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636章 公主露爱意,小七暗自伤

第636章 公主露爱意,小七暗自伤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听到刘行提及到他那个娘子,慧了忍不住脸上一红<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低下头去,他轻声地道:“想来也是她该现身的时候了,因为再继续下去她若不现身,我等便可直掀渊上水、去战那神兽了。”

    “师傅,您还有娘子、您不是和尚吗?”慧了的话音才落,一旁的赵金珠抬头望着他怪异地笑着问道。

    慧了听到这问话,脸变得更红、竟似女孩害羞般将脸扭向一旁道:“谁无年轻气盛时,谁有能真正做到无爱。我有娘子有何稀奇,只可惜当初她负了我、只把我当做了实现它个人野心的工具,让我的爱陡倍伤之无善果罢休。”

    “咯咯咯……”

    慧了的话音一落,刚走到马车旁的种雁翎与杨凌儿与小公主同时发出一阵铜铃般地笑声。

    笑声中,慧被脸上红云密布、却是猛地一抬头扫视三女道:“笑什么笑,谁说妖灵不能有爱了吗?还是我的爱很可笑?你们笑我,自己先为爱与情所困扰,有何资格在这儿笑我?”

    听闻此言,种雁翎与杨凌儿先是对视一眼,接着两个女人一起将目光注视到了赵金珠的身上。

    “公主也有爱,不会真是爱上刘师哥了吧?”杨凌儿是赵金珠的师姐,所以她敢不顾忌赵金珠是公主的身份,先开口怪异地望着赵金珠言了一句。

    赵金珠将慧了想要转移话题,小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回望杨凌儿道:“师姐,别中了师傅的计策、他这是在声东击西。”

    一听小公主这话,杨凌儿猛然惊醒,邪邪地笑望慧了道:“师傅。你不许欺负徒儿好吗?欺负我们姐妹俩,是要付出代价的哦!这个代价吗,就是跟我俩说一说你与那师娘是怎么一回事。别把我们姐妹俩蒙在鼓里。”

    “是呀!说,师傅。我以公主的身份命令,把你与那师娘的故事讲给我们听。不然,哼哼,我马上让刘哥哥逼去下那深渊、去与你不愿意碰上的那个女人正面开打。”赵金珠接话装出一副严肃的神态一说完,转头想要去给刘行使个眼色。

    可她才一转头,马上惊叫道:“刘哥哥、刘哥哥去哪里了?”

    “别急,我家相公和这是给你们姐妹俩一个逼这老妖怪的机会。他呀,一道灵符甩上天、使出地遁去找梁兴去了。”眼见到赵金珠一看刘行没了踪影急成那副样子。种雁翎虽是笑着,脸色却并不是很好看地说道。

    三妻四妾,在这样一个时代里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三从四德”、“男尊女卑”、“夫为妻纲”这些封建制度常年累月地灌输之下,在许多女人的内心里也早已经是习惯成自然。

    这种习惯源起于商周,是那两个王朝的更迭完成了由父系制的高级阶段向父权制时代的过渡。从此,为巩固和强化男性的支配地位,便造出了一系列宗法伦理的信条,既以规范社会,更以桎梏女性。

    女性地位之全面低落,既肇因于这种宗法伦理所维护的男性统治。男性统治更藉这种宗法伦理而大行其道,世泽绵长。?

    女性是父权社会的经济附庸,在父权社会中女性丧失了家庭财产的所有权。只得借助婚姻或血缘的关系依附于男子、沦为家庭的奴隶。

    “男称丁,女称口”之说,在这时代皆以一家中“丁”的数目分配土地和担负赋税,把女性排除在外<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这“计丁受田”制度最典型说明女性毫无经济地位的事实,女性在家庭中也没有私有财产。虽然刘行的新法已经废除了不许女子有私产制度,开立允许和离、女田平等政策。但想要改变那种根深蒂固、传统性的风俗还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

    在这个时代里,有时女性甚至沦为男性买卖的对象有卖为奴婢、卖为妻妾、卖为童养媳、卖为娼妓。陷入最悲惨的境地,这都是因为女性在经济上不能独立造成的。

    泯灭女性的经济权力,令其成为男子的性奴隶与生育工具。已成为封建宗法约束女性的有力武器。?

    刘行的新法中如今先是禁绝了人口买卖,不论是人妻还是人女。都不得再做私下买卖之用。娼寮、妓院的关闭,也堵住了女人另外一条悲惨的人生路。可是与之前的财产与权力一样。也还是方兴未艾、需待时日才能见效。

    女性被排除在政治之外自阶级社会产生以来,“乾坤正位”便成为规范男女的理论基础。“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

    “男主内,女主外”这种分工模式给两性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男性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增长了‘才干’,那些成功者制造了自己的‘历史’、成为财富与权力。

    妻妇与奴隶的拥有者,而生活于其中的妇女不得不屈从于男人为自己设就的生活范围和既定的角色,将自己的职分降到次要的从属的地位,从而形成了妇女无权的隐忍的经历,形成了认为妇女是无能的短见的偏见,从而妇女本身也就成了无史的沉默的群体。

    ”妇女被禁锢在家中,服役于人,料理家务,就是连统治阶级的皇后也属被禁之列。

    不仅如此,在刘行新法颁布前的封建社会里还宣扬“女祸论”,即认为宠信妇人使之预政,必酿成祸患。甚至宠信妇人,使之预政便是祸患的传统理论。

    无论家政、国政,都奉之为信条引之为鉴戒,使只成为限制女性预政的一件理论武器,总之一切女性的基本政治权利在这一男权社会中消失殆尽。?

    传统女教自始至终渗透着封建伦理的观念。儒家思想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思想基石,故传统女教向以贯彻儒家的宗法伦理观念为宗旨。

    在汉以前已出现了奴化女性的封建女教,女教轻视智育。认为“妇女只许初识柴米鱼肉数百字,多识字,有益无损也”,有的竟认为“妇人识字多诲淫”。

    正是这种“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点,剥夺了妇女学习文化知识的权利与机会,使她们的才智开发不出来、能力得不到培养,从而不能自立。

    与此相反,女教异常重视德育,尤其是封建宗法思想和伦理道德观念。

    而西汉刘向的《列女传》,东汉班昭的《女诫》,成为讨论女子问题的范本。连同后来的《女论语》、《女学者行录》,都在宣扬“三从四德”、“男尊女卑”、“夫为妻纲”、“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等教条。

    “封建社会的这些所谓女教、女学,不是真正的女子教育,而是一种货真价实的奴化教育。

    向女子灌输奴性服从的礼教纲常给她们套上精神枷锁,束缚妇女的言行、限制她们的发展。以使妇女成为封建伦理道德的自觉遵行者和殉道士,使她们长期安于被压迫,被奴役的地位……(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