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376章 种诊密谋、爱人反目(一)

第376章 种诊密谋、爱人反目(一)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小楼的房门打开,一个女子闪身走出了小楼。

    对着曾孝全频频一笑,那身着仆装的女子道:“曾先生,种军门和七娘子不在这里,他们去宫中了。但军门走之前,留下话了。说是只要您回来,马上便可随时进出太保的住处”。

    太保,种师中的封官。

    在当今的北朝,宗泽是太师、刘行是太傅,张所的太保刚刚被褫夺掉。

    原本种师中是少师的封官,在张所的太保被褫夺之后,刘行马上便下令让被自己当成旗帜使用过的师叔递进、成了新的太保。

    其实刘行这样做,不只是为了堵住种家和天下人的嘴巴,被人骂自己不尊师重道、邪狂到了目中无人。

    更重要的,其实也是为了赎罪、赎对师叔犯下的罪。

    当然,谁不知道此时刘行内心深处对种师中的愧意与负罪感,包括种雁翎在内。

    如果她知道刘行做这一切,都是先有因、后有果。只能怪他的叔父太是顽固、太是愚忠种下的因,才有刘行迫不得已为了大计将其毒成植物人的结果。

    怕是她也不会此时站在宫中,愤愤地跺着脚,大骂刘行是畜生、不是人了。

    “好了,住嘴!”

    大殿之上,种雁翎足足骂刘行骂了有半柱香的时间,种诊终于忍不住对他喝斥了一声。

    被叔祖喝斥,种雁翎再是脾气古怪,也不敢顶撞种家上三代、她爷爷辈中唯一剩下的老人家。

    见种雁翎撅着嘴不再说话了,种诊才侧头看向了一旁坐着的两个身着官服的老人:“二位,当今之计不是我等该如何应对刘行小子的新法,而是该想一想、到底如何能救治好陛下和我那侄儿。要知道,想抗衡那小子,唯有我侄儿登高一呼、唯有陛下清醒颁旨才行呀!”

    这两个老倌儿是谁呢?分别是前朝的宰相,一个叫吴敏、一个叫徐处人。

    两个老宰相,现今吴敏只有一个有名无权,在新法体制下只能算是摆设的汴京留守。徐处人比他强那么一点。却也只是吏部侍郎、兼领京兆尹。

    吴敏原本是曾经附逆于六贼的,原本也是与徐处人貌合神离、曾经为了争夺权力和在昏君面前争宠吵来吵去吵了好多年的。

    按道理说,他这种左右摇摆,时而主战、时而主和的人。在刘行的心目中那就是个杂碎,是不该给他任何官做的。

    但是汴京城原本的三路大军,刘行都有更紧要的用处。

    如今的吴璘已经镇守山东,不但抚平了原本淮南北路的大片江山,还将整个山东给重新梳理得井然有序。同时他的手上。还没用刘行操心、拨钱粮,迅速的重建出了北朝最大的一支水师、宁海水师。

    现在的刘子羽,正在不断调兵遣将,遵从刘行“越境掠夺打秋风”的作战计划,给南朝在荆湖北路的兵马不断制造着重大创伤中。

    几乎每一天,现在从河南越境的各路兵马,几乎每一天都能从湖北的南朝军队手上带回来大批的粮草、金钱。

    而且就在种诊将两个老宰相召进皇宫的前半日,刘子羽刚刚才亲自带着一万兵马杀到了湖北重镇江陵府,只用了两个时辰将府城给夺了下来。

    与这二人相比,已成为北朝第一位正职提督的杨沂中。如今正在长城一线巡边。他的作用,更为重要……

    手下良将少,能打硬仗的人更是屈指可数。所以刘行才在当初无奈之下,选择了让种诊出山、重任官职,来接替三大将军担任汴京城的京畿提督一职。

    种诊一当上京畿提督,京城里却没做什么人手可用,那怎么可以呢?

    于是,这位刘行的师叔祖便从一个地洞里找到了吴敏,又从一个井下密道中寻出了徐处人。然后由他一保举,刘行碍于面子。也就有了今日二人能够重入皇宫的官职。

    按理说,这两个老家伙的高官厚禄,早随着前朝那两位昏君被掳走丢了。刘行如今肯重新让他们有官职,应该感恩才是。

    可是偏偏地。这两个老东西就不是什么好鸟。感恩他们倒是感恩了,可他们感念的是种诊保举的恩情,却对刘行充满了敌意。

    为何这两个老东西会对刘行充满敌意呢?原因不外乎是两点,其一是刘行未及弱冠、已经是独断超纲的新朝宰相。既夺了本该属于他们的相位,又太年轻让他们不愿意信服。

    其二就是刘行的一系列新法,严重地侵害了二人的利益。徐处人在京郊原本有两处别院、上千顷的好地。吴敏不及他。却也在河南几个地方敛收、经营了七百多亩地和三处庄院。

    可以说,这俩老家伙在刘行的眼中,就是属于这个时代最典型的官僚资本家和以权谋私的超级劣绅。

    但是师叔祖保举的人,刘行当初没还意思下令严查、将二人和那些旧官僚,土豪劣绅们一起给宰了,反而还给了二人官职。

    一时姑息养出奸贼来,二人的土地被收走、分给了从前他们家里的佃户、家仆甚至是奴隶。那些穷人倒是拥护刘行的新法了,这二人却从此对刘行和新法恨之入骨了……

    心中有恨,对于两个所谓苦读圣贤书、实则工于心计的弄权者而言,自然会挟私报复、抓住一切机会来打击刘行建立起来的新的体系,藏于暗处不断给刘行制造麻烦。

    如今一听到种诊终于发话,要正式对刘行宣战、去夺回朝廷主控大权了,二人的脸上同时浮起了开心的笑容。

    笑着,吴敏确实是先侧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种雁翎,然后说道:“听闻种七娘子与那小子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有情人儿,老种相公临终遗书中也明言欲以种七娘子嫁与那小子。种军门,您真的要与那小子撕破脸、唱对台戏吗?”

    听闻此言,没等种诊开口,种雁翎抢先叫道:“谁要嫁与他?毒害陛下、效法曹孟德,他是不忠。毒害我叔父、违背我父临终遗命,他是不孝。撒兵越境,杀害南朝军民,他是不仁。如此不忠、不仁、不孝之人,都怪我当初瞎了眼,现在绝对不会嫁给他!”(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