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分别
    readx;    read_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明天,就是上古道场开启之日,但梅逸却已然没有兴趣再去冒险,只因现在等着她的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打到梅超然,夺回永惠斋,在这之前,她不想再冒任何危险,不然人都没了,还拿什么去报仇?

    因此,今晚之后,李贤与梅逸就要分道扬镳了,所以今晚的菜肴分外的丰盛。

    柴演像是也觉察到自己是个多余的人物,自顾自的提着酒壶出去散步了,而独留下那两个扭扭捏捏的家伙对坐着干瞪眼。

    “今后有什么打算?”

    终于,还是李贤打破了沉默,男生在这时候,总是要看的开些吧。

    梅逸望着李贤,道:“赚钱实在简单的很,你只要越是有钱,就越容易赚钱,所以你倒是不用担心我以后会怎样,倒是你,还挺让人担心的。”她顿了顿,接着道,“上古道场试炼,是天罡界最dà的机缘,但同样也是一处人间地狱,别看那些什么什么了不得的天才,到时候真正能够活着走出来的人,怕也只是十之一二。你的实力的确很强,但遇上这样的试炼,同样危险之极,而且上古道场的试炼虽然明确规定是离尘境,可以往真正能够从里面走出的人,却绝大多数的都是圣境。这其中,自然有进入秘境之后,遇到奇遇突po的,但绝大多数的还是早就压制自身修为,一进到上古秘境之后便选zé突po的,所以上一届的逍遥榜强者,一定不能忽视。”

    李贤为自己倒了杯酒,话题已经开始,气氛顿时轻松不少,他笑道:“那照你这样的说法,新一届的逍遥榜中人,岂不是很吃亏?”

    “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公平的,就像我们做买卖一样,货源少的时候抬价,货源低的时候降价,客户觉得我们永惠斋公道,但要是真公道了,我们岂不是只能去喝西北风?”

    梅逸理所当然,道:“所以,你此次上古道场之行的确很危险的,毕竟你修行的时间太短了些。”

    李贤饮了口酒水,摇头笑道:“你的比喻倒是很形象,只是即便再危险,我也有不得不去的理由,那不是因为什么虚无缥缈的命运,而是现在整个慧院都还在看着我呢。”

    梅逸一愣,而后讶然道:“慧院十几年前那一战之后便销声匿迹了,本以为它们从此就烟消云散了,却不想你还有重建的心思。”

    李贤苦笑道:“我倒是没那个心思,甚至算起来许老驼背还与我有仇,但那老头子人都死了,我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了。可是慧院不同,它给了我太多了保护,给了我很多的武技知识,更重要的是,身为仇人的许驼背,却在临终之时将整个慧院交给了我,抛开一切估计,相信我这个人,所以我不能推辞。”

    梅逸点了点头,道:“许院长的确是个令人尊敬的长者。”

    李贤道:“你看连你也这么说,说明我做出的选zé是正确的。”

    梅逸又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重立慧院?”

    李贤眼神有些期待,道:“圣境,等我突po至圣境之后,照你的说法,或许就在此次上古道场之行后。”

    “嗯,对了,你既然吸收了菩提玉髓,竟然都没能突po至圣境,实在奇怪呢。”

    梅逸这才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于是道:“难道是因为你不注重境界的提升,专门去领悟自己的技能了?”

    李贤苦笑着摇头,道:“我非但境界不见有丝毫动jing,连武技的领悟也是踯躅不前,倒是将自己的本命发展成了一个怪胎。”

    梅逸一脸疑惑,于是李贤将自己本命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梅逸不愧是见多识广之辈,虽然她看不见,但却知道问题的诡异。

    她不经讶然道:“你是说你的本命居然是一条红线,而且看样子在突po传奇境的时候,还有一次改造的机hui?”

    李贤点头道:“看样子,是这样的。”他缓缓的饮了口酒,语气也有些不确定起来。

    “人的本命强弱,虽然不能直接的影响一个人的战力,但是却关xi到一个人的修行成就与寿元多寡,是每个人梦寐以求都想要壮大的东西,听你的描述,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至少可以确定一点,那便是你那七亿灵玉实在花的太值了。”

    梅逸有些激动道:“而且既然传奇境能够改biàn一次自己的本命,或许在天位境也会出现一次改biàn机hui,甚至往后的未知境界,其提升说不得也与本命息息相关,这可比单纯的提升实力要有价值的多,只因这已算是在变相的提升一个人的潜力天fu,是再多灵玉都买不来的。”

    李贤微xiào着望着梅逸,没想到自己一番胡扯,她也能够聊得兴致勃勃,看来女人一旦喜欢上一个男人,智商果然是会被拉低的。

    不过,梅逸在他遇到即将面对的危险是,她担心;在自己打算要重建慧院时,她鼓励;在自己说出菩提玉髓所得到的收获之时,她高兴,能够与这样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在一起,实在是人生中的一大幸事呢。

    梅逸终于注yi到李贤满含笑意的眼神,不经有些不好意思道:“怎么?难道我脸上沾了菜叶?”

    李贤笑着摇头,道:“好人”

    “嗯?”

    或许梅逸也意识到了什么,她的脸不经更红了些,静静的等着李贤说出下面的话,但可惜,李贤叫了那一声好人之后,便再没了下文。

    她悄悄的叹了口气,笑道:“好吧,明天就要分别了,可别像些俗人似的愁苦的很。祝李大哥上古道场之行一路顺风,早日找到雪舞姑娘,来,我敬你一杯。”说着她为自己斟满酒,并直起身子举杯。

    李贤或许潜意识里也在选zé逃避什么,见梅逸看开的样子,不经微xiào着起身与其碰杯,道:“我也在这里祝你商道昌隆,做出一个比永惠斋更强的商会。”

    “干杯!”

    “干杯!”

    两人喝了很多酒,聊了很多事,有开怀、有沉痛、有悲伤、有无奈,几乎将自己所有的秘密都恨不得都呈现在对方面前,但独独这里面没有依依惜别。

    夜深了,两人微xiào作别,各自回房,看的早已偷窥多时的柴演一阵摇头,就连他这个木讷之人都能看出,这两人之间是有感觉的,但偏偏就是走不到一起。

    梅逸今晚笑的比以往加起来还要多,但等她关上自己的房门之后,却情不自禁的留下泪来,还是有些伤心呢

    “此次上古道场之行,你就不必去了。”

    书圣脑海里回荡着梁一洲的话,脸上却带着丝丝恐惧,活像是一个等待处死的死囚。

    呵,还是忍不住要下手了吗?不想让我在这场冒险中有任何闪失?难道你就一定认为我会死?还是说,我在外界,一定也能够很快的突po至圣境?

    后悔了吗?

    或许吧,但一想到要是没有梁一洲的帮助,自己任然还是个书家一个不起眼的小野种,就怎么也不敢再想下去。

    付出才能得到,但当有些东西先得到了,到了后来才谈起付出就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了,更何况这样的付出还是自己本来就不曾预料到的。

    书圣不曾悔过自己遇上梁一洲并接受其诱惑,但现在他却想赖账了,这是典型的想吃霸王餐,但想归想,要真能够吃上才算是件成功的事情。

    他找了很多的古籍,关于灵体的古籍,终于在家族藏书里找到了一样术法,《噬魂咒》,这或许已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但现在的修士,修得都是真灵,哪里还会有魂魄一说,但据说大破灭之前的时代,也统称为上古时代,那时的修士都是修元婴的,而他们的真灵便是所谓的魂魄,借尸还魂到现今这个时代还在用,沿袭的就是那时候的传统。

    所以,一个大胆的猜想便是,真灵即使魂魄,梁一洲既然是真灵重生,自然也能够以《噬魂咒》对付。

    只是,《噬魂咒》只能对魂魄起作用,自己不管是单打独斗,还是靠着自己的势力围攻,都不能奈何梁一洲分毫,所以唯一的机hui便是,让其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来占据自己的身体,而后以《噬魂咒》雷霆出手,将之真灵吞噬。

    到时候,非但自己的真灵壮大,而且也从此摆脱了梁一洲的控制,岂非两全其美,但这注yi光想想都让人觉得机hui渺茫,更别说真正的实现,先不说自己的假设是否存在,但是抓住梁一洲占据身体时那一瞬间的机hui,就是个不容忽视的难题。

    要是梁一洲在夺舍的时候,稍微警惕,再回到原来的身体,自己岂非只有万劫不复的结果?

    所以此法,不到最后时刻,是万万不能用出来的,但貌似现在这万不得已的时候已然到了。

    书圣一脸阴沉,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不停,而这时候,房门还是被“吱呀”推开了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