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716章 厉兵秣马、岳飞备战(下)

第716章 厉兵秣马、岳飞备战(下)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颁出这追加的一道政令,难道岳飞不怕刚刚群起来响应北征商军团生出变故吗?

    不怕、岳飞不怕,因为他身边一直都有一个连刘行都颇为敬重的参军使、大军师在。这个军师,便是黄纵。

    应招赶到总督府、在知道岳飞的担忧后,黄纵在帮助岳飞做出“雇主实封、功军实赏”这项决定之前,他先是将那些商军如今可能存在的心里、尤其是商军组成结构进行了分析。

    那么黄纵是如何做的分析呢?首先黄纵对商军的结构进行了分析。

    总所周知,大宋王朝历来都只有王师。商军是新时代的产物,是刘行新法所定、所推陈出新创造出来,可以说在当今这天下商团兵的基础是极其薄弱。

    那么为何还有那么多人,愿意去投效商团呢?答案是商团给的报酬高。

    其他地方商团雇兵现金能给出多少报酬,黄纵不是很清楚、岳飞也不知道多少。但对绥远这一方土地上的情况,二人却全都是了若指掌的。

    绥远八大榷场在短短半年内陆续开放,使得自从夹谷谢奴南投汴京、受封郡王彻底将这片土地归入大宋北朝统一管勾后这几个月时间里,已然成了塞上最富庶的地方。

    边贸榷场的重开,首先是让周边的各个部族将其特产运到了榷场来换成各部族想要的物品。

    尤其是草原上,黄纵很清楚地知道只是这几个月里,已经确定与大宋为敌的塔塔儿部就在绥远八大榷场用战马、牛羊换走了至少千万石粮。

    塔塔儿人换走了千万石粮,在绥远地方上来说得到的直接受益是以下几点:其一,塔塔儿深入绥远,人生路不熟、只能大批雇佣绥远本地人担任其商团的向导。

    这样一来,先让许多本地人从塔塔儿商团身上获取到了大笔直接利益,实际上最直接推动了刘行“开办边贸新榷场、致富边境百万民”的计划变成现实的进程。

    其二,塔塔儿人当初来到绥远换取中原的米粮,换取盐铁等物资并不是当天来了就能离开的。既然不能当日即返。那么必然就要住店、就要吃饭。

    住店、吃饭,客栈塔塔儿人不能带来吧?食肆、酒楼塔塔儿人也带不来。

    从客栈到酒肆茶楼,这些都是绥远本地人或者是这段时间里从中原北上来到此地的汉人开办的。只要他们吃饭、住店,那么就又给绥远本地人留下大批的钱财。

    这吃喝住店上的这些钱财。并非只是让绥远原住民受益。

    更让许多从山西、河南、山西和河北远道来此的商人获益,从而又直接推动了刘行“边贸兴疆、广纳八方客商以充强边塞”的计划加速发展。

    其三,米粮、茶叶、盐,这些塔塔儿人极其需要的中原物资,绥远本地是并不出产的。

    绥远边贸榷场中米粮最大的来源。是河南、山西、河北三省。茶叶是山东、西康、东川以及从中原通过贸易转运,从南朝贩运过来的。绥远用盐,如今主要的来源是山西境内重开的永利监和运城湖盐。

    而石炭和铁,这些却都以绥远本地所产为主。本地盐铁、两成收入归户部、入国库。还有两成,则是归了巡抚和总督两大衙门的。

    这些物资是塔塔儿主要购买的货物,他们将战马卖掉后换成了这些物资带走。那么留下的是无论是战马和钱财,都直接让大宋北朝多省获得了直接利益。

    其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了。按照刘行新法所定,边贸榷场中只取十分之一的低税是纳入国库、上缴户部的。

    看上去似乎绥远地方上在税收上并未直接得到任何利益,可是事实上呢?茶楼酒肆、衣食住行上。塔塔儿只要在绥远花钱,那些店商就得向朝廷缴税。那些税款不是朝税、是地方税,是直接归纳绥远巡抚衙门和总督府度支所用的。

    边贸中的税款这几个月,换算成龙币大约有七八百万了。可黄纵比岳飞更清楚,但是从边贸带动的地方税收上,他的巡抚衙门收入达到了近千万、上缴给岳飞总督衙门的也有四五百万。

    所以说,塔塔儿如今与中原为敌,黄纵直接将其定义为“为我大宋捐送金银后,自取灭亡的一群蠢货”。

    在这四点之外,还有一点是之前岳飞和黄纵都没有想到的。那就是塔塔儿部族的那些人不只是喜欢中原的茶盐绢绸、米粮和器皿。他们更喜欢绥远各地公开开放的**博彩站、马场。

    按照刘行在确定慈济会为**彩、跑马场最大的收益方之后,为边境地区做出的政策倾斜所定。绥远的**彩只要中彩,个人税直接扣出来归巡抚衙门。马场中奖,也是一样。

    在**彩与马场的经营中。各地州府则直接以土地、店面和授权做投入,至少都占了三成以上、甚至四成股权。

    只是这几个月中,塔塔儿和草原上来的部族,在**彩与跑马场中挥金如土、却所获不多。他们在赌博这勾当中,竟然为本地总计留下了价值三千万龙币的钱财。

    三千万,等于平均给大宋北朝人均一个龙币、够养活北朝全部军民两天的钱了。这笔钱。如今是让岳飞从容战备、接令不惊也不乱最大的底气。

    因为眼见到马场好玩,许多草原部族的好马都先被卖到了马场。新马入场,必然出现大批旧马淘汰出场。

    那些战马便是如今岳飞战备之时欲让转运使行巡防事、确保大军补给充足最大的底气。

    因为那些从马场淘汰出来的、其实都还可以称为上品的马匹,大批都被商人和本地百姓买走了。

    马匹藏于商、马匹藏于民,这正式刘行当初要搞跑马场、要让中原人重新对骑兵拥有自产、自强能力的谋划设想的第一步。

    这第一步,不只是在绥远。宁夏、陕西、山西,河北、山东、西康和东川,大宋北朝如今七个省只在几个月,初步估算民间买走可以在大战起时充做战马的上品马匹便有至少三四十万匹。

    而被商人买走的,尤其是被各地转运行买走的,则更多了、少说也有百万匹之多。

    作为马匹贸易最前沿的绥远,岳飞很清楚地知道,如今绥远民间藏马至少有八万匹、商人手上更是多达二十万匹。

    岳飞更加知道、所以要先来加以利用这些藏入民间的,将会成为未来实现刘行“大宋骑兵扫四方、再成卫霍壮举事”的基础资源……

    既然富的是商人,商人们便轻易不会去想着造反。

    是个人就清楚,当今天下之势、谁敢与刘行为敌、谁敢跟刘行唱反调。必然都会如党项人、像女真人一般被打的一败涂地,最后不被满门抄斩、至少子孙三代都只能做“罪民后”去过苦日子了。

    商人之所以是商人,大多数都是想要为子孙万代积累下大笔财富,然后让其子孙后代去登堂入室、光耀门楣的。

    商人之所以是商人,他们是最善于分析时势、借时势赚出足够的家产来,然后寻到时机让其家族也成为名门望族的。

    刘行常说一句话:“哪里有压迫,哪里必然有反抗。”

    商人如今并未受到任何压迫,反而是从刘行的新法、新政中获利最多的几大人群之一,这是商人不会成为佣兵自重、造反祸国的根本原因。

    想要借如今新法所造就这种大好形势,去赚取更多财富,商人们不会去走造反那条路。造反必败,商人不会去造反。

    为了家族利益、为了子孙后代是每一个当家人心底里都会作为第一思考基础的想法,所以黄纵认为岳飞的担忧不无道理、却是有些杞人忧天……

    既然确定商团兵为了自身利益考虑,只能暂时全心依靠于刘行为首的大宋北朝朝廷。在“雇主实封、功军实赏”的命令发出后的第二天一大早,岳飞便正式发出了先锋出征的作战令。

    先锋出征?为何不是大军出征?

    岳飞所言这个先锋,不是他那二十四万正规军中的任何一支队伍。这些先锋,正是那才匆匆组建起来的商团兵。

    没经过多少操练的商团兵,岳飞却直接让其做先锋。这个消息传回到泗水河边后,慧了、雷震、梁兴全都迷茫了。

    望着刘行,梁兴先开口道:“岳大哥这是做甚?居然敢以未经操练的一群散兵游勇、江湖游侠当做选锋军谴入草原。难道、难道他不怕吃败仗、未等大军出动,己方士气先受折损吗?”

    “是呀!草原游牧民族未必能够迅速聚集出足够强大的兵力,可是那些草原民族常年都是在马上生活的。岳总制如此草草出兵,是不是有些太轻视敌人、太是儿戏了呀?”雷震在梁兴的疑问问出来,也盯着刘行问道。

    听到二人的疑问,刘行遥望北方、别有意味地深沉一笑:“岳飞不相信商团兵呀!他是在为我大宋、为我担忧才这样做。他这是让那些商团兵去做过河的卒子,是去做炮灰、是给草原民族耍出一计打草惊蛇计谋的做法呀!”(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