恶骂声中,杨沂中目光投向了坐在他侧首边的胡闳休:“胡抚台,如今这可是你的治下之地了。你素来多谋,来、与我说说如今该如何处置?”

    胡闳休闻言皱了皱眉、微微思忖后他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可死于金狗之手、不可死于我军之手。制台自家心中已有了决断,何必还要故此一问呢?”

    见他这样说,杨沂中愕然一愣道:“休要胡言乱语,我何时有了决断?”

    一言出口,他又是一愣,旋即死死地盯住胡闳休道:“你这厮、不是欲逼疯狗去跳墙,再让我去太傅那里将皇室宗亲俱死之责悉数推给刘伟那小子吧?”

    “有何不可呢?”

    眼见杨沂中惊诧的神态,胡闳休微有些鄙夷地冷笑着道:“‘猎刃’之中大多数为西军子弟,许多是人少小之时便投军、历经了大小数次征战之人。然而那群人为了钱、居然舍弃了忠义去甘为太傅私兵。既是如此,当可视为其自断于朝纲、自决于朝廷。”

    言至半句,胡闳休收起了略似鄙夷的笑容,说话时神色变得有些阴诡道:“既是太傅私兵、便不是我同朝阁僚。既非我等同道中人,制台又何须为其多做思量呢?反正他们做错事还有太傅帮衬,何不借此机会、帮太傅铲除更多赵家人呢?那样日后若是时机成熟时,制台可为高渤海、石威武亦非难事也。”

    “猎刃”是什么?是雇佣兵、是刘行的私兵。可是在“猎刃”中,大多数成员都是大宋昔日那支威名赫赫、铮铮铁骨,用一次又一次对异族战争证明其族群各个嗜血敢战、骁勇卓群的老西军子弟。

    那样一群人居然为了钱、为了个人利益舍弃了对朝廷的忠,放弃了其父辈与祖上留下的祖训而成不孝之举,更是抛弃了同一口行军锅里搅马勺的过命兄弟投入到“猎刃”之中。

    在胡闳休的思想中,那群是人是不忠、不义、不孝之人,所以他的认知告诉他、给“猎刃”挖个大坑换取迅速攻灭金狗最后一个据点绝非坏事,反而是件好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