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434章 天策之危、促定“怀柔”

第434章 天策之危、促定“怀柔”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太有趣、太有趣了。”

    汴京城、西门内,一家酒楼的二层。

    三个书生围座在一张桌子前,便饮酒边作着辞赋,忽然间一个书生从楼下奔上来、跑到那三个书生身边抚掌笑着说了一句。

    见他那副笑逐颜开的样子,其他三个书生没人出声、却是齐齐将目光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那个后上来的书生也不寒暄,仍然抚掌笑道:“那个罗生德也是太有趣了,他居然是吏部曹郎中的表弟。这次他的开封少尹,竟是那个曹郎中保举的。现在好了,不光是罗生德倒了霉,连曹郎中都被吏部天官杨时、杨老先生给抓了起来。”

    话到此处,后来的书生变作了大笑:“哈哈,这真是偷J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呀。估计那一对表兄弟,此刻一定是在刑部大牢里互相怪罪、互相咒骂不休呢!”

    听到他这番话,其他三个书生中一个穿着灰袍的说道:“这有何好笑,你是笑曹郎中与那个罗某人太愚蠢呢?还是笑当今的朝廷仍然有用人不明、闹出笑话来呢?”

    “当然是笑曹郎中与那罗某人太愚蠢咯。”后上来的书生耳听那灰袍书生的话,一P股坐在了他的对面,仍然是大笑着说道:“那对表兄弟,居然以为太傅的一系列新法是虚的。哈哈,这下好了,他们以身试法、怕是再难见天日咯。”

    “是呀、是呀!那两个人真是愚蠢,居然想在刘太傅的新法规束下,还去搞那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这真是咎由自取、咎由自取呀!”另外一个白衫书生喝了一口酒,也是面露出了耻笑神色接过了话。

    “嘘……”耳听到三人如此一轮,另外一个青衣书生急忙挥手制止三人,神秘兮兮的向着四周张望一番后,摇头晃脑地道:“小心隔墙有耳,汝等言辞,已涉嫌妄议朝政、莫不是相被天策卫逮了去。”

    听到他这话。那三个方才还议论得十分来劲的书生脸色一变,集体默声……

    而在四个书生在一阵默声后,将话题转移到了琴棋书画、风流韵事上时,在他们不远处的包厢内。两男一女却是相识笑了笑。

    这两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为了不使神农鼎行踪过于招摇,也为了种雁翎如今有些尴尬的身份不成为宗泽、胡安国等入京阁老们拿她问罪的原由,刘行在进城前选择了脱离大队、只带着梁兴便装入城。

    “梁小哥儿,看来你的天策卫。现今这还真是人人闻之色变了呐!”面露怪异笑容的种雁翎在相视一笑后,先对梁兴开了口。

    闻听此言,梁兴讪笑道:“我倒宁愿怕我天策卫的,是那些蛮族、东夷。叫自家手足惧怕,真心不是好事呀!”

    见他如此说,刘行马上明白了他的苦闷。

    试想,谁愿意让自己的同胞如此惧怕自己?这种惧怕看上去很牛,事实上背后却是被孤立、被鄙弃。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再强大、再有本事的人,一旦被孤立。本事再强做起事来也会举步维艰、寸步难行。

    常言道众人拾柴火焰高,失去了众人相助,即便是那一把火开头烧得多么猛烈,最终都会因为后继无力而渐渐熄灭。

    如今的天策卫,由于在北朝境内执行了太多次任务,竟在各处只是不到两年时间内建立起了多大三百座教化营来而让北朝之内臣民闻之色变。

    三百座教化营,那是个什么概念呢?以每营基本千人计,天策卫在这两年不到的时间内已经将三十万逮起来、塞进了那里。

    这还不算那六十作更加令人心生畏惧的洗心营,若是算起来的话,如今天策卫实际上已经在北朝之内前前后后把三十六万人给抓捕、关了起来。

    三十六万人。刘行在来京的路上第一次得到了梁兴汇总后这个数字的禀告,让是竟让刘行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白色恐怖”,当时刘行震惊之后,想到的第一个词汇。便是这个曾经在后世里无数书本上看到过的词汇。

    自己这是为了实现推进社会发展、从根子与本质上去强大中原汉人,在这短短两年不时间内将北朝一成二的人全都给抓了起来了呀!

    如此抓人、关人、杀人,这岂不是真的与过去从书上、影视剧里看到的独裁者没什么两样了吗?

    继续这样做下去,即便小爷是天外飞仙、无需对天庭负责,却在良心上也无法忍受呀!

    怎么办、这种情况不能继续下去。要继续新法推行,必须独裁。可做如此的独裁者。良心难安。

    必须想个办法,不再只是让天策卫去一味地抓人、却又能让反对自己的人快速消失,这是刘行在种雁翎取笑梁兴时一直在想的问题。

    所以当梁兴无奈讪笑后,刘行开了口:“大定王也进东京城来了,我准备三天后正式通谕天下废掉智脉无法洗涤干净的信王,改立大定王为新皇。届时,新皇正式登基,朝廷便会大赦天下。到时候你将那三百营中罪责轻的、非主责的全部移送西夏补入军屯,改由曾炜杰和他的巡防营继续去管束吧。”

    听到这话,梁兴面色恢复了平静,微微点头、抱拳道:“太傅此法可行,继续这样抓、关下去,我天策卫连补充新员都成了问题了。”

    知道他的难处最大关键点就是补充新血时,因其恶名而后继无力,刘行淡淡笑了笑:“我知道你怕我要的三万精干你不能三年内完成,我会拿你问罪。放心吧,现今这半数力士,已让我很是得力。剩下的一万五,许你延至五年。”

    此言一落,刘行旋即侧首望向楼台外,深沉中若有所思道:“单纯依靠严苛的律法,是能够震慑万民反对的声音。但长久下去,必然会积蓄良久、一发不可收拾。所以,接下去你天策卫也要开始适应对内怀柔的新方略了。”

    一味的高压,只是饮鸩止渴。想要不继续单凭高压政策去强行压服那些对新法不满的人,刘行想到的是怀柔政策。

    以政治手段去收买那些反对新法的人,用封爵、赏赐、小恩小惠、宣教和招抚来稳住那些异族、那些山贼。刘行相信,一旦做起来至少会比单凭天策卫抓捕、问罪、斩首更适合全新的政局。(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