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651章 敢爱不敢认的薛式

第651章 敢爱不敢认的薛式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你……还好吧?”

    白仙还在惊叹于刘行身上所凝聚那信仰之力的神奇,种雁翎等人与紫衣公主已经飞身落到了刘行等人的身旁。而紫衣却在落地后迅速再起身,飞落到百步外马车上,望着车上的薛式轻声地问了问。

    薛式听到紫衣的声音,原本还在四下里指挥亲兵互相自救中的他,立即闭起眼睛来做出了一副充耳不闻凡尘事的神态来。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眼见到薛式那副样子,紫衣没有半分生气,反而显得有些愧疚地走到了他的面前:“女儿几天前感应到你要历劫,还说他很想念你。不要在意我,你能不能这次的事处置完后,随我去青丘陪一陪女儿呢?”

    “无量天尊……”

    耳听到紫衣这话,薛式忍不住喧了一声、接着仍然紧闭双眼地道:“尘间往事浮云过,贫道空门早洗新。女居士,前尘往事如云烟,莫要在来与贫道谈那些凡尘之事了。”

    “薛式,你这个没良心的老东西。”

    薛式的话音才落,刚飞身落在紫衣身后的白仙马上气得盛怒之中指着他骂道:“当初若不是我家姐姐舍得贞洁之身去救你,你何来今日这修为。不愿理会我姐姐也还罢了,怎的、看你这意思是连你亲生女儿你都不认了?”

    听到白仙那咒骂声,薛式仍然是紧闭着双眼,再次高喧了一声法号并未去开口反击。

    眼见到他那副样子,紫衣的泪水忍不住顺着面颊扑簌簌地滑落下来。

    “什么情况?白衣那姐姐,薛老道跟你姐姐这是怎么个事?”正当白仙愤怒地想要冲上去抽薛式几个大嘴巴的时候,刘行带着众人从后方赶了上来、一把拉住她后问道。

    白仙听到这问话,气得恶狠狠望着薛式。大声骂道:“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当年云游到京东徂徕山脚下。他去多管闲事,得罪了当时在徂徕山峡修行了千年的蛇妖。那蛇妖也与这泗水之渊中的上古大神有着密切的干系。法力当时已是接近飞升。那老家伙不自量力,差点没给那蛇妖弄死。若非我姐姐念在他千年前曾救过我母亲赶到救走他。他早已魂飞魄散、哪里来的今日这翻修为。”

    青丘狐报恩,这是一个在天地间流传了数万年的故事。

    刘行没有想到,这次紫衣不只是为了报种雁翎的恩而来,竟还与薛式也有着如此深切的关系。

    知道了这些,刘行也不由得双眼盯着薛式,再对白仙问道:“那方才我听说什么他的女儿,难不成你姐姐与这薛真人……”

    “是呀!当年这老杂毛为躲避那蛇妖追杀,藏于我青丘十二年。第三年便与我姐姐成了婚。第四年上便生下了我家那紫恋宝贝。”

    刘行话问到半句没再问下去,白仙却是一口气说出了内情后,气得再次指着薛式骂道:“可是他、可是你看他。不念有我姐姐的旧情也还罢了,我家紫恋宝贝每日都会启青丘神境卜算他的运数、关心着她。他却根本不想认女儿,这是什么修道之人,完全就是个老畜生嘛!”

    耳听到白仙这番咒骂,张天师上前一步、抬手按住她的胳膊道:“无量天尊,白仙公主嘴下留德。修道之人讲究个六根清净,薛道长年轻气盛时曾犯过错,可他如今毕竟是修心养性、静心修行的有道高士。你万不可如此一直辱骂于他了呀!”

    “他能做得,我却骂不得。张天师,这是何道理?”白仙听出张天师话中偏袒之意。马上一扭头瞪着张天师反问道。

    被她这一问,张天师竟也不知该如何应对。是个人就懂得,如今却是看上去是薛式理亏,谁都无法为他争回面子来。

    眼见耳听此情此景,紫衣却上前轻轻拉了拉白仙,哀婉地轻声道:“好了,四妹你不要再与他纠缠了。”

    “薛道长。”紫衣的话才落下,刘行却走到马车前。

    死死盯住了他,刘行阴测测地道:“按道理说您是长辈。无论是俗家还是道门上都是我的长辈,许多话不该来我说、也不该我来问。但是这连亲生女儿都不认之事。我若不管这尘世间怕是再无伦理可正了吧?”

    见到刘行此举,种雁翎与杨凌儿对视了一眼。心底同时暗道:紫衣都不想再说了、刘行这是为何上来多管闲事,这不像是刘行的性情所谓之事呀……

    当事人不着急,刘行不会跟着瞎起哄。二女怎会知道,刘行上前来说这番话、准备管这档子事恰恰是因为方才听到了薛式的心声。

    他在纠结、他在自我斗争着。

    往事一幕幕,伤心一幕幕。当日青丘的往事如果没见到紫衣薛式会将那往事深锁心中,绝不使那断记忆轻易来滋扰自己。

    因为当年他避难躲入青丘却是曾有过此生难忘的甜蜜****事,但是最后却变成了人妖殊途、刻骨铭心的痛苦,还险些让他曾经深爱的人遭受天谴、万劫不复。

    往事一幕幕、伤心一幕幕。一想起当年他明知道自己有了个可爱的女儿,却仍然被师尊强行扭回王屋山关了二十年的旧事。

    如今已经身为全真宗主的薛式,不敢想象若是他与那母子相认,未来会遭到什么样的折磨。

    怕了、他是被所谓天道、所谓天条、所谓的天理给折磨怕了。因怕而不敢与其实仍然深爱着的人多言,因怕不敢去奢求与女儿相认。

    这是天庭给六道制造的约束、这是天庭给六道制造的痛楚。薛式无力抗争,只能选择宁被人误解、也只来自己默默忍受……

    知道他心中所想,更加坚定了改天道、变天数决心的刘行见他不开口回自己的话后冷冷地笑了笑。

    接着直直站起身、湛金枪指向天际,口中高声道:“作为一代宗主,薛式你真的愿意一直被那贼老天当玩偶、连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孩子都不敢相认吗?”

    闻听此言,薛式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愕然地望向刘行,一脸无奈地开口道:“本座又不是你,天理不可违、天道不可改,天条亦不可在犯。”(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