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409章 火器竟被骑兵破

第409章 火器竟被骑兵破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东、西两面都在上演世家内斗大戏。

    唯独北门口,在此时却是真正的血战之中。

    世家在北门的兵力,以吴越钱家为首。

    这吴越钱家,那可是曾经在江浙一带自立为王的开国归族。

    虽说是历代以来大宋朝的皇家,都对这钱家有所防备、有所忌惮,想方设法不让这个曾是一方诸侯的家族在汴京城里做大。

    可是钱家的人这个姓没白姓,找家人怕他们私养家兵过多,日后图谋复国不是吗?他们干脆平时不养兵,全力去赚钱。赚钱干嘛呢?去收买陕陇和京西各地那些落草为寇的人。

    经过七八代人的不懈努力,在汴京城被金狗攻破之前,明面上钱家是家财万贯、富得可以随时买下半个汴京城。暗地里,陕陇十九路寇首、京西七路大贼全都跟钱家有着理不清的关系。

    可是刘行一执政,新法一推出。侥幸从金狗手上逃脱的钱家人顿时急了,因为刘行针对世家的新律法让他们意识到继续明里拼命赚钱、暗中私通山贼以养兵这一套,肯定是早早晚晚要完蛋的。

    人均分配田地,钱家没法再去明里暗中去想尽办法收并土地,将收上来的粮食去送给那些贼寇。绝对大多数行业主导的商铺,都只能是官督商办,这更是让钱家没了大批见不得光、也不想见光的钱去给那些贼寇置办兵器和发赏钱。

    人都是一样。没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往往只有被逼向绝路时,人才会激发出最大的潜能、迸发出令人难以想象的潜力来。

    新法将钱家人逼进了绝路,种诊一入京、钱家便最先搭上了种诊的线。搭上关系以后。正是钱家人不断的游说、钱家几个人使诡计和买通御医,才使那些御医壮起胆子去给赵榛和种师中试毒的。

    要钱有钱、要粮有粮,还有着商人世家那种独到得连刘行都无法一力对抗的种种下三滥诡计。完全可以说,如果没有钱家暗中捣鬼,种诊未必就能率众揭竿来造刘行的反……

    这样一个家族,当种诊真得登高振臂、高喊一声发动这场谋逆叛乱时,马上便撕掉了从不养家兵的那张面具。

    就在种诊封闭汴京城前几天。钱家家主钱万通从陕陇、京西,将那二十七路世代受他家大恩的贼寇全都带进了汴京城里来。

    当时连种诊都被钱家聚集兵马的数量。给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整整六万人!

    而且各个都是接武艺高强、骑射精湛,杀人不眨眼的精壮汉子。

    正是这六万人,自从聚集起来后,便全被种诊谴到了从前以为一旦刘行发兵、必然首先去攻击的北门。

    也正是这六万人。此时变成了阻挡在孙克耀、饶克兴面前最大的一块绊脚石。

    “给我轰、轰光那群贼寇!”

    北四街与西六街的交叉口前,孙克耀眼见自己麾下的五千将士连续朝着对面那群叛军进行了七轮轮射,居然不见人少、反见贼兵越聚越多,顿时气急之下向他后军那六门神武大炮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轰、轰、轰……”

    炮声响了,可也就在炮声响起的几乎同时,叛军中突然杀出了一支上万人的骑兵<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那些身上胡乱套上战甲,穿戴着看上去就像一群溃败后散兵游勇一般的骑兵呼哨着、迎着炮口发起冲锋时,却让孙克耀心底大惊道:直娘贼!这是哪里来的贼寇,居然骑阵如此有序?

    那上万骑兵冲锋时真的很是井然有序。在高速奔行中阵型居然丝毫不乱。

    任由炮弹落在人群中炸飞一片又一片,那些骑兵只管严守阵型、很快便冲到了孙克耀前军那一千二百火铳兵面前。

    近卫兵,都是轻甲小盾兵。眼见到那些骑兵冲了上来。孙克耀心底又是一阵懊恼:太傅为何不给我等配上一些大盾钩镰兵,那样爷爷也不用怕他这些骑兵了!

    心中懊恼归懊恼,懊恼之中孙克耀还是大声喝令道:“前军开火、后军待击,给我射杀那些贼兵!”

    “砰、砰、砰……”

    火铳响起、密集弹雨射向了那些骑兵。

    可是一千二百名前军的将士每轮只能打出四百发子弹,当第一个轮射结束、第二轮还未来得及展开时,那些骑兵中已有上千人冲进了前军的阵中。

    战刀飞扬、杀声震天。孙克耀眼见到前军那一千二百名士兵只在眨眼间便上半数被那些骑兵砍杀,竟远比与金兵对战时更凶险。

    大骇之中。他怒吼道:“中军、两翼开火,切勿使那些叛贼骑兵杀至后军来!神火飞鸦、火箭筒、连环铳一起开火!给我射、给我射……”

    “轰、轰、轰……”

    “哒、哒、哒……”

    没人发出疑问,没人敢开质疑。

    其他四军的将士们知道此时不是顾及正与叛军近身肉搏那些前军兄弟性命的时候,因为那些前军的兄弟显然挡不住更多已冲到近前的骑兵。

    只能将那些兄弟连同骑兵一起当成敌人疯狂扫射、务求射杀而死才能确保不被叛军冲至近前来摧毁炮阵和飞鸦营。

    所有的火铳、连环铳、神火飞鸦和火箭筒同时开火了,没有了从前那种井然有序、孙克耀的部下们完全是变作了以队为序的乱射。

    这一轮疯狂的乱射持续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终于,孙克耀发出了暂停射击的命令。近卫兵们再向方才前军所在方位看去时,却全都是被他们的“杰作”惊得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那个方圆不过百步的十字街口,战马尸首层叠在死人上、汨汨鲜血正从那些人和马的尸体下方流出来,汇聚成一条条血红色的小溪。

    那血红色的小溪流淌到附近的排水道时,竟迅速灌满了排水道、反溢出来后将那一方街道的地面上全都变成了血红色。

    上万个骑兵被射杀、那里也有一千两百名昔日兄弟的尸体。近卫兵将士们在一阵惊愕之后,齐齐发出了阵阵低沉的怒吼声。

    听到那些怒吼声,已经红了眼的孙克耀更加愤怒,他嘶吼道:“给我出击,杀光钱家所有人、杀光钱家所有人!”(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