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530章 庄子井、寻仙锁(一)

第530章 庄子井、寻仙锁(一)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河南东南隅,梁州。

    事实上这座城池,在大宋朝人的心目中还是被速成为大宋的南京应天府。

    那位如今在临安城中正如坐针毡、腹背受敌的康王,当初便是在这座应天府、梁州城里以蜡丸之书假借天命,在汪伯彦之辈的忽悠下登上的皇位。

    当吴玠坚信刘行给他的权利,将会成为制衡胡三先生胡宏的重量级法宝后,放走了王命德的时候。

    这座千年古城外,城北方的一个小镇中。

    刘行驻足在了一口古井旁,仔细打量一番后回首对站在身后的一位老丈问道:“周先生,您确定这便是庄子井吗?”

    那老丈闻言,微微点了点头,捋着胡须道:“此井正是当年庄子取水之处,绝无错矣。”

    得到确切的回答,流行浅笑一下,接着大声对站在不远处的一群人大声喊道:“朱漆脸,马上带着你的人给我下井去。”

    听到呼喊声,那人群中率先跑来一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考古队长”朱漆脸。

    他一跑到刘行面前,双脚一站稳便咧嘴一笑道:“太傅,您真的确定庄子井下藏着被张无梦窃走的仙踪锁吗?别小底等下到井下,寻不到那报备您再惩罚小底呀!”

    仙踪锁,是何物?

    那是陈抟老祖飞升仙界前,得到仙家引路时所得的一件仙器。根据种师中所言,想要尽使四件上古神器认新主、去寻找禹王九鼎改天道,必须得先得到那件可以追寻天地间所有神器与仙宝的陈抟老祖遗世宝贝。

    既然是陈抟老祖的宝贝,陈抟老祖不是豹林谷开山祖师种放的授业恩师吗?那为何还要让刘行跑来这应天府、刚刚被刘行下令去掉南京的名称,复用唐时故称梁州的古城外,来这井中寻找呢?

    那是陈抟老祖飞升之前收了个小徒弟,那人的名字就叫做张无梦。

    张无梦本身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从北方跑去南方开远观里出家的小道士。可是呢?陈抟一见到,便知道他日后定然是一个能将道法发扬光大、开枝散叶的人,于是乎便在飞升前几年收购了他做关门弟子。

    按照辈分来说,张无梦应该算是刘行的曾曾师叔祖。

    这个张无梦呀。他与种放虽然是同门师兄弟,按道理还得尊称种放一声师兄。可是呢?他与种放完全就是两种人。

    种放是**不羁、淡泊功名的人。可是张无梦不同,张无梦有点官迷思想。他从拜入陈抟座下那天起,就一直认为想要弘扬道法。必须地借助皇家和官府的力量。

    他的想法是没错的,想一想历朝历代以来无论是佛家还是道家,不管是妖灵异术还是如今北方女真人的魔神教。哪一个没有人间道王者相助,能够真正得到发扬光大呢?

    可惜呢?种放是陈抟的大弟子,他不容忍这么一个小师弟终日里想着出山去给皇家当徒附。结果呢。陈抟才飞升没几年,师兄弟二人便翻了脸。

    种放的法力高强,张无梦知道不是对手,不敢明着去跟种放斗法。但是明着不敢来,他暗中却敢来。在一次种放喝醉了的时候,张无梦潜入到了种放的暗室中,想要窃取几件陈抟老祖留下的法宝然后逃出终南山去找赵宋官家谋个出人头地的机会。

    种放的法力既然那么高强,暗室中又怎会没有机关和封印。张无梦费了好大力气突破了种放在暗室外的封印,总算闯进去的时候却发现许多法宝早都不知种放给挪到何处去了,他只见到两件宝贝。

    一件。是陈抟研究出来的四神丹炼制方法的手稿,另一件便是种放根本无心去用的仙踪锁。于是乎,师门其他至宝偷不到的张无梦毫不客气,一见到这两件宝贝便卷起来逃出了终南山。

    张无梦偷了宝贝跑出了终南山,难道种放没去追他夺宝吗?

    答案是种放对那两件物什根本没兴趣,没兴趣的物什被同门小师弟给偷走了,种放酒醒后只说了一句话:他也是师尊的弟子,要便拿去、我不与他争……

    喏,种放根本看不上的东西,自然不会去追咯。

    可是张无梦得到了这两件宝贝。逃出终南山后他去了哪里,又做了些什么呢?

    他后来的行迹呀,一些道家的典籍和史书上的这样记载的:时有夏竦以《还元篇》奉献宋真宗,当朝王钦若奏闻宋真宗说刚从终南山里跑出来的张无梦道法很高、对道家心术也理解得颇为通透。能为宋真宗讲解那本《还元篇》。

    既然是宰相说的张无梦有那本事,宋真宗遂召他进京问以长久之策,张无梦答称:“臣野人,但于山中诵<老子>与<周易>而已,其他不知也。”

    令讲《易》,即讲谦卦。

    真宗不解。遂问:“独说谦何也?”答曰: “方大有之时,宜守之以谦。”真宗善其说,除著作佐郎,固辞不受,曰:“陛下德如尧舜,山林中岂不容一巢父、许由耶?”

    一日,复召讲《还元篇》,张无梦先称:“国犹身也。心无为则气和,和则万神结矣;心有为则气乱,乱则英华散矣。此还元之大旨也。”

    继又略说十余篇而退。

    宋真宗听完他这些话登时大悦、赐他喝御酒、遣使赠金帛。可是张无梦想要的不是这些,所以坚决不受,还乞求宋真宗放他还山。

    宋真宗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呀,无奈之下只能俗套地赐“处士、畅饮先生”的称号号,可是他还不要。

    真宗即以歌赐行:“混元为教含醇精,视之无迹听无声。唯有达人臻此理,逍遥物外事沉冥。浮云舒卷绝常势,流水方圆靡定形。乘兴偶然辞涧户,谈真俄尔谒王庭。顺风已得闻宗旨,枕石还期适性情。玉帛簪缨非所重,长歌聊复宠归程。”

    第二天呢,便下了道圣旨给了他个著作郎俸以养老。

    哎!宋真宗这下给的东西,算是种了张无梦的下怀。他凭借一个著作郎的俸禄,很快便搞起了自己的小道观、拉起了一杆子和宋真宗一样被他忽悠了的人开始了自创一派、弘扬道法的“大业”来。

    后来,这位张无梦还真是走了狗屎运,被他忽悠着投入他门下的那群弟子中还真出了个神人、便是连苏颂都无比佩服的上一代玄真派宗主陈景元。(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