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686章 锦西灭胡骑(上)

第686章 锦西灭胡骑(上)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张宪用了一整天,在战场上屠灭了二十万高丽兵、三万多金兵。在夜幕降临世,他却陷入到了新的沉思中。

    就在张宪陷入沉思之时,锦州城中已是杀声震天。

    杨沂中亲自指挥着二十四万大军,用了一天以空中战队做消耗,炸的城内变成一片汪洋火海、炸的城中兵民死伤无数后,终于在戌时初刻发出了四门同时展开总攻的命令。

    总攻命令一出,四镇之兵先是一阵齐声欢呼。旋即炮兵将大炮交给了后方上来的转运兵暂时帮忙看管,飞鸢兵也把飞鸢甩到了几个转运大营和山顶上。

    在那些步军呐喊着开始冲锋时,他们也拎起火枪、举起大刀长矛嘶吼着加入到了向那些早已被炸得不知去了何处那些城门的冲锋队伍中。

    “屠灭女真、杀光高丽……”

    同样的号子、变成了锦州城上空的绝对主旋律。

    “拒绝受降、格杀勿论……”

    这样才号令,也在这个夜晚成为了大宋王师每一个将佐口中喊出最多的声音。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乱我大宋者、必灭其族……”

    两句来自两个时代人间豪杰的话,变成了这个夜晚彻夜振奋、鼓舞着每一个兵士忘记恐惧、放下道德观,全心只去杀灭每一个他们能见到敌人的最大强心剂。

    屠城、无论是何民族、杀光城中所有人,杨沂中的命令是这样下的。

    有了主帅这样的命令,当宋军杀入城内后,只是很短时间内便全似丢失了中原人原本孱弱的本性一般,全都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屠夫。

    以至于许多年后,一位在这一天参加了这场灭城战的随军文书在向他子孙后代讲述这场战役时,都只能说这是一场让所有大宋将士丧失心智、陷入疯狂的屠城战。

    以至于许多年后,参加过这场大屠杀、亲手开枪射死、挥刀砍杀了三十几个城内守敌和平民的士兵。在后来为向他的家人讲述这段往事时,用得只是“疯狂的复仇”、“失去理性的屠灭”来形容。

    以至于许多年后,杨沂中回忆起这场战事时仍然近乎亢奋地手舞足蹈、向他的家人和朋友炫耀他是如何用一座城、彻底把四十八万大宋将士变成一群冷血战士的成功……

    杨沂中有了炫耀的资本、在日后向世人炫耀的充足资本。

    但这资本不是真的只有不锦州城这场屠城战。在他带兵杀入锦州城开始大屠灭的时候。锦州城西北方向六十里处,折彥直也打响了另外一场屠杀战。

    八万塔塔儿骑兵,整齐地在一片空旷的草原上列好了阵势。

    在他们的对面,折彥直望着那些大漠上来的骑兵看了看。旋即回首望向了身后的参军使曾怀。

    “曾先生,塔塔儿人居然懂得我中原骑兵惯用的阵法,这倒是好生有趣、你说是也不是呢?”诡异地笑着,折彥直这样对曾怀问道。

    曾怀目不转睛地望着远处那些塔塔儿骑兵,听到他的问话后。鄙夷地冷冷一笑道:“跟我军搞阵法,这群家伙真是不知死活。”

    “那先生以为,我当以何法能够以最小的损耗、最短的时间,将这八万塔塔儿尽数歼灭于此呢?”仍然是诡异地笑着,折彥直再次问道。

    折彥直是西军世家,按道理说他自身对兵法、阵法上的造诣也很高。而且他还曾拜地上仙人为师,去修行了好久,面对这些塔塔儿人摆出来早已不知被破解多少次的破阵法时,为何还要先来问一问曾怀呢?

    折彥直这样做,那是因为曾怀也是名门出身。其曾祖父是从前的宰相。历经宋仁宗、宋英宗和宋神宗三朝,曾是恩济天下、德被朝野一代名相。其祖父也是右丞相,更曾参与过熙宁变法。

    虽然他的父亲只是参议郎兼秘书少监,远不及其曾祖和祖父。但曾家儒坛也是一方豪门,他自身又是刚从讲武堂第一期专设式特训班、高级战役班毕业的优异生。

    重文轻武的大宋朝,让折彥直这种世家子弟早已学会了尊重读书人为先的官场准则。两相之家出来的才学出众之人,又让折彥直对他多了几分敬重。所以自从曾怀两日前赶到折彥直身边起,折彥直就一直将他视若大军师、小先生一般的敬着。

    虽然出身儒坛世家,曾怀的身上却丝毫没有那些儒道大家族子弟的自命不凡与自恃过高的恶行。

    他很清楚折彥直为何如此敬重、尊重他,也很懂得为人处世之道。

    所以在折彥直问完后。他抬手一指那塔塔儿骑兵大阵道:“以将军之才智,焉用我来多言?想必将军早已看到敌之身后、两翼山谷之处是敌军兵力最薄弱的地方。只要将军谴出各一支万人精锐骑兵去夺了那里的高处、据高而守,那些胡骑定然难以逃脱。”

    话语微微一停、收回手,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曾怀望着折彥直接着说道:“至于如何以最小的损耗、最短的时间去杀光那些胡骑,嘿嘿嘿,我相信将军远比我这多数时间只是纸上谈兵之人更有良策吧?”

    “哈哈哈……”

    听完曾怀的话,折彥直爽朗地大笑了一声。

    笑声戛然而止,他先是正色望着曾怀道:“既然先生认为我可以,那我便在您这个太傅高徒的面前班门弄斧一番。若有不足。还望先生及时提醒。”

    言略一停,折彥直转头望向了身后的通传令,朗声道:“令杨震领两标去取东山口、命孙维带一万人去夺西山口。其他诸军,集中所有火炮对敌两翼先展开覆盖式轰击,勿给敌任何去拦阻和救援之机。”

    令语一顿,抬手指着敌阵,折彥直旋即又道:“着张胜带两万火骑兵,在炮火轰击停止后,立即对敌展开游弋式冲锋。诱敌为先、敌若不出,再谴石卫、庄勇真各率两万火骑同以散骑游弋战法张胜齐攻之。”

    命令下完,折彥直侧头再看曾怀道:“先生可有何补充,可同入战令尔。”(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