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鬼地方
    安子墨的乾坤刀的确很厉害,单只用一把刀的时候,很多人已然难以招架,更不要说是跟着吴胜修行了十几年之后了。

    他不是个阴险小人,不愿意隐瞒什么,所以刚才才会说那些话,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本来可以杀了你,但为了与李贤之间的友谊,才让你活到现在,我的实力真的比你见过的强。

    这话要是不说,梅逸自然会以为他安子墨还是前些时候见到的样子,一旦战斗起来,落差过大,很容易造成一种自己有意迷糊敌人的假象。

    他当然不想欺骗更不愿隐瞒,他想堂堂正正的为自己的爷爷报仇,他想光明正大的杀死宋雪舞。

    “或许,你应该恢复一下,刚才的战斗,你已然消耗不少。”

    闻言,宋雪舞却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良久才道:“你到底是来杀人的呢,还是来求死的?”

    安子墨皱眉,不明白宋雪舞这话的意思。

    宋雪舞道:“难道你没听过成王败寇?难道你遇到每一个对手,都要求公平对决?难道你不知道 ,只因活着的人,才能厚着脸皮说公平?”

    她实在有些气愤,气愤这世上怎么还会有如此迂腐的人,公平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公平好吗?

    安子墨却摇头道:“当然不是,只是你是李贤重要 的人,我想,就算要杀了你,也该让你死的心服口服才行。”

    宋雪舞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忍,而后道:“李贤能有你这样的朋友,实在不错,但可惜,死的人一定会是你的。”说着,她的衣裙无风自动,她原本有些衰竭的气势开始一涨再涨,“碰”的一声闷响,像是打破了某种屏障一般,劲气四溢。

    安子墨原本沉静的眼睛瞪大起来,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已然没有多少战力的柔弱女子,突然之间便成了个让自己都要惶恐的圣境强者。

    他颤声道:“这才是你的真正 实力?”

    宋雪舞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而后缓缓的朝着安子墨走去。

    安子墨叹了口气,道:“这么说来,我刚才的作为实在可笑了,就像是一个小孩在对一个大人说,我饶了你,是吗?”

    宋雪舞轻声道:“也不算毫无价值,至少你让我相信,这世上真的是有朋友这个词的,只可惜我们成不了朋友。”说着,她举剑直刺。

    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画面仿佛静止了一边,唯有雪花在飞舞,宋雪舞的剑在雪花中缓缓前进,这是宋雪舞的领域,其唯一的属性便是,定住领域中的一人一息时间,一息之后,领域自破。

    一息时间很短,但对于高手之间的战斗来说,一息时间足以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甚至时间还多了太多。

    所以宋雪舞显的很是悠闲,铃铛吸收了体内一部分阴死之气后,非但身体上的痛苦减轻了很多,就连修为终于也恢复了不少,谁然仍就达不到巅峰时候的十之一二,但对付一个安子墨,实在是绰绰有余。

    当然,现在的圣境只是暂时的,体内的阴死之气并没有完全清楚,估计以她现在的承受里,只能维持此状态十息时间。

    这是她进入上古道场的最大底牌,要知道 越往后圣境强者会越多,而且一旦有圣境气息出现,保不准哪个压制修为的强者便也同样解开修为,到时候想要在众多强者中活命将更加困难,所以她一直不曾动用,但偏偏在自己灵力不足的时候,却遇上了安子墨这样的强人,她又不得不冒险一试了。

    安子墨冷汗直冒,但眼看着宋雪舞的剑靠近他却毫无办法,一息时间仿佛变得比人的一生还要沉长,安子墨仿佛见到了那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娘,还有那个一直做油膜的老爹,还有那个不管自己在哪里,都能够见到的落魄老者

    两滴眼泪滚过,感受着心脏破碎的痛楚,他却解脱似的露出了笑容,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果,李贤不用烦恼失去重要 的人,自己也能够见到自己的家人了。

    雪花的世界消失,安子墨倒在了地上,再没有了一丝生息。

    宋雪舞收起宝剑,而后颤抖着身子蜷缩在石碑旁,仿佛是一个做错了事情怕大人责打的孩子。

    安子墨是李贤的朋友,自己亲手杀了李贤的朋友,为的只是让自己美好的形象不要暴露在李贤面前,自己实在是自私又险恶啊。

    最好的办法,自己本该是不要进这什么上古道场,而是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实力恢复之后,再去击杀那些有望突po 传奇境的强者,但偏偏自己还是忍不住来到上古道场冒险,为的是再见到李贤吗?

    可是再见到又人如何?以后自己杀的天罡界人只会越来越多,自己与李贤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为何还要犹豫,难道为了一个李贤,自己就要反对整个虚界?

    那样的话,自己非但要承受擎天老祖的怒火,被虚界众生所唾弃,关键的自己会死,天罡界不会接受自己,李贤也永远都不可能与自己在一起,这还犹豫什么?

    但为何,自己心里一想到要杀天罡界的人,就忍不住心里难受的要命?杀了李贤的朋友之后,更加惶恐不安?难道自己做错了,又或者自己的夺舍并不是完美的,仍然留有那个叫宋甜儿的意念?

    不,不能再这么下去,杀,杀光天罡界所有的天才

    李贤漫无目的的走着,却不知此刻已经是第三天的最后期限,但万幸的是,他潜意识里循着一股独特的气息,来到了一处传承之地。

    这一次他运气不错,石碑上只显示着一个“一”字,但这股气息却是他所能感受到的气息里面最为微弱的一股,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就地躺在了石碑前。

    破罐子破摔,就这样吧。

    他心里如是想到,却不知就因为他此次的无意之举,中央石碑处第一次出现了一个没有星级评价的传承,按理说这因该是最低等的传承,但偏偏这个没有星级评价的传承却排在了第一的位置,甚至比常老头的八星评价还要高。

    星级未知,传承化念,预备传承人数一。

    一直注意着中央石碑的修士,大多都是被打败,或者根本就感应不到传承气息的人,但见到有史以来的第一奇景,仍然是炸开了锅,纷纷通过传音玉相互告知,以至于那些原本沾沾自喜的获得传承资格之修,都不经羡慕起来,这得有多逆天得气运啊?

    李贤与小狐狸当年的确得到了许老驼背镇压慧院多年的一股气运,但这也只是一部分因素,更多的还应该归结于天罡界面临的危机越来越近,整个天罡界都在不自觉的爆发 这潜在力量,要知道 ,不管是那个时期,两界都会分别出现一名天位强者的。

    李贤伸了一个懒腰,完全不知道 外界发生了什么,但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他还是不经习惯性的露出了笑容,活着就好,活着才有可能。

    环顾四周,李贤愕然发现 ,自己原本处在的那个枯枝落叶、雾气森森的林子,已然变成了一处花香草青的乐园,难怪空气里不但透着清新还有着淡淡的芳香,这里难道就是属于自己的传承?

    这是一处圆形的空间,不大,但整个空间内都像是铺着一张软软的大花地毯,而在这地毯中心,却有着一个黑色的池子,让人忍不住就要靠近。

    李贤的确在朝着池子走去,但他只走了两步,便不得不停了下来,只因他发现 了一件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他每走出一步,便会多一个自己,新的自己的确走出了一步,但旧的自己却仍然留在原地,而且神念在没有丝毫痛苦之感的情况下越来越弱。

    这有些像残影,但偏偏身后的两道“残影”却是实体,而且不会消散,甚至连神念都是均匀的,这地方实在有些诡异。

    “此处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危险,按理说来,一直将自己的神念如此均分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还是先到了池子再做打算。”

    打定注意,李贤开始继u 前进,但自己的神念越来越少,而且每走出一步都会多一个自己,实在有些恐怖,会不会这些自己永远也不能够融合在一起,甚至因为分化之后的神念实在太过微弱,永远也回不到现实里去,而且神念越微弱越容易枯竭,到时候自己走的路越长,便意味着自己的生命越短暂,不会还没有走到池子,自己就死在了路上吧?

    他正如此想的时候,便见到了远处的枯骨,白色的头骨隐藏在生机勃勃的花草下,看起来并不那么叫人毛骨悚然,但要是这头骨并不只是一个而是像石头一样铺满了整个池子周围一圈,再结合着四下寂静的环境,与此事自身诡异的状态,就算李贤再如何神经大条也不经感觉到彻骨的森然。

    他不经退后了一步,以期收回自己的“残影”,但却愕然发现 ,残影只是多了一个重叠,却并没有消失的意思,他无奈一叹,这真是个鬼地方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