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479章 为防言论攻击,建出教坊宣恩(下)

第479章 为防言论攻击,建出教坊宣恩(下)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教坊司正使、宣恩阁阁主,还兼一个吏部侍郎衔。

    刘行的话说完,宗泽马上清楚地意识到他所担心的事、他儿子的未来原来刘行早已给谋定了。

    宗正寺宗正使,宗欣如今公开的职衔那只是个从三品、职权有限的官。吏部侍郎,那却是一个正三品、职权很大的官。

    吏部,天下官吏都要听其勾调。无论是皇帝,还是宰相。想要调配大小官吏,首先都要先经过吏部过一遍筛子。

    天下文官的任免、考课、升降、勋封、调动等事务,。如果没有吏部尚书和与二侍郎通过,即便是颁出的政令那都只能是暂时、迟早要被罢官去职的。

    就拿那个方庭硕来说,“权知开封事”、“权”后面多出一个知字来,那就是因为他既没通过开封咨议会的“民选”、也没通过吏部的“官授”“

    他想要去掉那个“权”字,即便是先过了开封府咨议会的选举,若是没有吏部的“官授”也只能一直就那么挂着。

    只要挂着他那“权”字,随时随地吏部一个政令下去。就算他是“民选”出来的少尹,照样会被“勾调他处”丢掉现在那职务……

    按照北朝现今的规制,吏部尚书是个从二品、与在巡抚同秩。侍郎虽然只是正三品,但手上的权利却绝对不是宗正寺那宗正使,只能官吏宗室的官权利可以相媲美的。

    面对刘行这样的新任用,宗泽无法抗拒、全天下渴望子女出人头地的父母都无法抗拒。

    于是当刘行说完对宗欣的任用后,宗泽稍做思索后开口道:“好吧,既然太傅您已筹谋确定,我自当全力相助。只是您若将天策卫之特权分入各司,恐怕还是有所不妥。因为您要分权而治。各部却仍有尚书专权,总不能连尚书也分权同设几人吧?”

    尚书不能为了分权同时设几个人,那么即便将天策卫和武英阁打散、分入各部中去。也只能是去表不去本的做法。

    宗泽能想到这些,刘行自然也是早已想到。

    在他的话说完后。刘行微微一笑道:“我不分设几人同任尚书,但也不会将分入其部中的特权有司完全交与各部尚书去掌管。天策卫、武英阁我不裁撤,仍然存在。特权有司除对六部负责外,遇事同时需经留守的卫阁官长准许才可行事。”

    天策卫、武英阁,那是刘行的心腹机构,刘行当然不会真的因为柴国胜一案暴露出的弊端就去一棍子打死。

    至少梁兴在、至少马扩在的时候,刘行还真是有些要“不看僧面看佛面”,给那二人留下一些特权和颜面的。

    怎样做<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才能使二人颜面不失呢?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梁兴和马扩看上去是失去了独断天策、独领武英的绝对权力。

    事实上,刘行马上又加上了一条“特权有司除对六部负责外,遇事同时需得卫阁官长准许才可行事”这一条,等于是让梁兴和马扩有了可以直接介入到朝廷各部之事的机会和权力。

    分而用之,刘行更多考虑的是将情事事务详细分类、将如今并不算很到位的特情机构分门别类会加强侦测能力。

    分权治之,刘行想要的其实不是自己的两大心腹机构被瓦解,恰恰是通过这种明分暗合的模式增加卫阁的权限,从而实现分而治之、分而得之、分而管之的目的……

    刘行将真实想法一说出来,宗泽再是军务强于政务,他也明白了刘行真实的用意。

    老元帅心中很快又生出新的担忧。游疑地望着刘行道:“太傅,您不是准备让马扩、梁兴二人变作本朝的‘隐相’吧?”

    隐相,这词原本是属于北宋六贼之中那个臭宦官梁师成的。但此时宗泽说出来。绝对不是担心梁兴和马扩二人之中,哪一个可以成为下一个大奸臣。

    因为二人无论自身所作所为,还是他们行事过程中的环境,都不会允许二人去变成了一个弄权的奸臣。

    宗泽这样想的最大原因,当然还是他对天策、武英两个机构的有了很深的了解。

    就拿站在门前担任警戒他那个二儿子宗欣来说,虽然在天策卫中职司要比梁兴低。可是若是梁兴想弄权、想去搞风搞雨地做奸臣,宗欣便能随时一封“密折”直呈刘行的面前。

    在不被他知道的情况下,将他所做的一切全都禀告给刘行,让刘行先做好打击他的准备。

    同样的。在天策、武英两大机构中,不只是宗欣这样职务算是高的人有直呈“密折”的权利。

    许多看上去不起眼。但与宗欣一样出自刘行亲训、猎人谷特训营的天策、武英力士,哪怕只是个*品的力士都可能拥有这样的“密折”直呈权利。

    这种直呈。从建立开始刘行便没对任何人隐藏。既是震慑阁卫官长,也是在震慑朝中各部以及各地方的官长们。

    刘行当初明言,就是要用这种直呈制度来威慑那些有心做贼之人,使之不敢伸出那只肮脏的手去作恶。

    而谁手上有这样直接对刘行负责的特权呢?梁兴、马扩只能知道极少的一部分,也就是只能知道猎人谷特训营出来的那两批、四百多人。

    可是马扩、梁兴不是傻子,他们更清楚地知道,以刘行对特情事务的一贯作风,肯定在其他密营出来的人中也早选出了合适人权、给予了这种特权。

    既然老元帅知道阁卫中有这样的特权,为何还要担忧梁、马二人有人成为隐相呢?刘行明白,他担忧的不是怕二人作恶,而是怕二人因自己这种分权变得权势滔天、变成可以连他这个次辅都不放在眼里的无上新权贵。

    知其所忧,刘行又一次淡然笑道:“宗帅放心,我能给他二人伸手介入六部的权利,自然也有让六部制约他二人的权利。自分权开始之日起,阁卫所需一切开支全部改从分属部堂支出。嘿嘿,各部堂如果感觉他二人太是僭越,只许扎上钱袋子、便能让二人玩不转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