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547章 庄子井、寻仙锁(十八)

第547章 庄子井、寻仙锁(十八)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双眼紧紧盯着井下,被一个亲兵扶着的薛式却在刘行话音落下时侧头对张继先道:“仙乐飘渺阵,看来你又得撒符施法、放出夔牛来才能破除此结界。┟╡┟┠╡┟.〈。”

    “仙乐飘渺阵?”没等张继先开口,刘行却惊愕地望着薛式问道:“难道、难道这是孙登、苏门先生结出的结界、布下的阵法不成?”

    一弦琴音起、世间两茫茫。苏门深山处、乐仙自逍遥。

    孙登,那是与向秀等人同一个时代、玄真派真正意义上的大宗师。

    其人一声隐世不出,与竹林七贤在混沌乱世中自寻死路去入世不同,孙登一辈子都是一个真正潜心修行的隐士高人。而且也是那个时代里唯一的一位最终达到真人修为、没飞升成仙却做了神人的修行者。

    相传孙登是汲郡共县人,他孑然一身、没有家属,独自在北山挖掘土窟居住。

    他夏天自己编草做衣,冬天便披下长覆身。平生好读易经,安闲无事时常弹弦琴自娱。

    据说那位苏门先生性情温良,从来不脾气。

    有人故意捉弄他,把他投入水中想要看他怒的形态。.(。

    可是孙登从水中爬起来,却哈哈大笑、丝毫不介意,直给那些人闹了个好生无趣、自愧而走。

    听闻他居住在宜阳山的时候,当时当权的司马昭闻知后命阮籍前往拜访。

    阮籍见到他以后与他谈话,他来了个徐庶入曹营、一言不。

    嵇康后来又跟随他游学三年,问他有何目标抱负,孙登也始终不答。

    及至嵇康将离别时,对孙登说:“先生难道竟无临别赠言吗?”

    孙登说:“火生而有光、如不会用其光,光就形同虚物。重要的是在于能用光,光就能生作用。人生而有才能、如不会用其才,才能反会召祸。重要的是在于能用才,才就能利益天下。所以用光在于得到薪柴,可保持久的光耀。用才在于认识获得道德真才。乃可保全其天年。如今你虽多才,可是见识寡浅、深恐难免误身于当今之世,望你慎重。”

    嵇康未能接受,后来果然被司马昭所害、临终作幽愤诗。诗中有“昔惭柳下,今愧孙登”那两句话深表感慨,后悔当初不听孙登相劝之言所误。┞╪═┝═╞.《。

    于是后人众说纷纭,都觉得孙登那是认为在魏晋之际任职容易被人猜疑,所以才沉默寡言。

    事实上人家是不屑与司马家为伍而一心向道。只为求仙。最终也终成夙愿、飞入神界得了个逍遥万年尘世间。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那位苏门先生曾经不知所终。后来当权派杨骏曾经把孙登请去,但问他什么他都不回答。

    杨骏赠给孙登一件布袍子,孙登要了。但一出门就向人借了把刀,把袍子割成两半、扔到杨骏的门前,接着又把袍子用刀剁碎了。

    杨骏一怒之下把孙登抓了起来,孙登才被抓当天晚上便突然病死。杨骏给了一口棺木,把孙登埋在振桥。可是没几天后,人们却在相距不远的董马坡看见了孙登……

    真正的隐士高人、而且是飞身进入到神界的人物。他所结出来的结界,让刘行、种雁翎、雷阵与梁兴等人全都是惊愕万分、惧意心生起来。

    然而正当刘行大惊时。张继先却对刘行微微一拱手道:“刘太傅,听闻您太原城上战扬威靠的便是雷法之术,是否属实?”

    不明所已然,不知道他为何这样问,刘行愕然答道:“是呀!我所擅长是雷法之术,怎的了?”

    浅浅一笑,张继先没有马上回答刘行的反问,而是侧看向薛式道:“夔牛虽是犀利,然则不好驾驭。我方才刚刚施法放出孽龙一用,如今符箓已不足以确保万无一失的控驭夔牛。所以薛老怪。你我与刘太傅联手、合施雷法之术,当应该也可破掉一弦之琴所留仙乐。”

    薛式、刘行,乃至此时不在此处的神霄派五老等等,都是当今世上以雷法之术见长的修行者。

    当听到张继先这番话后。薛式却是苦笑一下道:“你看看我、哪里还有法力可与你和刘太傅一起施法去呀!”

    身受重伤、薛式的脸上才出现了些血色,却依然惨白如纸。

    张继先听其言、知内情,只好再次回看向刘行道:“刘太傅,若是无薛老怪相助,你我二人便是耗尽全身功力,怕也难以破掉苏门先生那一弦之琴所留仙乐……”

    言至半句。张继先忽然停住了话语。

    他低头微微思索,旋即抬头注视着刘行正色道:“不知太傅可否愿意屈尊降贵,随我学一学我天师道的符箓之法。以你之功力,相信只要您肯屈尊降贵,便能在几个时辰内逆天道而书成足以驭夔牛的符箓。如今之计,怕是也只有此法可破那先月票秒阵了。”

    天师道的符箓法,那是多少人想学都学不到的。许多天师道自家的弟子,即便学到符箓之法,大多也都是一般宗派里的长辈传授。想要得到天师亲传,那等于是直接被确定为嫡传正根弟子,未来不是继承宗主位、至少也是天师道一派的长老。

    这样一个机会,许多人求之不得、刘行却是不求便可以得到。

    深知这些,刘行在张继先的话说完后却是诡笑道:“尊是人给的、贵是自己拼的。只不过我说张天师,你不是想让我做你的入室弟子吧!你看想好了,我如今已经是神霄派、豹林谷两个宗派的宗主了。要是你再让我入天师道,嘿嘿,我可不敢保证能帮你扬宗派哦。”

    “万法同宗、术数不同。”张继先眼见刘行那笑容有几分狡黠,却仍然正色道:“无论神霄还是豹林,实际上与我天师道本是同根同源。若太傅愿意屈尊降贵,我这续命符换来的三年寿命终了时,由你继承衣钵、那却是一件美事。”

    我了个去!不是吧!这小牛鼻子真是想要收小爷做他的徒弟呀!

    耳听到张继先的话,再见他说话时丝毫没有诓骗的狡诈之态,刘行心底先是暗自惊骂后继尔想到:好吗!小爷方才还想着夺了他是炼妖壶、然后在做万法归流之事。这倒好,不用小爷多费心思了,这小牛鼻子直接要让小爷继承他的衣钵了!(未完待续。)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