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710章 宣使识时务,大军再开打

第710章 宣使识时务,大军再开打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身在敌营,张孝纯还是知道如今北朝的形势的。

    听完张灏的话,他不由得低下头去暗暗思忖起来:刘行的新法让一个败亡的大宋重新复兴,据那些后被押来的被俘之人言说,如今刘行治下的大宋北朝已现盛世之像。

    乱世之J雄,似乎对那刘行不适用。他虽然邪狂成性,却没有曹C那种“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性格。这一点,从灏儿如今的身份上便可以看出来。

    灏儿当初兵败,实际上更多是因为与种师中、姚古之间的互相猜忌、互相藏私,才会被金狗各个击破。在那件事上,小种险些战死杀熊岭,灏儿责任远大于其聚兵抗敌之功的。

    如果那刘行真如曹孟德一般J诈、多疑,单凭灏儿险些将他至亲的师叔给害死那一条。不要说让灏儿去掌管天策卫的密营,怕是早已将他拿下、问罪去了。

    从这一点上,至少还能看得出、刘行在许多事上是个言行如一之人。他感恩我当初授职于他,感念我据守太原之举,才会如此善待我的儿子。如此之人,相信也不会做出有负天下人之事。

    而据那些后来被俘之人所说,他虽是已经牢牢掌握了大宋北朝的军政大权,却对一个传说已经疯掉的信王仍然算是敬让有嘉。

    一个疯了的皇帝,换做真如曹孟德一般的J相,恐怕不弄死也早给废掉了。因为谁都明白一个道理,真想篡国夺玺之人,必须地有一个神志清醒的无能皇帝禅位才算顺理成章。

    同时呢,听闻信王疯掉以后,那刘行四处广谴密探、布告天下将太祖之后千余人全都召入了汴京城。丰衣足食、荣华养尊,对那些原本已于朝堂渐行渐远的太祖后裔十分优待和尊崇。

    以此推断,刘行并无篡国之心。他最多只是想施展一腔的报复,按照他的理想去创造一个盛世大宋出来。

    他杀掉陛下,想来也是无奈之举。毕竟陛下真的太昏庸、很有心机又太过反复无常了。若是给陛下真还朝,大宋北朝如今的大好局面肯定会平地起风云、海上兴波澜。那是会影响到刘行施展他一腔报复的。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今我的灏儿已成为刘行的心腹,相信以刘行的性情,我张家日后即便无法成为当世望族、至少也能荣华几代。

    识时务者为俊杰,陛下已经死了。我何必再为一个昏庸无能、帝德丧尽。致我当初兵败被俘、受辱于胡狄的昏君去尽忠呢……

    念及此,张孝纯抬头看向了张灏。他刚想开口说话,马扩带着那五百名飞艇兵冲到了近前,让他欲言之词没能说出口来。

    马扩带着人,一跑到马车旁看到被砍得肢体破碎的赵桓尸体后。马上望着张灏高声道:“张灏,这是怎的了?太傅让你等救人,可这太上皇怎地就被杀了?谁杀的、是谁杀了太上皇?”

    “属下无能……”张灏被如此质问,低头便要辩解。

    “是那些魔贼杀了太上皇,是那些金狗眼见我等甩出那爆炎弹,立即便有那几个贼人上前、依金主之计先行砍杀了太上皇的。”张灏话还没等出口,张孝纯却抢先说出了一个谎言。

    听到张孝纯这个谎言,张灏心底里开心起来、马扩内心深处也在窃笑。

    因为张灏是执行者,他在带人从己方阵中冲向赵桓时已经想好了该如何格杀昏君后脱身。

    马扩是知情者、也是实际对这一切的掌控者与决策人。他落在杨沂中大营中以后,他便是实际上权限最大的人。

    所以张孝纯筹划的一切。杨沂中当时就告诉了他、并且将弑君这样一个超大号烫手山芋推给了他,让他来做决策。

    既然他是决策人、也知道刘行是必除二帝而后快,他先前才敢那样有恃无恐地去当中大骂赵桓。当时他其实早已在心底里,给赵桓定位成为一个死人了。只是旧日情分在,让他有些难受而已。

    如今呢,一听到张孝纯直接将二人早已商议好、关于赵桓被杀的结案陈辞后,两个人不由得一起暗中窃喜、心底偷笑……

    皇帝被杀了,半个时辰后。当马扩等人重新回到杨沂中大营中,杨沂中看到赵桓那支离破碎的尸体时,他没有为赵桓产生半分的怜悯和悲哀。

    站在赵桓的尸体旁。转头望着马扩、杨沂中问道:“马知事,既然这昏君已死、张宣使又已顺利还朝。那你那计谋,是不是就全然无用、我是不是可以下令全面对辽东、辽北、辽西三处那十万余残敌展开攻击了?”

    马扩闻言,先是看了看脸色苍白、站在他身旁的张宪。

    旋即才对望杨沂中。沉声道:“军机大事,你是总督你做主。只是我担心张兄弟这伤势,能否继续带兵去扫灭辽东之敌。”

    “这点伤无碍,我军征战、如今也不容许我有太多前方冲杀的机会。”

    张宪听到马扩的话,讪笑着、略显无奈地道:“难道马知事你忘记了,太傅的新军规做出了明确规定、我朝凡二品以上领军之人不的阵前冲锋。我如今是巡抚了。不能在去做那身先士卒之事咯。”

    闻听其言,马扩也想起了刘行前段时间做出的那个新决定。

    当时他是在刘行身旁的,知道刘行那样做,是不希望日后出现大宋二品以上为帅者折戟沙场、战死军中的事情。那样的事一旦出现,对于好不容易点燃的大宋诸军如今冲天那豪情是一种打击。

    所以只是微微迟疑了一下,马扩摊开双手、再对杨沂中道:“罢了、既然张兄弟不用阵前冲杀,你杨大将军军机之事、我这理藩院的知事就不便再多言了。怎样做,你做主。”

    见到马扩如此,竟是没有用其天枢同知、枢密同知身份来干涉军务,杨沂中心中大快、对他笑了笑。

    接着一转身,杨沂中马山恢复了往日那威严的神态,大声喝令道:“传我军令,命折彥直入夜时分发兵出击、三日内扫清西路残敌。张宪即刻返回辽北军,五日内荡清辽东之敌、将兵锋给我抵到高丽国北部大江之畔去。”(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