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5章 一举多得、婚礼“天坑”

第525章 一举多得、婚礼“天坑”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坑,这次婚宴原来又是一个天坑。

    当刘行扬长而去、带着种雁翎登上飞艇,缓缓升空时。

    当府外原本负责警戒的天策卫、内侍女兵一拥而入,看着账单开始将一个又一个原本是敢来送礼的大小官员们抓起来的时候。

    宗泽望着天际那飘远的飞艇,清楚地明白了刘行的这次婚宴,实际上是为了打击历代以来朝廷中“礼尚往来”这种滋生**那歪风邪气挖出来的一个天坑。

    这一次是个天坑,坑的不只是某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一群想要借刘行加冠礼和婚礼来巴结刘行大大小小上百个官员。

    这一次是个天坑,被坑到的没有多少是武将。因为除了刘子羽等人之外,所有大宋王师的武将都没送什么用金钱买来的东西。被坑的主要对象是各地赶来的那些文官们,这次注定将要被刘行狠狠坑上一次。

    望着天空中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的飞艇,宗泽明白了:刘行不是没发现胡家三父子在做什么,他人小鬼大,很清楚胡家父子在结党。虽然未营私,却定然是为了夺取朝廷主导权才那样做的。

    面对一个朋党正在形成,将要对朝廷主导权形成竞争力。刘行不揭盖子,不直接与自己的先生去翻脸。这是一种隐忍,一种很政治上成熟的人才具备的隐忍。

    因为如果刘行发现了胡家父子的作为,马上对其出手。那么由胡家父子帮助刘行招揽来的儒生集团要么是面临灭顶之灾,要么就会变成一场文武之间为朝廷主导权的大内斗。

    女真未灭、南朝未平,外敌没有被彻底消灭之前发生内斗,其结果很可能将是导致北朝这个因二帝南归本就已经危机重重的政权,在内斗开始后瞬间崩塌。

    成熟的政治手腕是隐忍,宗泽先对刘行的隐忍油然生敬。

    软刀子杀人,这是刘行与他年纪不相符的第二个成熟表现。

    虽然不揭盖子、引发文武内斗,但刘行没有继续纵容胡家父子,而是选择了这种看上去似乎与胡安国没多大关系。事实上去是针对他的狠厉手段。

    你胡老先生的门生弟子不都是儒生吗?你是朋党不是也以儒生为主吗?儒生是搞这些“礼尚往来”的高手,“礼尚往来”也是儒生的习惯。

    好哇,那刘行就借这次机会,先敲打一下你那些朋党。

    哪些人是送重礼的主要人群呢?都是胡安国的朋党和尚未加入到其朋党里儒生们。刘行这次的大坑这么一挖。掉进去的上百人中九成也都是儒生。

    你胡老先生不是动不动就搬出祖宗制法来说事么?好哇,这次刘行就按照大宋朝祖宗制法,先给你的朋党和其他喜欢送礼打关系的儒生集团当头狠狠地敲上一棍子。

    胡安国的礼不重、只是一副他自己写的字画。胡寅的也不重,只是一部《山海经》古卷,民间那东西都是地摊货。算是古物。却花不上几个钱便能淘到。

    胡宏的礼物也很轻,他送的一部家传的《春秋》和一部胡安国所写的《春秋传》,根本没法用钱去衡量其价值。胡宁的礼物,甚至有些不屑一顾。他送的,居然只是一副文房四宝,是在他家书房里放了几十年的老四宝。

    在此等情况下,重礼者官降三个阶级自然不会直接打击到胡家父子。

    那么谁将会是被贬职降级的重点呢?是那些一个月几百石粮收入的侍郎、在外的布政使、按察使们。

    山东按察使一个人这次送了价值三千石粮的金银珠宝,河北布政使送得比他多、是价值五千石的各种宝贝。注定将要被严惩的,还得属东川按察使。他居然运来了整整五大车的礼物,总价值至少上万石。

    好了。刘行这一声令下,让三法司会审核查他们是从何处来的钱,买得这么多礼物来送。几千石看上不去多,但按照新法所定的、贪六十石者杀无赦。那三个人贬官怕是轻的,搞不好马屁拍到马腿上、直接被一脚给踢飞了项上人头了……

    一旦这些掌握着大权力的儒生、甚至是胡家党羽被三法司会审后定罪,严重的直接问斩。刘行等于是不伤情面,没揭盖子,只是用律法便剪除了胡家党一群中坚力量。

    有了这样一个天坑做前车之鉴、做警示,宗泽相信从此后胡家三父子就算再去拉人结党,那些读书人也会多长个心眼了。

    为什么呢?因为是个人就能够看得出来。刘行此次严惩的没有一个是以宗泽为首、武将为主党系中的成员。绝大多数,都是他胡家的党羽。谁以后再死心塌地跟着他,除非不怕被刘行这样一个挖坑高手给坑咯……

    “行儿这小子,这是在作甚、这是在作甚。”

    正当宗泽遥望那飞艇消失在天际。怔怔失神地想到这些时,种师中气鼓鼓地来到他身边捶胸顿足地道:“古语道,伸手不打送礼人,这小子怎地不但要打、还要一百多个大小官员一起打。这也太过分、太过分了。”

    “过分吗?”

    眼见耳听种师中如此,宗泽诡异地一笑:“歪风邪气源于官场,我倒认为你那师侄做得一点也不过分。相反。嘿嘿,他这一次做出来的事,怕是南朝那厢根本想不到,我朝之内的暗流也就此终结。一举多得,一刀多洞,哈哈,他是人小鬼大、当世怕再无人可与他在朝政智慧上抗衡咯!”

    “暗流?”闻言先是一惊,种师中接着又惊问道:“这又与南朝有何干系?”

    见他仍然无法理解,宗泽又是诡异一笑:“你也久经沙场、官场上混迹了这许多年。难道对我朝正有朋党欲崛起之事半点都未察觉到吗?南朝那边,从康王自下而去,除李纲等人外皆在有机会收礼、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搞点事出来敛财。”

    话稍一停,宗泽变得语气沉重起来:“而我朝这厢,刘太傅这是在明示天下、谁敢在我朝搞歪风邪气敛财必然受到严惩。你想一想,天下百姓的民心,在如此对比之下会倾向于谁?便是二圣归位,民心所向还会是对我朝形成重大威胁的原因吗?”(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