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5章 虎贲扬威、神威屠城

第275章 虎贲扬威、神威屠城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飞骑夺城,就在杨沂中带着那些从战马上跃上城墙、一路攀爬等上城头的梨花骑在城头开始与金兵绞杀一处时。

    站在不远处的张宪望着那城上的景象,心中对杨沂中油然生畏、暗暗想到:杨将军所练这支梨花骑兵,火器只是梨花枪但一旦冲上城去,却变成了一群远比火铳攻势更猛的铁血战士。

    看,那些小圆盾被梨花骑的将士们带上了城头,一次次成为金兵射出那些箭矢的阻隔终点。

    看,那些梨花枪。用不断的火焰将成片、成群的金狗正清风扫落叶一般扫倒在城头上。

    看,那些飞爪钩镰,在近战之时、当梨花枪无法再作为扫灭金狗的主战利器时,那些钩爪却在将一个又一个的金兵开肠破肚、钩飞头颅。

    我也要有这样一支可以驰骋疆场不言败、横扫千军百战捷的队伍,只有拥有了这样一支队伍。在未来的岁月中我才能够跟随刘太傅去直捣黄龙、扫灭西夏,才能够在紧随太傅左右捍卫我汉人之尊严,才能够不在让胡狗度边关。

    心底打定这个主意后,张宪不由得回首向身后的大军看了看。他想要从身后大军中找到一种也能够上马提枪战、下马可攻城犀利兵种的构想源泉来。

    不过很可惜,直到杨沂中率部在南门城楼上将金狗大旗扔向城下、换成了大大“杨”字战旗时,张宪仍然没能想出何种配置的兵马才能让他无往而不利。

    眼见帅旗在城头上迎着烈烈寒风飘扬而起,一直也在密切关注城上战事的宗颖快步来到了张宪身旁。

    手指城上,宗颖道:“张宪哥哥。你看、杨将军已夺取了南门。你我速率本部人马冲上去吧,不然怕是连微末寸功、杨将军都不会为你我留下呀!”

    听闻此言,张宪猛然从沉思中清醒。

    他一转身、拎起长枪一指南门的方向,喉咙地发出一声嘶吼:“虎贲营,跟我上!杀光你们见到的每一条金狗。生擒斡离不、活剥了他的皮!”

    “生擒斡离不、活剥他的皮!”

    虎贲营,说是营、但实际上是由十个营组成,被刘行定义为日后大宋禁军中外城四大营中的一个近卫营,其兵员总数已经达到五千五百人。

    在这虎贲营中,前军两营是手上全部拿着双筒火铳、马背上挂着大槊的轻甲火骑兵。左右两翼则是各两营背着火铳、手持着近战兵器钩镰枪的钩镰步兵。

    居在中军的一千人,则是坐在双马驾辕、车上四壁全是厚实铁壁战车的车兵。这整整百辆铁甲战车上。可以轮换着用三十杆火铳不停向敌人发射、俨然就是原始版的装甲车。

    只不过,刘行当初设置出这样一支队伍时,自己内心深处十分清楚。这看上去强大无比的战车营,一旦遇上沟壑纵横、泥泞不堪的地方,是根本无法与后世那些装甲车相比的。

    然而即便如此。一百辆这样的战车一旦发起冲锋,单凭气势和车上的火铳便足以令当今这个时代里所有敢于大宋、敢于刘行为敌的对手心生胆怯、一触即溃。

    虎贲营的后军,其实才是刘行给禁军近卫四营赔本的最大杀器。因为这后军的两营装配的全部都五人一架掷弹,同时每队都带着一台神火飞鸦。

    用刘行的话来说,这样配置下的军队。只要靠近目标二百步的距离上,任何敌人都将要先被神火飞鸦劈头盖脸地先打个晕头转向。

    接着不等敌人反应过来,火骑兵杀上去砍人头、钩镰兵冲上去断马腿,再让车兵碾压一番后全军上下一起火铳齐射。就算敌人远胜我军十倍又如何。定让他全军覆灭、有来无回……

    刘行的设想是好的,实战才是检验一切理论的课堂。

    而当在张宪带着虎贲营冲过护城河、杀进真定城,加入到巷战之中后。事实证明刘行的理论没有错。这种远远领先时代的战术、军械配合之下,张宪带着虎贲营一杀入城内就让所有迎面撞上的每一个敌人变成了任由宰割的羔羊。

    许多金兵甚至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火铳射杀、被神火飞鸦轰死、给战车先轰再碾地变成了碎尸……

    杨沂中的梨花骑扬名了,张宪的虎贲营也杀出了威风来。

    在张宪冲进南门的几乎同时,战场的另一端。急急赶回到自己担任统制、神威营中的宗颖自然也不甘落后。

    东门未开,宗颖一返回神威营便在马上先是高声喝令道:“中军上前、火骑归中军位。两翼缓进、炮火覆盖城头。”

    调配喝令一落,宗颖再转身、直对东门方向。举枪振臂高喊道:“以我神兵利、威震天下知!杀、杀、杀!”

    “以我神兵利、威震天下知!杀、杀、杀……”

    五千多神威营地将士,跟随在他们的统制官之后发出了一阵阵齐声地呐喊声。

    呐喊声中。配备上与虎贲营完全相同的神威营在朝着东门方向推荐的过程中迅速变换队形。几千人抵到已经乱作一团、只差城门未被打开的东门前时,战车上的火铳手们率先锁定了城墙上正在负隅顽抗中的金兵轰出了一阵弹雨。

    不待那些被轰得晕头转向的金兵回过神来,百辆战车直接顶到了城墙根下、一百架折叠式云梯在一阵机关响动声中从战车上支起来、搭到了城墙的边缘。

    与此同时,一队钩镰步兵快速冲到了城门前,纷纷从腰上摘下了爆炎弹。一个传一个、一排传一排,很快便将五百颗爆炎弹全都传送到了城门前的几个士兵手上。

    那几个士兵接到这些爆炎弹后,迅速将爆炎弹堆到了城门前、接着用几根引线结出长绳,对着递上爆炎弹那些士兵们做了几个手势。

    那些士兵一看到手势,迅速集体快速后撤、退到了吊桥前。

    城墙边缘已经出现了神威营攀上城的其他钩镰步兵,城门前那几个兵士快步跑回到吊桥前后,有一个人大声喊道:“兄弟们注意了,焰火漫天舞、爷爷要炸门了!”

    一听到他这声喊声,原本已经快要攀上城墙、靠近城门附近的一些钩镰步兵们立即转身顺着云梯滑下,落回到战车中后迅速将自己的身体藏到了战车四壁那厚实的铁甲后面。

    焰火漫天舞,那是暗号、暗号之后一见到城门附近五十步方圆内其他兄弟下城墙到战车中藏好后,喊话地那个兵士狠狠地拉动了手上的长绳将城门前的爆炎弹引爆。

    “轰、轰、轰……”

    一阵惊天彻地的巨响声、一阵地动山摇之后,当那个引爆爆炎弹弹堆的兵士再抬头望向城门时,他咧嘴一笑、大声又发出了一声喊声:“城门已开、兄弟们,杀呀!”

    “杀呀……”

    先是跟随这个引爆爆炎弹兵士一起炸城门那一百多人,接着变成了护城河两岸七八百钩镰步兵,最后是一千火骑兵也跟着一起喊出杀声,这近两千人入一群下山猛虎一般一头扎进了真定城内……

    东门破了、西门很快也被攻破,最后连北门都被禁军刚组建的那个骁骑营给攻破。

    整个真定城,在夕阳西下时变成了巷战的战场。天上一抹残阳红似血,地上残值断臂血如河……

    “这是一场看似对等、实际上已经不再平等的战役。这是一场我大宋王师正面对上金狗最精锐队伍时,面对面、硬碰硬地真正血拼的第一场战役。

    这场战役,注定将成为又一场被历史铭记、旷古绝今的经典之战。因为此一战后,金兵在河北西路、河东之地再无兵可用……

    因为此一战后,象征着大宋北边边防的真定城重新回归大宋。因为此一战后,那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大金国第二智者变成了一只提前逃走的逃跑将军。

    因为此一战后,金狗再闻杨沂中、张宪、宗颖的名字,都会被吓得屁滚尿流。因为这三位将军在巷战中杀光了他们见到的每一个敌人,以至于当战斗结束时,城中除了我大宋王师居然连半个活人都再也见不到……”

    这是一场亲自参加了这场战役,不久后因其是举人出身被选入国史阁的小军官在编撰国史时写进去的总结性话语。

    亲身经历者最有发言权,前言目睹这一日真定城中发生这一切的这位未来的史观所记录的,也正是历史注定将要给真定城短短三年中发生的这第四次大战留下这样的评价。

    两年前,刘子羽的老爹先在这里挡住了斡离不的大军,上演了异常惊天地的血战。

    一年半以前,种师道领兵激战于此。虽然最后还是被金兵攻破了城门,但当时的西军在这座古城留下了可歌可泣、悲壮的战歌。

    一年之前,张所曾带兵杀到城下。无奈敢战士们人人奋勇,却无法杀败成群魔道高手组成的“忠孝军”。最后只能是扔下两万将士的性命、戚戚然南下。

    可是如今,这座古城留下的不再只是大宋男儿的生命。因为这座古城中,留下了整整十万金兵的狗命、还有七万多女真人随军南下想要常住中原的狗杂种……(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