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 > 极品剑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该上路了
    呼、呼、呼

    沉重的呼吸声,四人背靠着背,分别戒备着四周仍然像是杀之不尽的敌人。孙老的气息越来越弱,梅超群同样疲惫不堪,梅逸更加艰难,这四人里,她属于实力最弱的一个,要不是左右梅超群与无念相助,估计早该死掉的。

    她眼睛里有湿润、有仇恨、有惊惧等等复杂的情绪,却独独在她的眼睛里看不到后悔。

    她不后悔,不后悔将己方算是最强的助力柴演支开,不后悔以自己微末的实力却要坚持留到最后,更加不后悔召开这一次让敌人有机可乘的拍卖会。

    “好人,听为父的话,让无念带你冲chuqu,再晚再晚就真的来不及了。”

    梅超群喘着粗气,一有空当就说这么一句,为此,他跟孙老早已商定,暗自保留一定实力,但随着敌人的不断消磨,他与孙老实在有些撑不住了。

    “呵呵哈哈,梅超群,你输了。”

    梅逸还是没有回答梅超群的话,但这时候周围的攻击骤停,梅超然却已悠然的来到包围圈外,在他的身边此时竟然也有一名强大的圣境强者,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永惠斋大长老,孙重。

    梅超群苦笑道:“大长老,铁面无私的大长老,本以为再坏的情况,也不过是您老袖手旁观,却不想你也”

    “大长老本是可以与孙老一战的强者,却故意不第一时间露面,是想让我们看到一线生机,而后亡命拼搏,到了我等精疲力尽之时,再给于致命一击,是吗?”

    孙重严肃着脸,什么也没有说,只因他现在是梅超然的手下。

    梅超然笑道:“二弟,其他的xongd姐妹基本上都被我玩儿死了,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世上太不和谐了,只是这些年来,为什么你就不注意这样的不和谐呢?yaosh我面对着这样的局面,早该自尽了。”

    梅超群不理这个早已疯疯癫癫的所谓大哥,他只是扭头与身旁的孙老对视一眼,便双掌一震将错愕的梅逸与无念震飞了chuqu。

    事发突然,但此时要想取梅逸与无念性命实在容易,这可是大功一件,十数位永惠斋长老纷纷出手,而梅超群在震飞梅逸两人同时便紧随其后,他倒不是想逃,而是想要为自己的女儿断后。

    与此同时,眼看已奄奄一息的孙老目露精光,宽大的衣袍突然涨鼓起来,他没有改变一丝一毫的角度,便直挺挺的冲向了孙重,那个自己引以为傲的子侄。

    孙家世代在永惠斋的地位也不算低,虽然家主之位没有他们的戏,但是永惠斋长老团,却常见到孙家的身影,他们忠诚、守诺、一代一代捍卫着永惠斋,是最值得信赖的一批人,但却不想今天在永惠斋内斗之中,居然在犯上作乱的贼人里,见到了这一代里,最让孙家骄傲的孙重。

    身为孙家人,孙老绝不会容许这样的人再活着,这是对孙家的侮辱,这是对孙家历代先祖的bepan。

    他的人背自己的剑光所笼罩,他整个人看起来也像是一柄剑,这一剑比之他初时解开封印之后的一剑,显得要“娇小”一些,但却更耀眼,更强大。

    所过之处,不管是离尘境的永惠斋精锐,还是圣境的长老,通通连惊呼都来不及发出便化为粉碎,甚至有的被那抹剑光擦中,半边身体都不见了,过来少时才发出惊呼毙命,这不是他们的感觉神经慢,而是孙老的剑太快。

    孙重一脸凝重,梅超然却仍然笑眯眯的望着迎面而来的孙老。

    这yaosh被孙老的剑光擦中,梅超然是会丢掉性命的,说不准孙老改变了注意,要的就会是他梅超然的命,到时候群龙无首,梅超群自然不战而胜,但望见梅超然此时的胸有成竹的笑容,孙老还是压下了内心的冲动。

    出剑取人命,这本是作为一个高手必须具备的东西,但是三心二意可是大忌,孙老已然出现了一丝犹豫,yaosh再改变注意,更加使得自己人生中最后一剑变的徒有其表,所以他不能改变初衷,只一心求杀死孙家逆子。

    孙老的剑很快很快,但这样的思考却比他的剑更快,他比免不了,他的剑也因为这样的一丝犹豫出现了一个无法弥补的破绽。

    轰,一声炸响,以孙老与孙重二人为中心,剑气溅射四方,这一剑居然被挡下了。

    孙老被震飞,眼神里有些难以置信,猛地他倒飞的身体一停,只因梅超然已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握住了他腐朽的肩膀。

    噗,鲜血迸溅,梅超然残忍的笑道:“人都这么老了,心眼儿还那么多,活该你什么也得不到啊。”

    孙老双眼顿时失去了那最后一丝光泽,变的暗淡起来,“碰”一声轻响,他的尸体被梅超然丢到了地上。

    孙重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忍,但还是强忍住什么也没说,连脚步都不曾移动一分。

    咔、咔、咔

    梅超然缓缓的落在孙老身边,一边用脚将孙老的脑袋踩的咔咔作响,一边笑眯眯的望着孙重,道:“你这老狗也算难得,只不过就是有些死脑经,姑且就留你一个全尸吧。”

    “大长老,我想为了报答我如此宽宏大量,你是不是该将梅超群父女的首级给我拿回来呢?”

    像是给于了对方极大的恩惠,他冲着理所当然的朝着粗俗面色潮红的孙重。

    “是,家主!”

    孙重一字字的从嘴里蹦出,显得有些艰难。

    “呵呵哈哈,好好,那你去吧。”

    梅超然环顾四周,望着那些仍然以guay眼神望着自己的家族精锐与长老,再也笑不出来了。

    “还愣着干什么?追啊!一群猪。”

    而另一边,梅超群且战且退,已然跑出好远,但梅逸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总是不愿让梅超群离开自己的视线。

    这是她一直都不曾体会到的父爱,她贪婪的逗留其中,不愿离开。

    她zhdao非但是梅超群,甚至自己也已经跑不了了,只因她已然能够感受到孙重那股强大而又熟悉的气息,正在极速靠近。

    她跑不过孙重,甚至已然进阶圣境的梅超群也一样不是孙重的对手,没有路可以走了。

    “走啊!”

    梅超群此时已遍体鳞伤,甚至一只手不知何时都已被削掉,但他此时的眼神却是那么的凶狠,那么的凛冽,这在梅逸的记忆里是从来就不曾见到过的。

    或许自己见过,那是在当年自己还懵懵懂懂,母亲却死在父亲怀里的时候,这是那时候的记忆早就模糊了,一直不曾记起过,但此时不知为何,却分外的清晰,自己的确是错怪他了。

    “爹!”

    她眼睛里闭着眼睛,任由眼泪放肆的流出,在旁人不解目光中,她居然再度折返。

    “真是个蠢女人。”

    无念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事情到了这一步,他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就此放弃,他气愤的冲着地上吐了口唾沫,又杀了回去。

    梅超群望着奔向自己的女儿,一时间脑袋里一片空白,甚至连敌人的攻击都放弃了抵挡,完了,一切都完了,自己如此顾全大局的一个人,怎么就能养出个如此重情重义的孩子?

    噗、噗、噗

    十数柄刀剑加身,梅超群恍若未觉,但梅逸却停下了脚步,瞪大了眼睛。

    “走”

    挂满粘稠血水的唇,无声的发出这“走”字的口型,梅逸神情一呆,无力的跌倒在地上。

    “呜啊啊啊”

    敏捷的身影,默默的围上地上那个痛哭的女子,那个曾经像天鹅一般高尚不可侵犯的女子,那个运筹帷幄、精明果然的永惠斋大小姐,不管是谁,眼里心里,都满是不忍。

    无念咬牙竖眉,戒备的望着四周之人,但就算他是个天才,就算他是上一届逍遥榜第二,就算他是枪神的得意弟子,此时也显得是那么单薄,那么的无力。

    蓦然,梅逸以空洞的声音道:“放他离开吧,我想梅超然也不会愿意得罪枪神那样护短的老前辈的。”

    这话没有对任何人谁,仿佛像是梅逸在自言自语,但孙重却zhdao,这话是在对自己说的。

    记得小时候自己还抱过这孩子,每次回家族,这孩子第一个去见的一定不会是梅超群,而是他孙重,她总是叫孙爷爷孙爷爷却绝不会叫大长老,这样一个可爱又懂事的孩子,没有老人会不喜欢的,但此刻她已然连叫自己名号都不愿意了。

    或许,在她的心里,自己此次事应该站在她一边吧,真是个傻孩子,难道她不记得自己叫梅好人了吗?

    他苦笑一声,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过无念的事,就算大小姐不说,他也会活的好好的,这大概他自己也zhdao的。”

    无念眼神一怒,望着孙重就是一阵瞪眼,但孙重却置若罔闻。

    他和蔼又心痛的望着梅逸,道:“大小姐,该上路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