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512章 才得字号,便废跪礼

第512章 才得字号,便废跪礼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对一切贪赃枉法永远一副嫉恶如仇的表现,这似乎已经成为天下人对刘行的共同认定。

    然而当刘行说完这些话时,自己的心底里却很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反对的,如今自己也在做。

    燕通宴,如今眼前自己这场生辰宴,不也是一场燕通宴吗?

    不过这场燕通宴,刘行更加清楚接下去做什么。只要自己将接下去的事情做出来、做好了,相信从此后此等宴会之风也会随之被压下去。

    心中早有数,刘行不再多言。重展出笑颜后,走到了宗泽面前:“宗帅,其他的事都该简则简、能摒除便去摒除。但这个表字之事却是省不得、去不掉,所以,嘿嘿,还要劳烦您为我正式赐个表字吧!”

    表字这种丰富起源于商朝,盛行于周朝,后来形成了一种制度。

    男子成人后不便直呼其名,故另取一与本名涵义相关的别名,称之为字、以表其德。凡人相敬而呼、必称其表德之字。

    当然,这种风俗性的制度,在大宋朝已经算是个例外。因为许多平辈人之间,同僚之间相见,是根本不会再去称呼对方字号、多数时间只是称呼名字的。

    这是一种起源于乱世、百余年前的五代十国时期与胡人融合过程中产生简约化的结果。

    然而刘行是汉人,虽然大宋朝百年以来一直也很重视礼仪,并未明令天下必须改回到唐朝之前那种人与人之间称字为尊、呼名为贬的风俗,但刘行却想让汉人的礼仪繁杂去除、简约留下。

    要重视礼仪,所以名、字的称呼上是十分讲究的。

    按照唐朝以前的史书所记,在人际交往中名一般用作谦称、卑称,或上对下、长对少的称呼。

    平辈之间,只有在很熟悉的情况下才相互称名、在多数情况下,提到对方或别人直呼其名,被认为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平辈之间,相互称字。则认为是有礼貌的表现。

    下对上,卑对尊写信或呼唤时,可以称字,但绝对不能称名。尤其是君主或自己父母长辈的名,更是连提都不能提,否则就是“大不敬”或叫“大逆不道”,所以便产生了我国特有的“避讳”制度。

    为人处事、重礼守真是好的,这种表字的制度与风俗。便是可以留下的那种。刘行的这些想法,早已告知了宗泽、种师中等人。

    所以当刘行微笑一语后,宗泽马上开口也是微笑着道:“小种相公虽是你长辈身份,然则却也是你的宗门师承传习之师。故而,我只想赐你一字,以表汝德。另外一字,还望小种相公为你赐来,才合世礼。”

    一个表字,要两个人来赐给。

    宗泽的话说得好像是在避让种师中,可是刘行与种师中都清楚他深层的用意。是在向天下宣布一件事:刘行的表字是宗泽与种师中两个人给的,也就是从此以后二人都是刘行的师长。

    功劳高过所有人的两大老帅,同时成为刘行的师长,至少以后天下行伍之人都不会再敢对刘行心生任何忤逆之心。因为一旦他们有了那种心思,种、宗二人登高一呼,再牛的武将都难逃被群起攻之、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

    知其深意,刘行不多言、种师中也不多说,只是也路出微笑来说道:“好哇,那就请宗帅先赐行儿一字,我后补再赐一字。”

    “<说文>曰元。始也。按,当训首也。<仪礼>言始加元服。<文心雕龙>讲人文之元,肇自太极。故而,我为行儿赐之首字、乃为一个‘元’字是也。”

    再是行伍多年。宗泽也终归还是一个苦读圣贤书多年才走入仕途、踏入行伍之人,所以他只是一开口便引经据典、看似轻描淡写,实则用意深长地为刘行取出了第一个字、“元”字来。

    “好,这个‘元’字取得好,也贴切。”种师中在宗泽停住话时,马上也开口笑着道:“当今天下、新法初成。元始创者、乃为行儿。如今世间,功法高深、德法之渊,万事法度、诸军百务亦皆行儿元始,这个‘元’字对行儿再是恰当不过。”

    言语微微一停,种师中旋即皱眉略作思考后,却有些怪异地望着刘行一笑接着道:“不过‘邪公子’之名天下皆知,行儿虽有大德却又诸多离经叛道之举。既然宗帅先表了你的功德,那我便送你一字以求自律。这个字,唯‘敬’字不可取。望你今日后懂敬老、敬贤、敬能,领我大宋更家富强尔。”

    宗泽表字先赐一个元字、种师中守律告诫又送上一个敬字,刘行的表字就此形成、合于一处便是“元敬”。

    “行儿谢二位尊长赐字,今日后定将继往开来、继续做好新法百业创新事,恪守师叔教谕敬贤良、敬能者、敬尊老。”刘行得到二位老帅如此赐予字号,心存感激却并且跪拜,只是在说话时长揖见礼、以示感谢。

    一见刘行居然在接下字号时都不去跪拜,站在一旁的那个侍郎立即上前一步。

    他拉了拉刘行的后衣襟,轻声地说道:“太傅,依祖制、世代之礼,您此时当跪才显尊敬。您快跪谢、快快跪谢,不要使人再得口实以笑您邪狂成性、不守礼法呀!”

    耳听到那侍郎此言,刘行猛一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接着提高嗓门,大声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世间众人皆平等。小爷不跪不代表我不尊重二位老帅,小爷不跪只是不想去做软膝的男儿。多少年来,这种跪拜礼使我中原男儿失去了大多血性,从这些跪拜开始变得学会卑躬屈膝。所以今日我不会跪拜,从此后我朝之内也不许任何人再行跪拜之礼。”

    “啊……”

    一听这番话,那侍郎大惊,满堂众臣也是一阵惊呼声。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刘行也不回头看一看脸都黑了的宗泽与种师中,继续高声喧道:“我以大宋宰相、当朝太傅、天枢知事、枢密知事之权政令天下,自今日起无论何人见官不跪、见君只长揖。唯拜祭先祖与父母时,可行跪拜之礼。今日我要我汉家男儿从此后只是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做一群顶天立地真汉子!”(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