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章 偷鸡不成
    readx;    突破至离尘境圆满之后,刘盛更加的势不可挡,余下的比武已经变得没有任何悬念,就是不知道他到底能够达到第几层金字塔阶梯?

    在李贤看来,金字塔阶梯考验,最主要的不是每一阶都不断提升的灵气浓度,也不是那些石阶上面刻着的武技,而是重在考验一个人的心性。zha4ngdegao

    人贵自知,而现在还要更进一步,不但要了解自己,还要了解预判接下来的挑战,将会面临着怎样的敌人。

    三百阶不算多,至少比起玠堪那仙女峰的要少的多,也简单的多,但李贤还是注意着阶梯每进一层之后,敌人的实力变化。

    其大致可分为三大等级,也就是每一百层之后,会出现一次较大的实力暴涨。

    而每个大等级里,又分作四个小等级,但小等级的提升是不定的,有时候甚是比打等级提升的还要离谱,这就意味着,每登上一个二十五阶,就会面临着无法预知的危险。

    要是一个人实力本来不算特别强,贸然前行,一定是凶险万分,但对于一个实力强大的人来说,这些其实都可以忽略不计的,至少李贤本来可以不用想这些,因为他的手下败将都曾经到过最后一层,他没理由到不了的。

    可是,不管出于任何理由,有能够多一件确保自己生命安全的事情,谁也不会懒得不去做的。

    李贤前行的有些缓慢,因为要记住每一阶石台上面的武技,但尽管如此,他已然在不知不觉间来到了第二百七十六层,在这一层铠甲魍魉的实力又将进一步强化,但李贤等那全身铠甲的家伙转身之后,不经面色一呆,只因这转过身来的并不再是空壳的铠甲,而是真正穿着铠甲的人,或者说是强大的修士。

    不过,就算是修士,现在也只是一个魍魉,因为不会有活人能够像他们一样死静,仿佛是一潭平静的死水,即使是面临生死危机,他们的眼睛也不会再眨一下。

    “哼,有些意思。”

    李贤牵起嘴角,控制着力量跟这第二百七十六层的守关魍魉切磋了一番,如此做法不但是为了更好的了解人形魍魉的具体实力,还能够摸清楚这些人形魍魉的大概套路,更重要的是,李贤现在记住了庞大又繁杂的武技,能够借此机会一一施展,并去其糟粕,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实力。

    还真别说,人形铠甲魍魉,的确比空壳子魍魉要懂得应变的多,而且充满了一股违和的潇洒与写意。着绝不是征战沙场的兵将所能够具有的气质,真要说的话,在李贤的记忆里,倒像是那些逍遥世外的仙道真人。

    不过,就算上古道场存在的再久,也不可能追溯到那样的时代去,只因这样的推测结果,实在有些骇人听闻了。

    摇了摇头,李贤努力摒弃杂念,一心一意的投入战斗当中。

    最后二十五层完全没有规律,甚至李贤遇到过还没有战斗,守关人只是举起自己的武器变化作的飞灰,但也遇到过强大之极的守关者,或许此处在遥远的时候,并不是什么大型的试炼场所,而是一处实力强大无比的宗门圣地。

    试炼的目的是为了尽快的提升有资质的年轻一辈,要是这些铠甲战士不被岁月所侵蚀,绝对不会如现在这般极弱,但要这里不是试炼,登上金字塔顶端的意义又是什么?

    李贤在迷糊的状态下,终于来到了第三百层,也就是金字塔阶梯的最顶端,也在这个时候,他透过透明结界见到了另外三个区域的三人。

    书圣,毫无意外,要是连书圣都不能够成功登顶的话,或许此次就不会再有人能够办到。

    第二个是束飞章,这人在李贤眼里同样是眼中钉肉中刺般的绝色,但他也不得不承认,束飞章有这样的实力。

    但是第三个,却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的人,因为这人居然是宋雪舞。

    李贤还来不及激动的打招呼,却意外的被另一个声音所打断。

    “恭喜三百九十七号来到了白虎区域最顶层通灵台,这是密言,达不到实力者,没有资格知道其中的秘密。”

    是一直在执行着排序战的那个声音,李贤可以肯定没错,但偏偏一个早已死去的人,难道事实不是这样的,这人根本就没有死?

    “仙宗已毁,吾穷极一生之所学却无承载其传承,悲呼,遂留意识镇守万世灵台,望后世有缘者得之。”

    李贤皱眉一望,见其他三人都早已闭目将手放在一块散发这金光的石板上,不经一阵苦笑。

    上古道场存在了多久,没人知道,但却不会下了百万年的历史,而这么长的时间里,要是真有人得到了这位仙宗大能的传承的话,估计也不会等到现在才被开启发现,这便意味着,此传承难得之,而且说不定还会伴随着巨大的危险,宋雪舞先不说,可书圣与束飞章可都是被老怪物附身的家伙,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凶险,但他们还是去了,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怕这个所谓的传承,其诱惑力相当惊人,至少对于书圣与束飞章是这样的。

    李贤虽然得到了化念,但要面对书圣,心里还是难免一阵打鼓,可偏偏这时候宋雪舞进去了,他不得不摇头一叹。

    “要死就死吧,这丫头也太鲁莽了些,但貌似她压制了体内的阴死之气后,变的更强大了,当初也不知道她是怎样降服殇的,看来这丫头的秘密一点也不少啊。”

    一阵嘀咕,李贤还是将手放到了那散发着金光的石板上。

    脑海里一阵混沌,仿佛时空颠倒,又仿佛身置大海,但当李贤睁开眼睛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的却不是什么水深火热、血流成河的景象,而是一间简陋的竹楼,楼内有四个蒲团与一副画,此时三个蒲团之上已经盘坐着人,这些人,自然是书圣等人。

    李贤收敛气息,悄悄的来到宋雪舞身后,而后双手蒙住了宋雪舞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宋雪舞浑身气息一震,差点将李贤掀翻在地上,这才扭头瞪着李贤,道:“神经。”

    李贤笑嘻嘻的望着宋雪舞,道:“是不是特别的惊喜?”

    宋雪舞轻视的望了李贤一眼,突然她双手撑着下巴,故作甜美道:“可怜的贤子,难道是被梅逸那女人给养傻了?难道小贤子不知道,现在雪舞很恼火,很想揍人吗?”

    “......”

    李贤尴尬的笑了笑,而后上前勾住书圣的肩膀,道:“嗨,书兄好久不见?”

    书圣瞥了李贤一眼,复又专心的望着画,他眼中的轻视显露无疑,他内心里的窃笑却无人能知。

    去悟吧,反正悟通了之后还会是我的,两个人岂非比一个人参悟更为妥帖?

    “难道你想急着死?我不介意先收走你的神念!”

    李贤面不改色的摆了摆手,笑道:“没见我正企图与你大好关系,以期你能放过我吗?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他顿了顿,这才扭头望向一直沉默的束飞章,道:“我说,侯老爷子,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跟我们这些小辈争什么争,要知道你活了那么久,该知道的早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强求不来的。”

    束飞章睁开眼睛,忌惮的望了一眼身侧的书圣,这才笑道:“越是富有的人,越是吝啬,我虽然活的够久,但我自认我还算是个人。”

    “难道你还真是个人?!”

    李贤故作惊讶的望着束飞章,看起来他还真没把束飞章当做人在看。

    束飞章眉眼一竖,但望见身旁的书圣,又不得不压下了心头的火气。

    不经笑道:“听说你差点被我这书兄弟给踩死,还挨了一巴掌?”

    “确实有这么回事。”

    李贤毫不避讳道:“不过,当时我与书兄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也不见你这个做为书兄兄弟的出手相助,实在可惜的很。”

    “你......”

    束飞章面色一滞,但威胁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只因他自己知道,那都是些没用的废话,反而现在要担心的却是他自身的安慰。

    书圣不会说当时的战斗细节,他却知道,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当时在场,在场却不动手,这两人之间脆弱的联盟可想而知。

    李贤露出冷笑道:“书兄,你看我已经对你毫无威胁可言,但这老家伙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不稳定因素,俗话说人老成精,不得不防啊。”

    李贤的确说的生动有礼,语气也尽量的在为书圣考虑,但书圣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上这样的当?

    书圣冷声笑道:“听了李兄一番见解,还真是这么回事,但我却觉得,比起我身边的这个老不死来,这位姑娘对我的威胁反而更胜,那照李兄的意思,我要不要先杀了她?!”

    书圣的确不相信束飞章,只因他谁也不会相信,他已然不必靠任何人。

    “您当我没说。”

    李贤赶紧回身像是护犊子一般,将宋雪舞护在身后,一脸戒备的望着书圣,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吗?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