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541章 庄子井、寻仙锁(十二)

第541章 庄子井、寻仙锁(十二)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呼……”

    “刘太傅、种家娘子速速后退,那是玄风大鹏阵、是此处的第四道封印结界所藏阵法!”

    正当种雁翎飞身跃到刘行身旁,想要低头去探视刘行是否受伤时,一阵黑里带着微微红色旋风打着卷从井口下冲了出来。跌坐在一旁的薛式眼见风声起,急切地大叫了一声。

    听到那惊呼之声,刘行心底大骇、来不及多想转身一把拦腰抱住种雁翎扭头先飞向地上的薛式。待刘行夹起仙风道骨、实际上是瘦得皮包骨头的薛式纵身疾飞后撤出几十步远。

    再回望方才所在位时,冷汗汨汨出、刘行惊声轻语道:“爷爷的,这是什么邪门的狂风,居然能给石头都吹成了碎屑。”

    “妙析奇致,大畅玄风。大鹏为矢、锐破天行。那是魏晋先贤向秀所不的玄风大鹏阵,还好你带我二人退得及时。若被那玄风卷了进去,你我也早已变作碎屑了。”刘行话音才落,被夹在腋下的薛式说完话,又将一口黑血吐向了地上。

    耳听此言,刘行一面松开种雁翎的小蛮腰、一面将薛式扶起立于地上,另一面又忍不住回头望向那仍然在疯狂地在井口周边卷动中的玄风。

    “爷爷的,好犀利的阵法!这玄风不比小爷手上的神兵和我家娘子那神农鼎杀伤力差上多少,真是神来杀神、人来碎人呀!”先是惊叹了一声,刘行猛然停住话语。

    回首望向重新坐在地上开始调理气息的薛式,刘行接着惊疑地道:“向秀、魏晋时‘竹林七贤’之一的那个向秀吗?”

    点了点头,薛式边调理气息,边答道:“不错,正是那个参透庄周百篇文、自成一家遭天谴的向秀。”

    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七人,先有七贤之称。因常在当时的山阳县竹林之下,喝酒、纵歌,肆意酣畅,世谓七贤。后与地名竹林合称。

    嵇康善乐、阮籍不羁。山涛识人、向秀**。关于竹林七贤的种种传说刘行一点也不陌生,因为在豹林谷的万宝阁中许多古籍上都记载着关于那七人的传说。

    在那些传说中,向秀被世人给的评价是唯一的一位没有任何异样的人、同为一个**的定义。

    那是为什么呢?因为其他的六位都有些杂学良多、且难称有所专精。唯独这向秀专著于研读《庄子》、品知玄机。

    向秀少年时即以文章俊秀闻名乡里,后来研读《庄子》极有心得、大有所悟。于乡里讲学时为山涛所知。

    山涛听向秀所讲高妙玄远,见解超凡,如同“已出尘埃而窥绝冥”,二人遂成忘年之交。

    在山涛的接引之下,结识嵇康与阮籍。同为“竹林之游”。

    向秀好读书,与嵇康、吕安等人友善,但不善喝酒。

    向秀与嵇康关系最密,同时又通过嵇康结识了东平人吕安。嵇康“性绝巧而好锻”,于是经常可以看到二人在嵇康家门前的柳树下打铁自娱。

    嵇康掌锤、向秀鼓风,二人配合默契,旁若无人、自得其乐,同时也为了“以自赡给”,补贴一点家用。

    向秀还经常去吕安家帮他侍弄菜园子,三人可谓情投意合。

    向秀助嵇康打铁时。亲眼见证了钟会被嵇康奚落,这件事情成了嵇康被杀头的源头。

    向秀目睹了后来发生的一切,这些事也影响了他以后的人生道路。

    后来在先后经历了嵇康、吕安被司马氏害死的大悲大痛,向秀在惆怅和迷茫中大彻大悟,在苦闷和徘徊中大彻大悟,心境更加趋于淡泊宁静,用心阐发庄子思想的精神。

    向秀早年淡于仕途,有隐居之志。

    嵇康被司马昭杀害后,为避祸计,他才不得已顺应朝廷威逼拉拢而出仕。先后任散骑侍郎、黄门侍郎、散骑常侍等职。

    但“在朝不任职,容迹而已”,选择了只做官不做事,消极无为。

    向秀曾经主张无为政治。然而他所主张的无为政治,是“任自然而不加巧”。

    如东汉末的徐庶——其母为曹操所拘,不得已进入曹营,但他不发一言、不献一策,以沉默来对抗强权,向秀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向秀虽然没有完整的文集传世。但在当时他却是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大哲人、大文豪。其主要著作有《庄子注》,其中便首创出了玄风之语、那句“妙析奇致,大畅玄风”,“读之者超然心悟,莫不自足一时”。

    吕安见后叹为“庄周不死矣”。

    向秀还著有《周易注》,传称“大义可观”,然“未若隐《庄》之绝伦”,二注今皆已佚。

    又有《难嵇叔夜养生论》一篇,收于《嵇中散集》中。

    他到洛阳以后,全身心地投入到对庄子思想的研究之中。于是闭门谢客,潜心作注,用心阐发庄子思想的精神。

    向秀所著一书、一论、一赋三种作品,均为问鼎之作:其《庄子注》开创玄学注《庄》新思路,后人难望其项背、是以成为玄真一派的先辈尊师……

    如此一个先哲一般读书人,从《庄子》中参悟出的修行之法竟然他能在几百年前布下如此系列的玄风大鹏阵,刘行不惊讶才叫奇怪。

    可是刘行惊讶归惊讶,眼见那狂风乱卷、封住了井口,刘行还是马上再对薛式发问到:“薛天师,总不能让那玄风一直堵住井口、我等不去上前,让仙踪锁就此长存井下不能为我所用吧?”

    “虚靖先生,你还在那里看热闹、还不快来止风助阵。”

    刘行话才问过,薛式侧头回望他来的那个方向、冲着那片树林中没好气地喊了一声。

    “哈哈……还以为你一个人全能解决,原来你薛老怪也不过如此、还是被伤了吧!”

    薛式的喊声一落,阵阵紫雷闪耀起、一天紫气罩人来。一个年级大约也就三十多数、身上披着道袍的中年道士施展出雷云术从树林中飞了出来。

    一落到薛式身前,这中年道士先是伸手再他周身几处大**上点了点,旋即从腰间摘下一个小葫芦、取出两颗丹药扔给了薛式。

    接着,那中年道士一转身,对刘行微微颔首一礼,口中道:“天师道第三十代天师张继先,知天外飞仙欲改天道、变天数,应这薛老怪所邀特携炼妖壶前来相助。”(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