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766章 连开罚单、抗法者杀

第766章 连开罚单、抗法者杀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对别人刘行未必真能随时下令让人去打廷杖以施惩戒,对方庭硕刘行却是有那权利和能力随时让他屁股开花、后面生茧的。

    首先刘行是开封府大尹、是方庭硕直属的上司。按照新法之规,在下级办事不利时直属最高长官有权杖责、鞭笞加以惩治、以儆效尤。

    其次刘行这段时间与方庭硕私下的书信往来也颇多,算是交情愈发深厚、“已近相知”。当然,那是方庭硕认为的相知。

    有了这种相知之交,就算刘行不用公权、不用官职压他,给刘行惹怒了揍他一顿他也是有苦无处说、有冤不敢申……

    心中有苦,方庭硕也不藏着。被刘行怒斥之下,他还是说出了心中的苦闷:“太傅呀!那几个人都是户部的官长,手上掌握着钱粮勾调、核批的权利。我若当时真的不问青红皂白将那些人抓了,怕是这个月的勾调款项我要等到来年才能得到了呀!”

    投鼠忌器,开封府虽然刘行是名义的最高长官,可是其一切用度开销都还是归于户部度支的。方庭硕如果敢得罪了一群正在掌握着勾调钱款之人,刘行也知道还真没准有胆大妄为者敢于老摸自己这头大老虎的屁股、卡着钱款不给开封府调拨。

    知道他的顾虑有道理,但刘行还是愤怒难消,指着他鼻子骂道:“你这个废柴,小爷在信里白白对你废话了那么多次。你怎地就不能真地给我硬气起来呢?他户部要是敢卡着你开封府的钱粮,小爷的太傅府支你三年五载的度支会很难吗?你爷爷的,你就是胆小怕事、不想得罪人。你这种废柴,这一辈子也就这德行了。”

    骂声一停,猛一挥手制止住方庭硕再开口,刘行重新瞪向了朱震:“方庭硕不干开罪户部之官,朱震、朱天官,你刑部也怕了他们不成?”

    朱震闻言,连忙叫苦道:“不是属下怕他们,实是当时我想要代开封府去收拾那几个家伙的时候。欧阳天官还有、还有、还有……”

    朱震说话间,“还有”了三声却没了下文。说话的时候,他还侧头看了看身前站着的苏权一眼、尽露无奈之色。

    苏权一见他那表情,马上垂首接话道:“禀太傅。当日是有几个户部官吏寻到属下,拉着商社中几个重要之人请我出面去寻了朱天官,才使那几人未被朱天官擒个现行。对此,属下自请降罪、罚俸还是贬官,全由太傅处置。”

    户部的官吏找到商社的重要人员拉苏权卷入了他们窝案**的案件中。刘行听到苏权这话顿时又气又急。

    完全是咆哮着,刘行指向苏权吼道:“你他娘地是个混蛋,通商事是重要、可是你他娘地也不能被那群商社之人牵住鼻子呀!贬官、贬官,小爷贬了你谁给我大宋管好那繁杂地通商事。好,你自请的罚俸、那小爷成全你。”

    吼声一停,刘行猛转头对吏部尚书杨时说道:“杨先生,苏权爵禄降三等、官俸与皇粮补扣罚半年,其勋赏一年之资与被罚俸禄一并充入国光慈善总会去。”

    苏权如今是一等男爵,爵位禄金降低三等、等于是直接从月领六十龙元被降到了月领三十龙元的水平上,等于是直接被罚走了一半。

    官俸与皇粮补罚掉半年。他从一品的尚书职位一个月是二百七十龙元外加一百八十斛皇粮补。这半年一罚,等于直接是一千六百多龙元、一千多斛粮食没了,那些钱粮足以让十四五户人家过上一个月丰衣足食生活。

    让杨时想不到的是,刘行不但让其俸禄得不到,竟然连苏权的勋赏一起给扣罚。苏权都有什么勋赏呢?

    五台献谷、他得了一枚铜质干成勋章。河东建基,他功劳也颇大,获颁一枚银干成勋章。驱鞑虏、复两河,他是信王军当时最大的财源供应与保障者,又得了一枚金宝鼎勋章。复山东、定湖北,这一阶段再加上他对北伐金狗的功劳。刚刚才又得了一枚金宝鼎勋章。

    这四枚大勋章,每个月可以让苏权领到六十七个半的龙元。如今这一停,等于是一年之内,又让他少了八百多龙元的收入。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苏权如今这样一被罚,等于说半年内他没官俸与皇粮补的收入、家中那七八口人都只能靠他给刘行当管家那收入去维持生活了……

    迅速盘算了一下这些,杨时马上开口为苏权求起情来:“太傅,如此惩罚、是否过重。苏天官家中毕竟还有七八口人,若依您此令,恐使其家人日后只能到您府上去蹭饭了呀!”

    “你、督官不严。又来为苏权求情是吧?你也罚俸扣粮半年、一起交到国光慈善总会去。”杨时求情的话才出口,刘行竟然指着他鼻子直接下令连他一起惩罚。

    杨时一听这话,立即感觉委屈。但他不是苏权、不是方庭硕那样正值壮年、血气方刚的人,不会直接出言来反驳刘行,而是选择了自认倒霉、垂首领罚。

    “方庭硕办案不尽责属失职,责其罚俸三年、扣粮一年。陈过庭同罪,责其罚俸二年、扣粮九个月。”见杨时不作声了,刘行先是冷眼看向方庭硕与陈过庭,最后将目光落在朱震的身上,微微思忖一下后又道:“朱震也罚其俸禄二年、扣发皇粮补一年。你等,可有怨言否?”

    怨言!没被直接罢官免职、甚至是问个渎职重罪,三人已经暗自庆幸刘行这也算是法外施恩、法不责众了,哪里还有怨言。刘行话一问完,三人齐齐垂首、连呼“不敢”。

    “罚你们不是目的,我就是要用这次户部窝案之事,让你等给我彻底清醒。”

    见到三人不敢有怨言,也听到三人心声后,刘行面色缓和几分后说道:“这次我让你等肯上一段时间的家底,看你等以后还会遇上此类事情给我各种推搪躲塞否。无论是谁,敢违法就给我抓。敢抗法、以后直接给我杀!”(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