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9章 中秋夜、杀狼宴(三)

第359章 中秋夜、杀狼宴(三)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 ),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先礼后兵,表面上刘行这是来以礼相待、以诚相见,商榷两国之间重开榷场做前奏,以求尽快结束这场已经持续了几年的战争。△↗,

    实际上呢?刘行这就是在以一种强势的态度,强势的手段在威逼。

    如果是真正的以礼相待,刘行不会一杯酒才喝完,就先将儿女私情的事摆到了桌面上来与他商谈。

    谁会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去嫁给自己的仇敌,谁又会愿意让自己视若珍宝的女儿长期在千里之外不能与自己团聚。

    刘行这就是看上去很和善、实际上极其阴险毒辣地在用软刀子割肉,是在挖他夹谷谢奴的心头肉……

    如果是真正的以诚相见,那么刘行也不会进入野狼谷后,身后不远处仍远远地跟着修为高深的神霄派五老和手上拿着据说是刘行贴身之物万象盒的杨凌儿。

    真正的以诚相见,当是先相信对方、同时自己也要做出诚意来。

    可是刘行自身修为已经足够高了,却仍然在远处安排了修为与其相近的神霄五老,这显然就是根本没有真正相信他夹谷谢奴。这就是典型的没有诚信,没有信任。

    好了,现在自己才说出反对的话来,马上便从女儿口中得知原来刘行早在雁门关上预备好了六万精兵。

    只要他谢奴不同意,以今日信王军火器之猛、三军之威,以他手下这些早被刘行等人打得全无斗志的残兵败将,有怎么阻挡得住信王军发起进攻时那阵阵狂潮……

    你乖乖的接受我的条件,小爷就让你好好地继续在云中府、我中原的雁门故地再待上几年。等小爷把其他的金狗全收拾干净了。或许还能看在王命德、我那个好兄弟的情面上最后给你留下一条性命。

    要是不听话。不愿意接受小爷的条件。我就让你的女儿告诉你。小爷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你敢违背小爷的意志,那小爷就打到你无处遁形、灰飞烟灭。

    这就是刘行的想法,也正是这样想法主导之下,注定了让夹谷谢奴从这场山谷夜宴一开始就处于了下风。

    双方的实力悬殊太大了,夹谷谢奴不是傻瓜,他当然清楚自己不是刘行和他已经预备在雁门关上的那六万精锐之师的对手。

    所以就在很短的时间后,谢奴起身走到了刘行面前,强挤出笑容来抱拳道:“刘太傅还是很年轻。太急了呀!我并没有说绝对不允许我女儿嫁给你的那位王巡抚,只是女真人与汉人通婚,在当今这个光景下似乎实在是太不合时宜呀!”

    不合时宜,听到夹谷谢奴如此说,刘行心底暗暗一笑:如果合时宜,小爷又怎能将你逼上绝路。不将你逼上绝路,小爷又怎能相信你日后真的会安心跟我做生意伙伴,不会在我出兵北伐、知道黄龙的时候给添乱。

    小爷就是要把你逼到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地步上,让你从此以后只能乖乖听我的话。那样我才好抽出手脚来,全力去猛揍狂扁、打死打残吴乞买那个老儿……

    “有什么不和时宜的?”心中如此暗想着。刘行突然头一歪,摆出了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来。

    从地上将陪自己在演这出戏的夹谷瑜扶起来后。刘行对夹谷谢奴道:“我先问谢奴将军您三个问题,你先回答了我。回答完之后,你就会明白这没有什么不和时宜的了。”

    “什么问题,太傅尽管问来便是。”谢奴不知道刘行要问他什么,所以说话的时候脸上满是狐疑的神色。

    起步重新走向酒桌,刘行边走边问出了第一个问题来:“阿骨打、吴乞买兄弟俩,原本就是女真人的共主吗?”

    “不是,太祖皇帝和当今陛下只是将我女真各部征伐、和亲,整合到了一处的领袖。”谢奴也不知道刘行为何要这样问,答话中满面疑云地走回到桌子对面,坐下身来。

    “我在问你,当年女真为何揭竿而起,阿骨打又是以何为号召,带着你们灭掉了辽国?”和他一起坐下身,刘行马上第二个问题出了口。

    接问微微皱眉,略作思索后,谢奴道:“当年契丹人奴役我女真,欺压甚至是肆意屠戮我女真人,才使各部愤而群起。太祖皇帝也正是以灭契丹、求自存为号,最终将暴虐不堪、荒淫无道的天祚帝灭掉的。”

    见他丝毫不犹豫地作答,刘行马上又将第三个问题说了出来:“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请问谢奴将军,你们女真人杀完契丹进入中原以后的一系列做法,与当日天祚帝和契丹人的做法有什么两样吗?”

    先是两个关于过去的问题,最后刘行这一剂猛料、直戳要害,问到了夹谷瑜对刘行说的谢奴最为不满和无奈的痛处上。

    果然,被刘行这样一问,谢奴顿时语塞。

    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揶揄了片刻后才说道:“当今陛下与诸位大贵人的所作所为我是不赞成,确实与过去契丹人的作为有过之、无不及。可是我只是个部落分首,根本无权参与和干涉到朝政。所以也只能听之任之、从之效之。”

    嘿嘿,老家伙、掉进小爷的坑了吧!

    听完夹谷谢奴此番回答,刘行窃窃地诡异一笑。

    那笑容只是闪现一下,很快消失后,刘行端起了面前的酒碗、仰面喝光了碗中酒。

    放下酒碗后,刘行才正色望着夹谷谢奴道:“中原有句话,叫做‘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从前的历代君主都见那句话视为造反的专用词,可是在我的心目中那却是一句大实话。”

    话到此处,微微一停,刘行在开口时声音变得有些阴测测起来:“谁规定了某些人一生下来就该称王称霸,谁有规定了草民就不该出人头地?更何况是将军你,这样一位手上握着十几万大军的一方诸侯,为何就不能自立、自主,来与我一起求个和平呢?”

    “啊……”

    听到刘行这番话,夹谷谢奴被惊得失声轻叫了一声。

    旋即他强慑心神,连连摇头摆手中说道:“不可、万万不可,我怎可自立、怎能去做背叛大金国的事情。那样我会被天下人耻笑,会被族人唾骂的!万万不能,这样的事情我绝不能去做。”(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