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仙宋最新章节 > 仙宋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2章 假痴不癫,借机制二帅

第272章 假痴不癫,借机制二帅

作品:仙宋 作者:禁区中的幽灵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外战外行、内战内行,宗泽和张所听到刘行对赵构这样的定位后只能是相视苦笑。

    宗泽和张所都很清楚,刘行给赵构的定位是准确的、是毋庸置疑的。那全是因为赵构自身本性所定,其实也是几千年来汉人内斗成为一种传统、大自私小无私成为骨子里本性的必然产物。

    回想华夏上下几千年的历史,这种内斗传统便一目了然。

    春秋五霸、战国七雄是内战,楚汉相争是内战。三国鼎立是内战、隋唐倾轧是内战。几乎在这片中原广袤的大地上,每一次改朝换代都是一场内战。只有五胡乱华那一次,算是非常规定义下内战而已。

    这是一种传统,谁也破除不了。这是一种因自私作祟衍生出的野心膨胀所导致的结果,谁也改变不掉。

    对于张所和宗泽而言,在他们的眼中虽然刘行现在只是派吴璘去攻京东,并未真正与康王兵正面发生大战。但是实际上,刘行在说康王的时候、自己身上也体现出了这种内战内行的本性来。

    乌鸦落在猪身上,看到别人黑、看不到自己黑。对于这种现状,二人也只能是相视苦笑、静待刘行将话说下去了。

    见到两位老元帅没有接自己的话,只是在那里苦笑,刘行知道他们心底里想的是什么。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上古时代炎黄联手击蚩尤,那是看上去很大义凛然地为了炎黄民族,实际上也是炎黄二帝自己想做老大才打起来的战争。

    历朝历代以来,见过中原分裂成为若干个国家的。却没见过真正在一个国家里出现过两位统治者同时治理国家的。

    人都是自私的,升斗小民如此、得到权力的人更是如此。谁也不会容许自己当家做主的时候,还有个人来与自己分享那权力。

    在这一点上刘行也不例外,一段时间以来刘行心底里已经形成了一个想法:小爷可以让这片大好河山变得更加繁花似锦,小爷能让亿万万中原百姓过得富足安康。这天下舍我其谁?

    只是小爷不想做曹操,不愿变成董卓,才会想着搞出一套内阁主政、皇帝只管做国家形象代言人的全新体系来。

    即便是这样,皇帝也不能让赵构那厮做、因为他太坏了,坏到头上生脓、脚上长疮。让他做了皇帝,小爷再有奇谋妙计、再有宏伟抱负。都会被他给最终破坏掉。

    所以这个国只能有一个主,名义上是信王赵榛、实际上是小爷。这个天上只能有一轮太阳,那便是小爷……

    打定这样主意的刘行,身上隐隐生起的霸气在这些天来也已经让宗泽、张所感受到太

    多。

    朝政名义是上需要天枢院召开阁会才可以决定,可是无论新法推行还是裁兵整军。无论是并路建省还学政新规。

    宗泽感觉到的都是刘行在带着他的两个谋臣定大事,张所感受到的是他这个所谓内阁次辅只剩下了联署发令的权利。

    两位老元帅知道他们实际上已被刘行架空,变成了摆设。心中有不忿,却有无法发作、不敢也不能发作。

    因为刘行虽然显露出了独裁的特质,他的新法、他的一些列施政措施却是得民心的。甚至在二位老帅自家后院,都有人不断在为刘行摇旗呐喊。

    宗泽家的是正在参与整军方略、做了禁军编谴使的宗颖,张所的家里则是已被刘行任命为禁军殿前司统制、并准备也给个提督职务的张宪。

    那两个元帅之子,如今已变成刘行为首、少壮新法派的重要成员。

    为人父母者。无不是希望未来自家的孩子出人头地。现今趋势上看去,张所和宗泽看到的都是张宪、宗泽将跟随刘行一起成为信王这个朝廷里的干将。

    只要自家儿子能跟着刘行扬名天下、光宗耀祖,二人更不希望上演父子反目的伦理悲剧。于是乎两位老帅只能选择隐忍、接受被架空这个现实……

    彼此心照不宣。刘行说起话来也不在留下余地。

    望着二位老元帅看了看,刘行很快说道:“宗太师、张太保,我欲谴刚刚建立的武英阁力士前去擒捕那个吕颐浩,不知二位有何见解?”

    虽然知道两人不会反对自己,只会这样默不作声等自己先开口。但是姜是老的辣、酒是陈的香,人是越老越精、刘行还是决定征求一下二人的建议和意见。

    听到刘行发问。宗泽先抬头看了刘行一眼。

    随即他微微思索,对刘行说道:“拦截、擒捉吕颐浩是对我大宋江山。对天下万民有好处之事,老夫赞成。但不知道太傅你准备如何让武英阁力士去拦截。又在何处进行捉捕呢?”

    “是呀!京东虽有吴璘将军的兵马在,可若康王再行‘海上之盟’时那种方法。吴璘将军手下没有水军,怕是无法拦截得住吕颐浩吧?”张所也在宗泽提出疑问后,开口发问。

    轻轻点了点头,刘行露出冷笑道:“我朝现今确实没有水军,想要海上拦截怕是只能征调民船。这是两个朝廷之间的事,虽也属与万民福祉息息相关之事,我却不想真去劳民伤财。所以我想直接让武英力士们潜入金国腹地,去阻截、擒捉吕颐浩。”

    海上拦截不成,直接深入敌后去抓人?

    宗泽耳听到刘行这话之后,先是皱眉思索、随即瞪大眼睛望着刘行道:“武英阁初建,能担当如此重任吗?”

    张所也紧随其后,静怡满面地看着刘行道:“况且武英力士中,许多洗心时日不多、太傅就不怕放出去以后收不回来。成事不足、反而败事吗?”

    见二人提出了疑问,刘行又一次淡淡一笑:“这也是我急请二位老元帅前来的另外一个原因,我准备让金奴去接替雷震掌管武英阁。毕竟雷震还有殿前司的勾当要做,且他的修为也不足以让武英阁那些被洗心的异族高手们拜服。而金奴的修为、智思,都远胜雷震许多,相信那些异族力士们不敢不服他。”

    一听这话,宗泽和张所心底里同时蹦出了一个想法:这话说得好听是雷震能力不足、压不住那些异族高手。实际上还不是你这小子想让自己的义子帮你牢牢掌握住武英阁,让名义上听内阁勾调的武英阁变成又一个只听你一人号令、只对你人效忠的衙司……

    明知道刘行此举虽是正确的,但其中隐含着牢牢抓紧权杖的心思还是让两位老元帅无奈中生出一些怨恨来。

    这种暗中的怨恨,两位久历官场的老人家是不会表现出来的。他们都顾全大局,又有自家儿子的利益在其中,也只能选择默认、接受刘行这样一步步继续向着独裁者方向高速进发。

    在二人暗中腹诽时,刘行却不理会太多,仍然自顾自地说着:“以金奴的本事,想要带上一些武英力士潜入金国腹地,再将那吕颐浩生擒活捉后押回来应该不成问题。我所担心的,只是一件事、那就是我军如何接应金奴。”

    言至此处,刘行又一次将目光移到了两位老帅的脸上,正色道:“真定城里的斡离不,真定城外的粘罕。我已经陪他们玩得太久了,十天的游戏我玩厌了。所以宗帅、张帅,我想马上谴出飞鸢营结束两场战斗,让后让杨沂中扫空河北、直逼燕京,做好接应金奴的准备,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意下如何?这是在询问?

    宗泽眼见刘行这样说话,心底又是一阵郁结,暗道:你这哪里是与我商议、哪里还是商询呀!这决策你都做好了,还问我做个球!

    张所也是瞪着眼睛不说话,心中想到:做好决定还来问我,你当老夫是三岁娃娃、会应你的话吗?

    两位老元帅被明看尊重、实则虚晃之后,同时选择了缄口不言。

    他们不说话,刘行却反而更开心。因为谁知道这二位会不会真说出来个鱼小爷意见想佐的建议来,那样小爷接受不是、不接受也不是,还不如就这样不让他们说话更好。

    这就是刘行的真实想法,所以看到两位老帅不接话,刘行微微一笑、猛一拍桌子道:“好,既然二位老元帅没有异议,那我就让杨沂中等人结束真定内外那场游戏。然后,嘿嘿,我要让金奴闯到金国腹地去,给他闹个鸡犬不宁……”

    皇上病了、刘行也病了。汴京城那位皇帝陛下是疯癫症,刘行这里发作的不再是邪病、狂病,而是错乱症。如果他不是精神错乱,为何叫我二人来却只是一味自圆其说、说完就走呢……

    当刘行说完话率先走出天枢阁的时候,宗泽和张所心底里同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来。

    望着刘行的背影,两位老人家目光呆滞地看了小半晌,才在刘行飘出天枢院时站起身,对视轻叹一生后一起离开了天枢院。

    他们哪里知道,刘行这一切其实也是在对他们使计谋,使的是一计假痴不癫之计。目的正是结果所表现的,从此后他二人再也没有更多的机会重新来与刘行争夺权力、只能做一对和赵榛一样听由刘行摆布的布偶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